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27章 独自离去
    第二十七章独自离去

    “兄弟,我说你想多。”

    李慎摇了摇头,小心驶得万年船,更何况现在是这个事情,他未死的消息估计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而且身在外边,要他性命的人估计很多,第一个要他性命的估计就是李泰这头猪。

    “程哥,你要是相信兄弟我的话,我希望你别回村子里面,暂时找个地方躲一躲,对于你那个大哥,不是兄弟我不相信你,而是他那个人给我的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这…兄弟,你的意思是不和我回村子里面了?”

    李慎点了点头,道:“不去了,我也希望我的预感不是对的,否则的话恐怕真得要连累兄弟你了。”

    甾叔皱起了眉头,虽然他人有些马大哈,可是是闯南走北这么些年下来,有些事情他还是能够看得清楚的,小心一点还是有这个必要。

    但是高胜是他结拜的大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甾叔现在心中也不太敢确定,世家内部的各种争斗,他可是知道,更何况是皇家子弟之间的争斗,谁看你亲情不亲情,直接就是你死我亡地步。

    “你说怎么办?”

    “回长安城。”李慎慎重的考虑一下说道,最起码在长安城中他身边曝光后,安全要比其他地方强很多。

    甾叔摇了摇头,道:“不行,长安城肯定不行,认识你的人太多,除非你整天待在家中。”

    跟着道:“还是这样吧,跟我回村子里面,我家就在山脚下,而且刘家村都是我本家,不会泄露你的消息,你先在我家中小住一些时日,不要出门,而且就算被人知道,逃跑也方便点。”

    李慎思考了一番,感觉还是不能和他回村子里面,毕竟他不在,也许甾叔被人找到后,不会牵连于他,道:“多谢程哥你的好意,我是怕连累你和嫂子,还有你们整个刘家村,我就在前方下车吧,要是有人找到你,你就如实回答,千万别做隐瞒。”

    “兄弟,你真要走?”

    看着李慎点了点头,甾叔低声叹息了一声,道:“兄弟,虽然和你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兄弟我能感觉出来你的为人,好人有好报,希望你能够度过此次难关。”

    “希望如此吧。”李慎淡淡的说道。

    下了马车,李慎对着甾叔抱了抱拳,道:“多谢程哥这些日子的照顾,要是小弟这次度过这次劫难,下次一定请程兄把酒言欢。”

    “好说,既然兄弟执意不肯和兄弟我回去,兄弟我也不能勉强,就此别过。”对着马车内的嫂娘喊道:“嫂娘,将那个黑色的包裹拿出来。”

    甾叔将包裹递给李慎,道:“这个是恩公让我转交给你的。”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李慎嘘了一口气,看着飞驰而走的马车,跟着又发出了一声叹息,希望不要连累到他吧,苦笑着摇了摇头,伸手狠狠地刷了自己一个巴掌,心中还是知道他们二人无法逃脱,为了自己的一条狗命,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平息下来。

    眼眶了湿润,毕竟身为一个现代五好的青年,内心之中爆满的正义感,年轻人的冲动深刻在骨髓之中,为了自己能够活下来,牵扯进去不知道多少人命,肯定是不忍心。

    天空是蔚蓝的,空气是清新的,带有泥土花草树木的芬芳,一朵朵洁白的白云,像是嬉耍的孩童相互追着,瘸着一条腿背着一个黑色包裹,一瘸一瘸行走在官道之上。

    没有丝毫的终点可言,什么时候累了,什么歇下来,什么渴了,走到路边不远处的沟塘里面捧上一捧水,喝上几口,肚子饿了,拿出怀中几块干粮,再啃上那么几口。

    也不知道走到了何处,沿路也没有观察路边的任何景象,太阳慢慢地快要落了下来,李慎抬起头看着西方的太阳,微微楞了一下,看着周围的环境,抽动了一下,“草”了一声,这是哪里?

    一眼望去,荒郊野外没有看到丝毫的人家,现在这个时代白天还要好点,进入到黑夜,这野兽可是到处乱窜。

    李慎伸手抓了抓脑袋,不是一直沿着官道行走的吗?怎么会走到这里来了?

    “苍天啊!大地啊!我咋就这么倒霉呢?”

    道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更何况这里面还有着被践踏出来的路面,周围都是高耸的树木,野草横生,具体是哪里,一路行来走了多少的路程,李慎是完全不知道。

    夜色跟着慢慢降临了下来,天空之中繁星点点,根本无法照亮地面的景色,远处不时之间传来狼嚎的声音,各种昆虫的声音奏起了属于夜晚的乐章。

    无助惊恐缠绕着李慎的内心世界,跌跌撞撞漫无目的行走着,丝丝地泪水从眼眶之中慢慢的滚落了下来,成长二十来年的时间,还真是没有遭受过这样的折磨。

    本以为他的内心是强大无比,哪怕身在皇宫之中,要是逃脱不过去,大不了脑袋掉了碗口大疤痕,现在他才知道,他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悠悠的夜风,吹着树木,发出莎莎的声音,李慎深深地叹了一口,穿着一件破旧粗糙的布衣,根本无法阻挡深夜里面突然降下来的温度。

    他蹲在地上,伸手摸了摸脸颊上面的泪水,渴望的眼神,望着周围黑漆漆地黑夜,希望此刻能够出现一盏亮光,亦或者是有人走动的声音。

    李慎席地而坐,他真得累了,走了十多个小时的路程,一双脚底早已磨了好几个水泡,钻心的疼痛,让他感觉自己有些麻木。

    李慎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趟了下来,看着天空的星辰,要是死了的话,他能不能回到现代?无视着野外蚊虫的叮咬,脸上挂着淡淡地笑容,也许死了话真得能够回去……

    “哒哒……”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马步践踏地面的声音,虽说不能分辨到底有多少马匹,可是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真得有不少人骑着马。

    贴近地面沉睡的李慎,声音更加的大,完全盖过了昆虫的鸣叫声音,微微皱了皱眉眉头,从昏睡之中悠悠的醒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