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纨绔太子 > 第46章 户籍-流言起 (三)

第46章 户籍-流言起 (三)

        第十六章户籍-流言起(三)

        庞莱睁着一双渴望地眼神看着李慎,低声问道:“你真得给我糖吃吗?”

        “哼,我就是屎蛋子,就是我说的,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要是敢欺负我,我让我娘找你算账。”

        李慎看着满身邋遢地屎蛋子,果然人如其名,看来这孩子的爹娘真是有些不是东西,孩子都邋遢成这样,也不给收拾一下,教育也不行,感觉有癞子的倾向,问道他:“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

        “还能有谁,当然是他娘呗,这都猜不到。”

        一声幼稚的声音响了起来,从孩童们后面挤出一位四五岁左右,穿着绸缎,拖着鼻涕的小男孩,看着李慎,接着道:“你真笨,这还要人告诉你。糖呢?我告诉你了,糖给我。”说着伸出一只脏兮兮地小手。

        “鼻涕虫,你找死。”屎蛋子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服怒声呵斥道。

        “放开我,我可是我们家的…种…种…种,你要是动打我一下,我让爹娘姐姐们和你们家没玩。”鼻涕虫微微有些哆嗦地说道。

        “种种种哎~~~我们家的唯一一个种哎~~~奶奶的小心肝宝贝哎~~你们这帮皮猴子可不能欺负我们家的种哎~~~”小孩子们欢腾了起来,都对着鼻涕虫坐着鬼脸,学着他奶奶每次说话的样子。

        李慎看着孩童们的学着大人说话的样子,瞥了一眼鼻涕虫,这家奶奶也真是人才了,也太搞笑了吧,不过这孩子还可以,看着没有娇惯的样子。

        “你……你们欺负我。”鼻涕虫眼泪汪汪的哽咽着说道,接着道:“我回去告诉我奶奶。”说完哇哇大哭着跑走。

        “哈哈哈~~~”

        李慎看着疯狂大笑的孩童们,盯着屎蛋子问道:“这些话是你娘教你说的吗?”

        “是有怎么样,不是有怎么样?”屎蛋子抬起高傲地小脑袋倔强地说道。

        “是的话,你娘就要为她说出来的话付出代价。”李慎寒着脸说道,现在的孩子都比较早熟,看着他的样子也有十岁左右,应该已经懂事,这话说出了,他肯定会转达给他的娘。

        众位孩童看着李慎冰冷的目光,各个都咽了咽口气,小脸上露出丝丝地惊恐。

        “啊~~~鳏夫打人了~~~”

        “鳏夫打人了啊~~~”

        看着一哄而散的孩童们,李慎又一次的摇了摇头,越是怕麻烦,这事情越往你身边送过来,这流言一传开,还不知道引起什么事情,弯下腰,端起木盘向小溪边走了过去。

        清澈的溪水缓慢地流淌着,水中的鱼儿自由自在地相互追逐嬉闹着,远处传来一声声孩童们刚刚念叨污蔑庞岚的流言,伴随着大人的呵斥声音,飘荡在半空之中。

        李慎低声叹了一口气,将洗好的菜摆放在大盆里面,端了起来,面向庞仲的家看了过去,也不知道庞岚这妮子现在怎么样了?

        端着大盆向属于他的二间小屋子走了过去,流言蜚语害死人啊!对于这种流言他还真是没有办法去解决,看着屎蛋子的样子,就知道他娘亦或者是全家都是泼妇。

        为难的也只有庞岚这个妮子了,这以后想要嫁个好人家还真是难了,这可如何是好,总不能真得要我跑去娶庞岚这妮子吧?这样的话,这流言蜚语还真给做实了。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是是非非,过自己的日子不就可以了嘛,为何整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来呢?真是应了一句话,闲得蛋疼,没事找事。

        庞家小院之中,气氛有些压抑,孩子们嬉闹的声音早已传入了庞老爷子他们的耳中。

        庞仲看着黑着脸浑身微微有些颤抖的爷爷,再看看低声哭泣的庞岚,双手紧紧捏住,发出“嘎嘣”的声音,通红着双眸,对着庞老爷子道:“爷爷,我去找陈玉花家,问问她为何这样污蔑妮子。”说完掉转身子就向院子外边走去。

        “回来。”庞老爷子呵斥道,跟着道:“你和她那种人家能将什么道理?”

        “爷爷,难道就这样让村子里面人这样污蔑妮子?”

        庞老爷子低声叹息了一口气,道:“此事我去找村长说一下。”

        “爷爷,您感觉村长可以吗?”庞仲反问道,接着道:“还不如我过去狠狠地教训一下他们家。”

        “打完了呢?全家都癞子你家?二狗子家的事情难道你忘记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庞仲,庞老爷子接着道:“慎小子不是说请客吃饭,你去帮他一下。”对着庞岚道:“在家待着,以后不许往那边跑。”

        庞仲看着一旁低声哭个不停地庞岚,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蹲了下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劝慰着道:“妮子,没事还有哥哥在呢,要是村长不给咱们家做主,哥给你做主。”

        “哥,我没事。”庞岚哽咽着说道。

        “哥去那小子家,你乖乖待在家里。”

        庞岚点了点头,知道现在正是流言蜚语刚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时候她再要去李慎哪里,恐怕就是有理也变成没理,真不知道那个陈玉花为何要这样搬弄她的是否,她可从来都未曾得罪于她,这样逼着她为何?这不是逼着她去死吗。

        “爹娘,我回来了。”屎蛋子推开小院的院门。

        “娘的乖宝宝,你回来了,怎么样了?”厨房里走出一位衣衫破旧,长相尖酸刻薄的妇人,满脸笑容地小跑了出来,问道。

        “切,这点小事难道我还办不了吗,村子里面现在都在说那个贱人。”屎蛋子不削地说道,跟着道:“娘,你可说好,这次事情成了的话,你可得给我买肉吃。”

        “好,好,好,娘给你买肉,给我家乖宝吃得壮壮的,等两年娶媳妇。”

        “咳咳咳~~~”

        “你个臭娘们,你又在作什么孽?”

        看着满脸苍白手扶着大门的屎蛋子爹,陈玉花满脸地嫌弃道:“老娘作什么孽?庞奎,今天你要是不将话说明白,老娘和你没完。”

        “哎吆歪~~~老娘这是哪辈子倒的霉啊!嫁给你给死人,老娘辛辛苦苦为了你们庞家一家大小……你还嫌弃老娘,庞奎你拍拍胸脯子问问你自己……”

        看着妻子这样,庞奎无奈地深深叹了一口气,扶着墙壁向房间里面走了过去。

        “哎吆歪~~~你个死鬼,我伺候你家老,伺候你家小……”

        “娘,爹回房间里面去。”屎蛋子看着坐在地上双手拍着大腿的陈玉花说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