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43章 户籍-露馅 下
    第十三章户籍-露馅下

    李慎伸手摸了摸鼻子,对于庞仲他真是无语了,刚刚还能听出他话中带有喜悦的样子,转眼就变得不待见。

    “需要的比较多,还是买点吧。”

    “你要那么多碱做什么?又不能吃。”

    “有用。”李慎淡淡地说道,四处打量来回行走的路人,真是懒得再和他唠叨,浪费口水。

    庞仲看着他漫不经心地样子,恨得直咬牙齿,这小子真是太可恶了,真想狠狠锤他一顿,可怜他的妹妹还一心放在这个混蛋身上,人家却半点心思都没有。

    “粮食和菜都不需要,等下回去我给你背一些过去。”

    李慎“哦”了一声问道:“那先去哪里?”

    “杂货铺。”庞仲淡淡地说道。

    坐在驴车上面实在太过于颠簸,李慎换了个姿势蹲在驴车上面,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时空,这里靠着太白山距离不是很远,也不知道现代这里属于什么地方。

    相互彼此之间穿过彼此的身躯,漫步在这片大地上。

    李慎低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此事现代踏在这片土地的人,要是知道此刻和他站在同一位置的,幻想一下此刻的道路上面,是否站着一位或者是多位曾经的古人。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

    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

    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你念的是什么?”庞仲有些诧异地看着李慎,真是什么诗?为何从来未曾听人说过?真乃千古绝诗也。

    “诗。”

    “我知道是诗,是什么诗?”

    “把酒问月。”

    “谁作的?”

    “李…李慎。”李慎“哈哈”的笑着说道,心中歉意地道:骚瑞,骚瑞,李白大大,对不起了将你诗给盗用了,等你出生,我一定好好的补偿你……

    “呃~~~李白好像是公元700左右的吧?现在是公元642年,距离公元700年还有58年的时间,他现在不是二十五就是二十六,八十多岁,嘿嘿,差不多还有点希望能够见到传说中的诗仙。”

    “你?”庞仲满脸不削地说道。

    “切,不是我难道是你?”

    “你要是能够作出这样的诗来,我……”

    “你怎么样?”李慎笑咪咪的问道,他肚子里面可是装着唐诗宋词五百首,随便整一首出来都能够流传千古。

    庞仲上下打量着满脸自信的李慎,道:“要是你真能做得出来,你和我妹妹的事情,我不插手。”

    李慎翻了翻白眼道:“那还是算了。”

    “臭小子,你欠揍呢是吧?”庞仲怒声说道。

    “莽夫。”

    “你……”庞仲停下驴车,转过身来满脸愤怒的指着李慎。

    “难道我说错了吗?”李慎笑着问道。

    “懒得和你说。”

    庞仲坐了下来,拿着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毛驴,怎么就将这事给忘记了,这小子既然是大家族出来的公子,这字肯定认识,这下好了,回去和村长说一下,让村长让这小子给村子里面的皮猴子们当教书先生。

    心中想到;臭小子,等下看爷怎么收拾你。

    告示栏,古代张贴告示的地方,基本上从城县镇进出口的地方,都有着这样的建筑,庞仲赶着驴车停了下来,满脸笑容地转过身来看着李慎,道:“我尿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懒人屎尿多。”李慎翻了翻白眼淡淡地说道。

    庞仲对着李慎“嘿嘿”的笑了几声,转身离去。

    “唉~~~你说这家伙到底是谁?”一名穿着破旧衙服的腰间别着一把长刀的青年衙役,看着告示栏上面的画像叹息着说道。

    “怎么?你动心了?”身边的另外一个中年衙役笑着问道。

    “当然了,五千两的赏金,咱们大唐还是第一次悬赏出这么高得赏金。”

    中年衙役点了点头。

    “别说五千两了,就是五百两,也能够我家一辈子开销了。”

    中年衙役笑着道:“给我五十两,我就满足了,有了五十两给家里添上几亩田地,家中的日子也好过了很多。”

    青年衙役笑着道:“说得也是。”

    跟着道:“你说这家伙到底犯了什么事情?竟然各地都张贴了悬赏榜单,还是皇帝陛下玉玺大印盖的章。”

    “谁知道呢。”

    李慎闻声转过头去,看着对面张贴的告示栏,看着张贴的告示,人物的画像画得有些抽象,还是能够认出大概的轮廓。

    “啧啧”了两声,还是有点心虚,好在现今的样子和当时区别很大,要不然他还真是不敢露面,没想到这寻人启事都张贴到这里来了。

    片刻时间,消失不见的庞仲出现在李慎的面前,笑着问道:“咋样?”

    “什么意思?”李慎楞了一下问道。

    “嘿嘿,小子,你自己是知道的。”

    “不懂你什么意思。”

    “你敢说那通缉上面的人不是你?”

    “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李慎心虚地说道。

    “嘿嘿~~小子,虽然画像上面看着和你现在不一样,可是你之前的模样我还是见过的。”

    “不知所谓。”

    “你也别和我咬文嚼字,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就我们一家。今天我说出来就是给你一个警告,希望你能够明白,要是胆敢对不起我妹妹,我就去官府告发你。”庞仲说完还冷哼了一声。

    镇上他隔段时间就会来上一趟,之前他也一直没有注意,一直等到前些天,他在镇子上面碰到二蛋子,他才知道有这么回事。

    五千两的银子赏金啊!要是有了这笔银子,他可真就发财了,当时他就这样想的,假如他运气好给他碰到了呢?

    没有想到跑到告示栏上一看,他整个人都傻了,看着告示栏上熟悉的面孔,还有身体特征的介绍,后背左肩下面一颗黑色的痣。

    尤其是瘸子,本来他还不太敢确定,可是前两日,他兴奋地抱起他妹妹妮子喊道他不瘸了,不瘸了,才终于肯定了下来。今天也就是试探一下他,看着他心虚的样子,就知道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