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30章 追杀 下
    第三十章追杀下

    “太子殿下,这么快就不认识我这个大哥了?”高胜面带笑容地看着李慎,淡淡地说道,眼神之中充满了冰冷的寒气。

    看着沉默不语的李慎,接着问道:“太子殿下,不认识在下了?”

    李慎冷笑了一声,道:“认识,怎么不不认识。”

    高胜冰冷着双眸看着面前的李慎,感觉很奇怪,难道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将他给忘记了,他忘记了,可是他还没有忘记,可怜他年幼的妹妹,在东宫之中就因为一点点小事,就被这个残暴之人活活地打死。

    他要报仇,知道靠着他独身一人,根本就无法靠近他的身边半步,没有想到随着他们兄弟渐渐的长大,他的机会终于来了,他要为他疼爱的妹妹报仇。

    李慎瞥了一眼周围的几个人,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们的双眸之中他都看到了仇恨的目光,暗骂了一声,这个李承乾,不但家中兄弟不和,现在就连外边都惹了一堆麻烦。

    “我想问一下,甾叔现在怎么样了?”

    “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还是下马和我走吧。”高胜淡淡地说道。

    “说。”李慎命令道。

    “艹尼玛的,你当你还是当今太子,快给老子滚下来,爷爷高兴了,让你去的痛快点。”

    “你说呢?”高胜回道。

    “你杀了他们?”李慎有些悲凉的问道。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可是对于甾叔和嫂娘,他知道能够感觉这二人都是好人,甾叔看着人虽然有些冷淡,对人的心可是非常的热,这样的好人,却没有好报,更何况他是他的结拜兄弟。

    高胜冷笑一声道:“杀?难道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造成的,你怎么不想一想,你的双手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难道他们不就无故,难道他们就该死?”

    “头,和他说那么干什么。”

    “滚。”高胜对着他呵斥道。

    李慎冷笑了一声,道:“我自问我长这么大没有残害过无故的人,也许有些人拿着我的旗号,做出一些伤天害理之事,可是甾叔是你结拜的兄弟,你也下得了手?”

    “呸”

    王忠年对着李慎吐了一口痰,激动地道:“你这混蛋,你也好意思这样说,我一家老小……”

    李慎没有回他,看着高胜,问道:“你到底是谁的手下?”

    “见了你不就知道了。”高胜回道。

    “李泰是吧。”

    看着沉默不语的高胜,李慎轻轻地吐了一口气,身体传来的疼痛,他早已忍受不住,此刻真得恨不得立马去见阎王,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容,对着高胜道:“帮孤带一句话给李泰这个畜生,孤不会放过他的。”话一路下,李慎用劲全身的力气,向激流的河里倒了下去。

    李慎知道,跑是跑不了,唯一的机会也只有这半步之遥的河水,也许命大,还能留有一线生机,落入他们的手中,面临的恐怕是尸骨无存的地步。

    “砰”的一声。

    河面溅起了一阵浪花,高胜向河边走了过来,看着滚滚的河流,低声叹息了一声,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尤其是面对李慎的眼神时候,总是感觉内心之中有些心虚内疚的表现。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也说不上来,他自问是为了报仇,但是他这些年下来,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高胜弄不明白,这种内心复杂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转过身来,看着一众和自己多年的兄弟们,大声的喊道:“众位兄弟,各位大仇已报,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等根本不是李氏的对手,现在天下安定,我们也不能给百姓们身上添加任何的负担。顺阳王不是一个好主子,他连自己的兄弟都能下手,跟何况是我等,今此一别,我这个作为兄长,希望大家能够回归故里,娶妻生子,安安稳稳过完这一辈子。”

    “头。”

    “大哥。”

    高胜低声叹息了一声,道:“众位兄弟,散了吧,无须再说那么多,一个人是非贤良,你们也知道。”

    翻腾的河水,带走了李慎直流而下,肚子里面已经不知道被灌了多少的水,感觉肚子马上就要快爆炸了,意识开始此时也开始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内心之中有些哭笑,穿越一次,真得是一点福气也没有享受到,就连展示一人过人才华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就这么坑呢?

    长安城顺阳王府之中,一只飞鸽停留在李泰的面前不远处的小树上面,身后站着的小太监,连忙小跑了过去,将鸽子腿上面绑着的信件拿了出来,递给李泰。

    李泰接过信件,脸上露出丝丝地得意的笑容,对着身边的小太监伸手了手。

    小太监从手袖之中拿出一个火折子,轻轻地吹了一下,燃起丝丝透明的火焰,看着李泰将手中的纸条烧完,将火折子吹灭,放进手袖之中。

    “去请张谋士他们过来。”

    “诺。”

    “哈哈哈”李泰长笑三声,肥壮的身材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双眸之中露出丝丝的精光,冷笑着喃喃道:“李承乾,本王真是万分感谢你能将皇位让给本王……”

    皇城之中位于左侧一处别院之中,这里是宫中最大太监的住处,一只鸽子同样停留在别院的树枝上面。

    守卫在门口的小太监看着树枝上面的鸽子,对着他吹了一口哨子,扑哧着翅膀飞到小太监的肩膀上面。

    “咚咚”

    “进来。”杨公公的声音在屋子里面响了起来。

    “干爹,信鸽传了信过来。”小太监低声说道。

    打开信件,杨公公浑身颤抖了起来,泪水跟着模糊了双眼,滚滚地落了下来,对着小太监挥了挥手,发出“呜呜”的痛哭声音。

    “殿下,殿下,都是老奴的错,都是老奴的错,要不是老奴私自做主,殿下也不会就这样早早离去……皇后娘娘啊!您让交代老奴的事情,老奴没有办妥……呜呜呜~~~老奴有负您的所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