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50章 纵容
    第二十章纵容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村子里面的人虽然李慎基本都不认识,但是也认识不少人,越是纵容这样的人,这样的人越会欺在你的头。

    庞家村基本上都姓庞,也正是因为大家都是亲戚才助长这样的邪风,让他们胆子越来越大,现在还未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是一旦做出过分的事情来,倒霉的还是庞家村的人。

    这次要不是李慎和庞岚这妮子牵扯进来,他才懒得去管这些东西,自己的死活自己都管不了,他还去管别人的死活。

    “彪叔,小子也没有别的要求,让这个陈玉花当着村子里面所有的人面道歉即可。虽然小子的本事不大,暂时也无法维持自己的生计,但是小子可以免费教导村子里面孩子的学习,保证能够让他们快速掌握识字的本事,最多也就三个月的时间,常用的文字保证他们都能认识。你看怎么样?”李慎淡淡地说道,三个月教会孩子们认识字,他想应该差不多,毕竟掌握了汉语拼音这一作弊的利器,认识字相对来说很容易。

    三人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慎,三个月就掌握常用的文字,这怎么可能?这一天得认识多少字。

    “怎么难道你们不相信?”李慎笑着问道。

    “这怎么可能?”庞德彪惊呼道。

    “事事都有可能,只不过大唐还未曾掌握快速认识字的本领而已,聪明的人掌握了,一个礼拜就能认识所有的字。”李慎淡淡地说道,跟着淡淡地威胁着道:“流言的事情,小子就麻烦彪叔了,这样的人不能一直容忍于他们在村子里面胡作非为,要是村长不方便出面,那小子勉为其难代庞氏家族处理,到时候别怪小子不给你们庞家面子。”

    庞德彪看了一眼李慎,低下了头,紧紧地锁着眉头,看来陈玉花这一家这次是碰到了硬骨头了,既然人家说出这样的话来,肯定会有所依仗。

    他也看不惯陈玉花家所作所为,可是能怎么办呢?都是共一个老祖宗,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要看一下她相公庞德兆的面子,要不是他的身体不好,他们家也不会变成这样。

    是否对错,这些又其实能够说得清的,这次这小子已经将话挑明,看在庞氏家族的面子,他不想处理此事。

    要是庞氏不处理的话,到时候怎么办?而且看这小子也不善良之辈,身上受了那么的重伤,是普通人家的子弟吗?这怎么可能,弄得不好还是那个山窝窝里面的山大王……

    “彪叔,此事你看着办吧,李慎他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够得罪的起,小心到时候牵连到咱们庞氏一族。”庞仲跟着淡淡地说道,瞥了一眼李慎,心中想到;这小子还算是不错,能够为他妹妹出头。

    庞老爷子瞥了一眼庞仲,皱了一下眉头,愣子知道了李慎这小子的身份?

    “这…”庞德彪叹了一声气,点了点头,庞仲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也知道这孩子从来都不会说谎,对着李慎,咬着牙齿道:“彪叔我答应你,不过还希望贤侄能够宽限两日。”

    “没问题,不过我希望快点。”李慎说道。

    庞德彪站了起来,道:“多谢贤侄款待,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行告辞。”

    送走了庞德彪,李慎转身走入厨房里面,端着一碗盛好的菜走了出来,放在桌子上面,对着庞仲道:“将这碗才带回去给妮子。”

    庞仲“哦”了一声。

    “娃子,老夫就先走了,要是以后有事说声就可以了。”庞老爷子站了起来对着李慎说道。

    李慎点了点头,道:“多谢老爷子这段时间对小子的照顾。”

    “没事,没事。”庞老爷子摇了摇手说道,对着庞仲道:“走吧。”

    “庞仲,明天一早过来,到时候这些日子你跟我后面学点东西吧。”李慎说道。

    “知道了。”庞仲回道。

    外边的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进入了夏季,这温度还真是让人有点受不了,天空之中布满了繁星,野外的昆虫鸣叫声音,一声接着一声,蚊子轰鸣声音不断在耳边盘旋着。

    一只手提着一盏油灯,一只手抱着今天刚刚才买的草席向房间里面走了进去,将草席铺在床榻上面,李慎转过向厨房里面走过去。

    借着锅灶里面木炭残留下来的火星,拿着一把艾草,在整个房间里面熏了起来。

    李慎将房间的门关了起来,站在大门外边,将手中的艾草仍在地上,看着它慢慢的熄灭,嘘了一口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今天夜里恐怕真得难熬啊!蚊帐买忘记了。

    拎着换洗的衣服,肩膀上面披着一条毛巾向小河走过去,烧水就算了,还是随便讲究一下吧,家中没有女人还真是不行。

    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李慎在周围看了看,淘气着喊道:“没人吧?没人吧?偶要脱光了洗澡了,偶可是说了,省得到时候说偶非礼啊!”

    莲步轻移,手里提着一篮子洗好后的衣服,小脸憋得通红,费力的一步步向小河边走了过来,看着河边站着一个人的背影,低声地喊着话语,“噗嗤”了一声,连忙伸手捂住小嘴,却忘记了双手还在提着的篮子。

    “碰”

    “啊~~~”的一声惊呼。

    李慎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弯着腰捡掉落在地上衣服的少女,连忙将身上快要脱掉的衣服整理好。

    “是你?”

    “李大哥。”杏子瞥了一眼李慎,满脸羞红地低下脑袋低声喊了一声。

    “你怎么这个时候跑出来洗衣服?”李慎疑惑地问道,而且这里距离她们家的还挺远的。

    “爹娘还没有回来,我就将换洗下来的衣服拿过来洗。”

    绵言细语听得李慎心都酥了,微微砸了砸舌,这小妮子还真是勾引人,长得这么漂亮就算了,这声音还这么好听,尤其这烦躁的夏夜,简直就是像是一汪清泉,震动着烦躁男人的心灵。

    “哦,需要我帮忙吗?”

    杏子闻言微微轻喘了几声,瞥了一眼李慎,这人好不知羞,这种话他也能说得出口。

    “哈哈哈~~你误会了,我是说需要我帮你将这篮子提到河边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