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23章 全城封锁
    第二十三章全城封锁

    “扣扣”

    长孙冲站在小院的大门前,不停地敲着,心中泛起了一股不详地感觉,对着身边的侍卫道:“找个梯子过来。”

    “少爷,不好了力伯被人杀了。”

    “吱吱”大门被打了开来。

    长孙冲看着力伯倒在地上,地上流淌着一滩血迹,双眸有些红肿,也没有管他,快速地向屋子里面奔跑了过去。

    “快…快点找。”

    院子也不大,就只有两进出,很快就被搜查完毕,李慎躺着的被窝还有丝丝地余热,这也表明人才刚刚被劫走没有多少的时间。

    长孙冲伸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这可如何是好,到时候该如何向父皇交代,怎么会有人发现了李慎的行踪呢?

    对着身边的侍卫急忙道:“快点去找左卫程大将军,让他带入立马封锁整个长安城出口,快点。”

    “诺”

    一辆马车急速地在长安城朱雀大街上面行驶着,赶车的马夫看起来是一位忠厚的中年汉子,要是透过他的眼神,可以看出双眸之中散发着一种常人难以拥有犀利的目光。

    看着城中燃起的狼烟,暗道一声不好,紧紧地拉扯缰绳,发出“吁吁”的声音,掉转了马头,挥舞着马鞭向西市快速地赶了过去。

    长安城各大城门的封锁,这可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也就是在玄武门之变的那些时日,这十几年的时间,可是第一次。

    程咬金身穿亮银盔甲,快马加鞭地向皇宫之中赶了过去,命令虽然下了下去,怎么说也要给长孙冲的面子,而且他也不可能随便来戏耍他,肯定是出了大事,来不急向陛下秉明,才过来求他,如今也只有他才有这个权利资质来封锁长安城大小出口。

    宣政殿的外边,李二陛下看着城中燃起的狼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对着身边的杨公公低声吩咐了几声,目视黑夜之中的长安城。

    “驾驾驾。”

    “吁吁…”

    程咬金快速从马上跳了下来,看着高处的李二陛下,快速地奔向台阶,向他跑了过去。

    程咬金单膝跪地,道:“老程参见陛下。”

    “程卿,为何无故要燃起狼烟?”李二陛下淡淡地问道。

    “回陛下,这个臣也不知,驸马长孙冲让人传信,说有大事发生,让臣先封锁,说马上就和陛下禀明。”

    “嘎吱嘎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二人看了过去,毕竟是皇宫之中,除非皇帝特许,或者是有紧急的事情,要不然骑马和驾着马车,都是不容许的。

    长孙冲掀开车帘,从马车上面跳了下来,伸手将李丽质给扶了下来,这下他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处理李慎失踪的事情,有些不太可能,没有人发现李慎的踪迹,怎么好好地就消失不见了呢?

    而且他也不会相信李慎会将力伯给杀害,完全就没有那个必要,等到夜里的时候,他完全就可以溜走,再说他也不是那样随便残害一条人命的人。

    “儿臣,儿臣,见过父皇。”

    二人对着一旁站着程咬金点了点头。

    李二陛下看着李丽质,冷冷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更加密探来报,他也大概知道了什么情况,就是未能知道到底是不是李承乾。

    “父皇,大哥失踪了。”李丽质低下脑袋满脸委屈的说道,这一切和她有什么关系,从来都没有被父皇黑着脸色,没想到今天遇上了两次。

    程咬金愣住了,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李丽质,转过脸看着李二陛下,问道:“陛下,这是啥回事?太子殿下失踪了是什么意思?”真是奇怪了,太子殿下不是薨了吗?难道是尸体被人盗走了?

    李二陛下没有理会程咬金,双眸带着寒气盯着李丽质,愤怒地呵斥道:“丽质,父皇自认带你不薄,你就是这样回报父皇的?和那个逆子用瞒天过海来欺骗朕?”

    李丽质”嘤嘤“的哭出了声音,哽咽着道:“儿臣没有,儿臣也是今天回长安城在酒楼里面碰见大哥,他还隐瞒儿臣装成不认识儿臣,最后被儿臣识破,他才承认。谁知道他有犯下如此大事,儿臣不愿意看到他……想要探听一下父皇要是大哥没死,您怎么处置他。”

    “儿臣之前看着父皇怒火,担心父皇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所以让冲哥去小院之中将大哥转移,好让父皇在怒气消失后,让大哥过来请罪,谁知道小院中力伯被人杀害,大哥不知所踪。”

    长孙冲伸手拍了拍李丽质的后背,对着李二陛下行了一礼,道:“父皇,丽质说得都是真的,我们两人也是中午时分才遇见大哥,……要是父皇不相信的话,可以前往酒楼询问一下。”

    李二陛下皱了一下眉头,思虑了一番,没有想到,这个逆子到如今田地竟然还有同党来帮助他逃脱,朕还真是小看了他,道:“你们下去吧。”

    李丽质抹了抹脸颊的泪水,叮嘱道:“父皇,希望你快点找出大哥,儿臣感觉这次是有人劫走大哥,大哥虽然这些年性格有所改变,可是不至于伤害到力伯他老人家。”

    看着李丽质二人登上马车走远,李二陛下对着身边的程咬金道:“找,搜遍长安城,挖地三尺也要将这个逆子给朕找出来。”

    “诺。”

    马车停在一处泥巴铸成的小院门口,中年男子跳下马车,四处观望了一下,敲了敲木质的围栏大门。

    “谁啊?”屋子点起一盏灯火,微弱的光芒透过大门的缝隙,传到外边,大门被打了开来,一位面色有些蜡黄的青年妇人,提着灯笼走了出来。

    “嫂娘,是我。”

    “甾叔,你怎么现在过来了。”

    甾叔掀开车帘,将躺在里面昏迷过去的李慎抱了出来,向打开的小院走了进去,低声对着身边的嫂娘道:“等进去再说。”

    甾叔将李慎放在床榻上面,伸手摸了摸额头上面的汗水,道:“去找一套破旧点衣服过来。”

    嫂娘点了点头,瞥了一眼李慎,有些疑惑地看着甾叔,这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