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28章 追杀 上
    第二十八章追杀上

    “玛德,该死的瘸子,真他么的能跑,千万别让爷给抓到,否则爷非拔了你的皮。”

    马匹上面坐着一位满脸胡须,凶神恶煞地壮汉,手持火把,大声地咒骂着。

    相隔的距离虽然有些远,可是在黑夜之中,声音传递的距离要比白天来说远上很多,依稀之间李慎也能够听个大概。

    李慎慢慢地抬起了脑袋,看着远处的骑在马背上面,手持火把的众人,慢慢的翻转了身在,弓着身子向身边的草丛之中慢慢的移动着。

    “老大,方圆几十里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这瘸子的人影,现在时辰也不早了,还这样找下去吗?”

    “对啊!头,你说着瘸子会不会没有跑这么远?”另外一个人跟着说道。

    “是啊!要不然这瘸子肯定是坐路过的马车走远了。”

    “时辰不早了,再这样下去恐怕明天也没有精力再去寻找了。”

    “………”

    “……”

    “玛德,你们知道这附近有人家吗?”壮汉骂道。

    “头,俺知道,那边二十里地,有个小村子。”

    “走。”壮汉喝了一声。

    “哒哒”的声音渐渐的远处。

    躲在草丛的李慎,伸手摸了摸额头上面的汗水,站了起来,看着渐渐消失的火光,嘘了一口,还真是有人要他的性命,也不知道是个锤子干的。

    “惨了,既然他们知道我的消息,那么甾叔他们?”

    李慎脸色变了变,转而脸色有些暗沉了下来,紧紧地捂住手掌,发出“嘎嘣”的声音,这些混账东西,他都已经远离长安城,为何还要要他的性命?

    转过身向他们对立面开始了又一次漫无目的踏步行走,现在黑夜,到了白天恐怕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黑夜之中一个人独自赶路,时间仿佛是静止一样,破晓的日光好像羞答答的姑娘,深藏在厚重的黑云层中,不可能露面。

    双腿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寸步难行,世人嘴里都说不怕死,可是危险来临前,这种恐惧的心里根本无法去摆脱,求生的欲望,给人爆发出巨大的能力,来抵抗身体的消耗,甚至是超越自身容纳体力力量的几倍极限。

    东方天空的黑云开始慢慢地转变,微红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大地,饥饿疲倦缠绕着李慎,粗糙的布衣早已被路边的树枝杂草,割刮得破烂不堪,小腿处都是脏兮兮的血迹,有些细小的伤口还在益着丝丝鲜血。

    “碰”的一声。

    李慎瘫倒在地上,双眸有些无神的看着空中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脸上露出丝丝的笑容,求生吗?他还有那个必要吗?有那个必要吗?死亡难道不是一种解脱吗?反正他现在也证实了有着轮回转世。

    阳光有些刺眼,双眸之中估计是对于尘世的一种留恋,下一世的自己还能不能保留着记忆海中的一点记忆呢?

    李慎苦笑了一下,喃喃的道:“爸妈,哥,小慎先走一步了,没有想到,小慎这先走一步确跨越了一千多年的岁月,要是现代你们能够找到你儿子坟墓所在,不知是否儿子还能留有一些骨头。”

    李慎“呵呵”的嘲讽了几声,他也真是太蠢了,留有骨骼又有什么作用,现在这副身体又不是他爸妈的骨肉。

    宣政殿的后殿,连续两日李二陛下都未曾闭上双眸,自从李承乾去世,外加欺骗,大悲大怒,给人的感觉好像苍老的很多,两鬓斑白,一双利鹰般的双眸布满了红丝。

    李二陛下微微咳嗽了几声,淡淡地问道:“有消息了吗?”

    杨公公摇了摇头,低声道:“还没有,不过根据下面的回报,好像发现有好几般可疑的人,具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还未曾得知,他们一件朝廷的人就连忙撤退。”

    李二陛下冷哼了一声,道:“看来有些人已经等不了,真当朕现在老眼昏花。”

    跟着又问道:“李泰这两天在干什么?”

    “回陛下,顺阳王自从昨日回京,到现在都未曾出过王府,不过有不少人前去拜访。”杨公公如实说道。

    “加派人手务必要找到乾儿。”

    杨公公应了一声,后退了三步,向宣政殿外走去。

    浑身都疼痛难耐,颠簸的道路,加剧的身体上面的疼痛,让李慎苦不堪言,睁开疲倦的双眸,面前的中年男子样貌在眼前若隐若现,微微晃动了脑袋。

    “殿下,您醒了,身体怎么样?”葛琮面带笑容的问道。

    “你是?”李慎微微楞了一下问道,内心之中犹如翻江倒海般,没有想到吃了那么大的苦,受了那么的罪,最终还是落入李二陛下的手中,早知道就安安稳稳的待在太子府好得很。

    唯一庆幸的是,没有落入昨天夜里的那群人手中。

    “回殿下,臣乃是左卫营昭武校尉葛琮,奉陛下圣明,出来寻找殿下。”

    看着李慎点了点头,葛琮接着道:“殿下身上有伤暂且忍耐一下。”

    “没事,一点小伤。”

    “驾驾~~~”

    “将军,身后十里出现大量可疑人员,直奔我们这里。”马车外边,一名身穿青色长衣,腰间别着一把利刃的青年,骑在黑色的骏马,大声地喊道。

    葛琮掀开车帘,皱着眉头,道:“有多少人?”

    “估计百十人左右,都是训练有素的人。”

    “去带些兄弟阻挡,不可恋战。”葛琮说道。

    “诺。”

    “一队二队,跟我出发。”青年大声地喊道。

    葛琮转过头,看着满脸疼痛难耐,面色有些苍白的李慎,道:“殿下现在可否能够骑马?”

    “骑马?”李慎微微摇了摇头,现在他全身都像是散了架子一样,又饿又累又疼,他哪里能骑马,更别说他连马从来都未曾骑过。

    葛琮微微皱起了眉头,抱拳道:“既然殿下无法独自骑乘,也只好委屈殿下和微臣同程一匹。”

    “如此有劳葛将军了。”

    葛琮下了马车,接过一旁将士送过的马匹,翻身上马,调整好距离最近的马车,对着走了出来的李慎,道:“殿下,小心点。”伸手牵住李慎伸过来的手掌。

    “小五,你们几人赶着马车向另外一个方向行驶,本将带殿下另行他处前往长安城,一切小心。”葛琮对着赶着马车的年轻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