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41章 户籍-露馅 上
    第十一章户籍(七)-露馅上

    “家叔,家叔,您在家吗?”站在一个青砖铸成的小院外边,庞仲大声地喊道。

    五间青砖瓦房,看来这庞家的家庭还算是可以,李慎点着头心中想到。“愣子哥,有啥事?”

    “杏子,我要去镇子上买点东西,把驴车借给我用一下。”庞仲回道。

    李慎笑着摇了摇头,对于庞仲的小名,真是有些无语,不过农村基本都是这样,什么狗子,栓子,二蛋子等等,贱名好养活的嘛。

    “门开着呢,你进来吧。”

    推开院子的大门,庞仲和李慎走了进去,农村的院子都很大,估计也有一亩多的面积,整理地很干净,院墙周围都种着山涧的野花,地面铺着整齐的青石。

    一个身穿白色绣有朵朵桃花长裙,上身是一件藏蓝色小坎肩,瓜子小脸,红润白皙的肌肤,感觉吹弹可破,小脸上面还带有没有褪去的婴儿肥。

    看着庞仲和李慎走了进来,小脸顿时变得通红,有些惊讶地张起了诱人的嘴,让人看着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连忙抱着怀中的婴儿站了起来。

    李慎微微咽了咽唾沫,极品大萝莉啊!啧啧,真是没有看出来,这穷乡僻壤的竟然能出这等萝莉!而且家叔和家婶子他也见过,怎么可能会生出这等极品大萝莉,难道是基因突变?

    杏子看着李慎紧紧盯着的目光,满脸羞红地低下脑袋,低声道:“这位是李大哥吧。”

    “呵呵,见过杏子小姐。”李慎感觉有些失礼,尴尬地笑着说道。

    庞仲瞥了一眼李慎,冷哼一声,对着杏子道:“家叔和婶子呢?”

    “都去地面了。”杏子回道。

    杏子接着道:“驴车都在驴房里面,愣子哥,你自己去拿吧。”

    庞仲点了点头,向屋子后面走了过去,转过身看着还愣在原地的李慎,顿时满脸不悦,呵斥道:“你在干什么?”

    内心之中冷哼着想到;这种人也不知道妹妹怎么就看上他了,看来得等回去后好好的和她说道说道。

    李慎伸手摸了摸鼻子,对着杏子尴尬地笑了一下,无奈地跟在庞仲的身后向屋子后面走了过去,也不过就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而已,用得着脸黑成这样吗?好在没有娶你妹子,要不然以后还能有日子过吗?

    “臭小子,告诉你以后给我注意点,要不然小心我的拳头。”

    李慎坐在驴车无语地翻了一下白眼,好像他比他要大上四五岁吧,这怎么反过来了,算了,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颠簸的山路,弯弯曲曲,一条羊肠小道也只能容纳一辆驴车缓慢地前行着,六月份的天气温度不是太高,现在都是按照农历来计算,进入了夏季的温度感觉要比现代低上五六度左右的样子。

    “喂,你说我妹子咋样?”

    “很好。”李慎淡淡地回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妹子。”庞仲得意地说道。

    李慎“呵呵”了两声。

    “你笑什么?我跟你说啊,我妹子从小就乖巧,她刚刚出生的那会才一团大,好小好小,那时候家里困难,也不是家里困难,基本各地都一样,娘奶水不足,家里连吃的都没有……当时我也还小,我就和爹爹去山上采野菜,用野菜熬成菜羹来喂她,你不知道她那小嘴,舔着汤勺,睁着大大水汪汪的眼睛……”

    李慎揉了揉脑袋,这家伙平时也不啰嗦,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啰嗦,你和说这些能有用吗?

    “唉~~~”

    庞仲一声长叹,接着道:“我也是希望我妹妹能找一个好人家,能够真心对她的夫君,她长这么大都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

    李慎看着有些颓废庞仲的后背,有些无语,啰嗦了半天的时间,将庞岚这妮子的从小到大的事情说了一遍,难道是……

    “庞兄,你不会是想?”

    庞仲点了点头,道:“妮子求我,我也没有办法,其实说真得,我真得看不上你,也不知道妮子看上你那点。尤其是你今天看杏子的目光,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跟你说杏子你是想都别想了。”

    李慎哭笑不得看着庞仲,道:“看一眼难道也有错?”

    “错不错我不知道,但是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告诉我妹妹。”庞仲怒声说道。

    “他这是倒的哪门子霉,告诉就告诉,你妹妹和我有关系吗?一口一句我妹妹,好像谁和你抢妹妹一样。看来庞仲是同意妮子嫁给他了,可是他真得一点想法都没有啊~~”李慎无语的想到。

    “对了,能和说说你家里的情况吗?”庞仲问道。

    “没什么好说的。”

    “你多大成亲的?”

    “十六七岁吧,时间太久了,记不得了。”

    “哦,你有几孩子?”

    “两个。”

    “几个媳妇?”

    “一个。”

    “你家兄弟姐妹有多少人?”

    “很多,记不得有多少个。”

    “啧啧,你爹还真能生,生得连你都记不住,这岂不是你有很多小娘?”

    李慎有些无语地说道:“你到底想要问什么直接说出来?”

    “没,你真不回家了吗?”

    “回去,只不过暂时还无法回去。”李慎叹息了一声说道,那么多为他死去的人,这仇不得不报。不报他一辈子都良心不安,每日每夜梦中都能够看到他们面带笑容的脸颊。

    “你能告诉我真名吗?”

    “李慎,我真没有骗你们,这姓名有什么好骗的。”李慎真得彻底无语了。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你的名字是假的呢?”

    李慎笑了,笑着看着庞仲转过身来,“呵呵”了两声,摇了摇头,道:“真得,没有欺骗你们任何人,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过去,我不想再说,就当这个名字已经死去。”

    “死了?”

    “嗯。”

    “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形容,懂了吗?”李慎无语地说道。

    “形容,这是什么意思?死了就是死了,活着就活着,哪有活着形容自己死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