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20章 老好人李治
    第二十章老好人李治

    长孙冲瞥了一眼身边的妻子李丽质,低下脑袋,心中忍不住想要发笑,一只手微微碰了一下她,对着李承乾的灵堂拜了三拜。现在还不到时候,可不能露馅了,万一要是露馅了,大哥的性命可真是危险了。

    “父皇。”李丽质拜完三拜,向李二陛下走了过去,双眼通红,要是李慎看到,肯定会说,这戏演的比奥斯卡影帝还要厉害,蹲了下来,双手微微颤抖扶着李二陛下的一只胳膊。

    “丽质,你大哥他…”李二陛下双眸之中泪光闪动,一只手颤抖着指着身边的棺材,哽咽着说道。

    “姑姑,爹爹他…”李象泪流满面地哭着从李二陛下的坏中爬了起来,向李丽质的怀中扑了过去,一把紧紧地抱住他。

    李丽质一只手紧紧地禁锢着怀中的李象,道:“姑姑知道,象儿还有姑姑,还有皇爷爷,还有娘亲,咱们都陪着象儿。”

    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长孙冲没有继承他老爹长孙无忌满脑子的计谋,性格十分的坦荡,是个性情中人,蹲在李二陛下的身边,连忙转过身子去,浑身不停的颤抖了起来,他此刻真得是憋不住了。

    李丽质伸手在他的屁股上面狠狠地掐了一下,她都忍住了,他还忍不住,看着长孙冲转过头来,对着自己歉意地眼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父皇,大哥他已经这样,请您节哀顺变。”

    “唉!白发人送黑发人,父皇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啊!乾儿说得对,今天这一切都是父皇造成的,要不是父皇,乾儿也不会被父皇逼到这种田地。当初魏征劝说朕,朕感觉没有什么,都是朕的子女,……谁曾想到事情发展到如今这种田地啊!观音婢啊!你让朕死后如何去面对你啊!……”

    不远处的长孙无忌深深叹息了一声,走到李丽质的身边,对着李二陛下行了一礼,对着跟前跪坐在地上的李治,道:“丽质,晋王,将陛下扶下去吧。”

    对着李二陛下道:“陛下,太子殿下去了,还请你保重龙体啊!”

    李二陛下伸手微微摇了摇,满脸悲痛地道:“不用,朕陪着乾儿。”

    “父皇,儿臣还是送你回去歇一会儿吧。”李治搀扶着李二陛下的手臂,哽咽着说道,看着他如今这番样子,他此刻真得想要将李慎的下落告知给他,可是能吗?他自问自己,不能,为了太子哥哥的性命,他宁愿做着不孝的儿子。

    “父皇,身体重要,要是大哥知道您现在这样,一定会更加的难安。”李丽质劝说道,心中早已牙齿咬得咯吱地响,暗骂道:李承乾,你给我等着,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都这么大的人,整天还这样不着掉……

    “不用,不用,朕要陪着朕的乾儿。”说道这里,满脸悲伤的李二陛下整个气息顿时一阵萎缩,身上的气势,给人看起来像是垂暮的老人,昏倒在地上。

    “陛下,父皇……”

    顿时整个灵堂乱成了一团。

    太子府邸一家房间中,得到太医的答复,李丽质这个时候才嘘了一口气,看着身边站着双眸红肿的李治,道:“跟我出来一下。”

    “姐,什么事情?”李治抬起头问道。

    看着李丽质理会都没有理会,向屋子外边走了出去,李治撇了一下,跟着走了过去。

    身为李二陛下最宠爱的公主,而且还是嫡长公主,这样的权势任何见到都要忍让三分,李丽质挥退了跟前的太监宫女,转过身来看着低着脑袋的李治,责问道:“稚奴,你就没有什么要跟大姐说的吗?”

    私底下他们兄弟姐妹五人,都是按照最亲人的称呼。

    “大姐,你说什么呢?”李治疑惑地问道。

    对于这个弟弟,李丽质包括家中的人,都感觉很亏欠于他,母亲早逝,他的性格又惹人怜爱,她还真是狠心不下来呵斥于他,伸手在他的脑袋上面轻轻地敲了他一下,瞪了一眼,道:“你说呢?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大哥让你做,你还真去做。”

    “大姐你说呢?”李治心虚的说道,微微瞥了一眼李丽质,他其实也知道,这样做迟早是露馅的,可是没有想到大姐才刚刚回来就知道了,难道是哪里出了纰漏?

    “你啊你,大姐真不想说你什么好,都这么大了,还跟着大哥胡闹,看你们两个将父皇伤心的。”

    “大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丽质看着还装傻充愣的李治,有些好笑,真是从来都没有看到他有着这样的一面,说起谎来,就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大哥现在在我哪里。”李丽质淡淡地说道,臭小子,跟你姐我小聪明,你转个身,放个屁,老姐我都知道你是什么想法。

    “啊!大姐,你…”

    李丽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瞪了一眼他,道:“臭小子,改天再收拾你,大哥现在住在长孙力哪里,你应该记得什么位置吧。”

    李治木讷的点了点头,看着转身就走的李丽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太子哥哥被大姐给发现了,这下真得完蛋了,脑袋一转,连忙喊道:“大姐,你等一下。”

    “有事?”

    “大姐你过来一下。”

    李丽质转过身来,看着满脸哀求地李治,道:“什么事情?”

    “大姐,你能不能放了大哥?”

    “你还想胡闹。”李丽质呵斥道。

    “大姐,稚奴求求你。”李治低声哭着说道。

    看着李治这样,李丽质皱了皱眉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过去城外进香五六天的时间,难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稚奴才肯帮着大哥逃出去。

    李治点了点头,哽咽着道:“大姐,父皇想要大哥的命,要不然稚奴也不会帮着大哥逃出去的。大姐,难道你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大哥去死?”

    “胡说什么,父皇什么要大哥的命。”

    “大姐,我真没有骗你,就是前几天,我去问父皇,父皇亲口对我说的,大姐,稚奴求求你,只要你放了大哥,以后稚奴什么都听你。”

    跟着又哭着道:“大姐,你不知道大哥现在有多后悔,你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