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51章 杏子
    第二十一章杏子

    李慎蹲在一旁,看着蹲在河边慢慢搓洗衣服的杏子,看着她笨拙的样子,微微笑了笑,这丫头还真是少奶奶的命啊!农村里面的丫头竟然说连洗衣服都不会,这家婶子一家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真得想要这丫头将来嫁给有钱人?去当少奶奶?

    少奶奶是那么容易好当的?现在讲的可是门当户对,怎么可能会有人家娶一个山村的丫头回去。

    而且看着家婶子一家都是忠厚老实的人家,应该不会这样做的吧?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杏子,是家婶子的女儿吗?”

    杏子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嗯”了一声。

    这下李慎楞了,看着窈窕的身姿,道:“可是我看你的样子,好像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活吧?”

    人就是这样,越是好奇的事情,他越想知道,自从今天早上碰到了杏子,这丫头就引起了他的兴趣,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一个山村里面的丫头变成这样?

    家叔的家庭条件也算是一般,估计也就比村子里面其他人家稍微好点,听庞仲说好像她的两个哥哥都在镇子上面做生意。

    就是这样,这家庭条件也只能说一般,不可能将家中的女子当成大家小姐来养。

    杏子闻言紧紧的低着脑袋再次“嗯”了一声。

    声音听起来来有些委屈,这下更加吸引了李慎的注意,难道这家婶子一家真得是那种将女儿养着来卖的人?

    “嘿嘿,那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事。”

    “是不是家婶子想你以后找个有钱人家嫁了?”

    看着沉默不语的杏子,李慎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心底还是有点不相信,热情的家婶子一家会是这样的人,但是别人的家事,他也不好插手。

    李慎上下打量着杏子,要是这丫头愿意让他这个老牛来啃嫩草的话,他还是十分愿意帮忙滴,跟着幻想着推到这个大萝莉时候,看着她在自己身下娇喘连连的样子,发出了“嘿嘿”的笑声。

    “你这人怎…怎么这样?”杏子羞怒着转过头瞪着李慎说道。

    “啊~~怎么了?怎么了?”李慎满脸尴尬地连忙喊道,跟着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是在想其他的东西,和你们家没有关系。”

    杏子冷哼一声,转过脸去,洗弄着手里的衣服。

    李慎翻了翻白眼,暗声“艹”了一声,他怎么变得这么龌龊了呢?这丫头比庞岚还小一岁,庞岚这丫头都下不下去手,怎么对她就动了这种龌龊的心思呢?

    难道是时间憋得太久了?可是在现代他也没有女人,需求的时候靠着五指姑娘解决,看到路上面的小妹妹们,从来也没有想过这样的心思啊。

    “那个杏子啊!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家叔家婶子那么好的人,这个…那个…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我们家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你是我们家什么人?”杏子将手中的衣服放入篮子里面,拎着篮子站了起来,秀目微微怒视着李慎,轻声地说道。

    “呃”

    “那个杏子,我……”

    杏子“哼”了一声,吃力的提着篮子一步一步向家的方向走了过去,窈窕的身影渐渐地淹没在繁星之下的夜中。

    李慎伸手摸了摸鼻子,这下是将这个大萝莉给得罪了,“唉”真是好心办了坏事啊!

    拎着身边的木桶,沿着河水流淌的方向向更加隐蔽的地方走了过去。

    杏子将手中的篮子放了下来,转过身来,看着远处黑夜笼罩的地方,双眸微微有些发红,丝丝的泪水跟着流淌了下来。

    蹲在地上发出“嘤嘤”的哭泣声音。

    “杏子,杏子~~~”

    过了片刻,传来一声声男女的呼喊声音。

    杏子伸手擦了擦脸颊的泪水,站了起来,喊道:“爹娘哥嫂子,我在这里。”

    “我的小乖乖,这么晚了,你怎么跑出来干什么?真是让娘担心死了。”家婶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速地奔跑了过来,看着夜光笼罩下的杏子,微微有些责怪地说道。

    “妹子,你咋一个跑出来了?”大哥庞辉责怪地说道。

    “是啊!妹子,你也太不懂事了,这么晚了一个大姑娘家的一个人跑出来,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可如何好。”大嫂庞李氏跟着说道。

    “好了,回去。”庞家看着杏子身边放着的篮子,对着其他人怒声呵斥道。

    看着杏子弯下腰拎篮子,庞辉连忙伸过手来,道:“妹子,我来,大哥和大嫂刚刚语气重了,你别在意,就是担心你。”

    “没事。”杏子低声说道。

    推开房间的门,家婶子看着坐在床榻边上,呆腻地目视着敞开窗户,双眸微微有些发红的杏子,低声叹了一口气,走了过去,坐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道:“杏子,是不是有心事,能和娘说说吗?”

    “娘,女儿就想问您一声,女儿是您生的吗?”

    “呃”家婶子愣住了,看着女儿眼中流露出来怀疑的目光,才清醒了过来,道:“杏子,你为何这么问?”

    “娘,您说呢?从小到大我就感觉我不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好吃的好喝,你们穿着粗制的布衣,而我却穿着奢侈的绸缎,前两年家里困难,可是依旧如此,您说你们将我当成家里人吗?感觉我就是家里的贵客,小时候我做错事,您和哥哥们稍微对我凶点,可是后来呢?立马就向我道歉,娘~~~您说啊!”

    看着不停哭泣着杏子,家婶子也跟泪水流淌了下来,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安稳着道:“杏子,娘的好闺女,娘就是怕你受苦,你是娘怀胎十月生下来,怎么可能不是的孩子呢。”

    “娘~~~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难道您真得想要将女儿养大后嫁给有钱人吗?家里这样的条件,您感觉女儿能嫁给什么样的人家?”杏子哽咽着问道。

    “杏子,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娘,那您让女儿该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