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39章 户籍(五)—菜瓜
    第九章户籍(五)—菜瓜

    “办不了,除非他落户在这里,还必须有原籍的迁移证明才可以。”

    “这…去年的时候隔壁村子的王有才不是办了吗?”庞仲问道。

    “他们两人的情况不一样。”

    “这有什么不一样?哦!他王有才能办了,李慎就办不了?亦或者是厘正再为难我们家?”

    庞老爷子微微摇了摇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根本不懂得其中的道道,户籍虽然能够办理,可是现在办理户籍必须要前往县衙。

    李慎是什么样的人,谁能够知道,就按照他说的,是大家族的子弟,被兄弟所谋害,可是难道身边连一个亲信之人都没有吗?这样的事情根本用不着他们来帮他处理。

    尤其是插在他后背上面的利箭,这根本就是军中所铸造而成,和平常铁匠铸造成的利箭差距还是很大。

    人家既然有所隐瞒,而且看着也不是像那种恶人,朝廷上面一步小心得罪人,遭到灭口的多得是,这种事情自古以来真得是太多了。

    “呵呵,你现在已经大了,有些事情你自己需要掂量着,不要毛头毛躁的,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

    “爷爷,我笨,您别转弯抹角的说,好吗?”

    二人以为李慎和庞岚已经入睡,说话的声音虽然压得还是很低,可是在黑夜之中,听得依旧清清楚楚。

    李慎吐了一口气,姜还是老的辣啊!没想到他平时小心小心再小心,也未能瞒得过老爷子的双眼,虽然猜测不到他具体的来历,可是就这样也算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可是离开这里,他又能去哪里呢?就连去住宿恐怕都不行,而且身上的钱银就剩下十两,十两的银子能干什么?李慎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十两的银子最多也只能让有个落脚的地方,而且时间还不长,可是想要发财,总也要有点本钱吧。

    桥到处桥头自然直,算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大不了厚着脸皮再这里先待上两天的时间,实在不行就去县衙,办理一张户籍,现在他这个样子应该没有人能够认识他吧?

    轻微的哭泣声音,外加触碰,惊扰了成熟中的李慎,睁开双眸房间里面是一片漆黑。

    “妮子吗?”

    “嗯,李大哥。”庞岚哽咽着低声道。

    李慎从床榻上面爬了起来,摸着黑将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低声道:“怎么了?”

    漆黑的房间,根本看不到二人脸上任何的表情,庞岚抬起头,看着面前模糊地脸颊,低声道:“李大哥,爷爷要让我嫁给厘正家的菜瓜,我……”

    李慎低声叹了一口气,打断了庞岚的话,低声道:“妮子,我知道你心意,可是我根本就不是一个良人,只会给你们家,给你带来灾难,我现在连我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证,更何况是你们呢。”

    看着低下脑袋沉默,发出轻微哭泣声音的庞岚,李慎又发出一声叹息,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真是有些搞不懂,这妮子怎么就看上他了呢?

    要是能够安定下来,这妮子未尝也是一个不错的媳妇人选,有时候心中幻想一下未来牛逼的生活,可是他内心低知道,想要过上富足安定的生活,很难,很难,起码不是现在能够办到的。

    过了片刻时间。

    屋子外边的天空开始朦胧了起来。

    “李大哥,我…我…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我…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就是一点点。”

    李慎有些无语,现在的姑娘胆子还真是大,这种话也能够从她的口中说出来,不过这样也不错,未来还能够调戏一下马路边的女人,总比唐朝以后的好上很多,怎么说也能够给生活添上一点滋味。

    “李大哥…”

    李慎楞了一下,真得有些无语,怎么现在脑袋总是喜欢跑题,无欲无故就喜欢幻想呢?难道是穿越的后遗症?

    “李大哥。”

    “嗯,那个妮子啊!大哥我对你也说不上来,你给大哥的感觉是从来都未曾有过的,这个大哥还真不好说。”

    庞岚闻言有些失望的低下脑袋,模棱两可的回答,知道他是给她留点颜面,低下了脑袋,微微哽咽着道:“李大哥,你今天走吗?”

    “走吗?走吗?”李慎内心之中问道他自己,他现在又能够去哪里?还是留下过些日子吧,也不知道外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亦或者现在跑去长安城探听一下?不行,不行,万一露馅了,又得胁逼……

    “李大哥,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没事。那个妮子,你爷爷希望我离开这里,可是我真得有些难言之隐,我能不能暂时住在这里?亦或者是随便住在村子里面任何一家?”

    “李大哥,你说你暂时不想走?”庞岚羞涩地问道。

    “嗯。”

    “我…走了。”

    看着落荒而逃的庞岚,李慎笑了笑,转过头,看着窗户外边渐渐亮起来的天色,掀开被单,爬了起来,打了打哈欠,整理身上的衣服,撒着艾草编制的草鞋,拉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李慎走进院子里面,看了看,没有看到庞岚的身影,无趣的摇了摇头,情窦初开的小丫头,推开了小院的木栏门,沿着践踏出来的小路,开始慢慢领略着古时候的小山村。

    起得太早了,一路行来连一个人都未曾看见,天空开始慢慢升起了一轮红日,麦田里面的稻谷黄绿相见,随着风摇曳着身子。

    李慎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身边的麦穗,扯了一跟捏了捏,麦穗的颗粒是否的饱满,不懂装懂的点了点头,看来今年是个好收成,就是麦子好像有点小,和以前见过的有些不太一样。

    “你在干什么?谁让你拔俺家的麦子。”

    一声吼叫声音传了过来,李慎站了起来,看着不远处急速飞奔过来的人,微微歉意地道:“那个小兄弟,不好意思,我就是看看这麦子麦穗饱满不饱满。”

    菜瓜上下打量着李慎,道:“你叫李慎,我见过你。”

    “呃,你是?”

    “俺叫庞勇,小名菜瓜,仲哥应该和你说过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