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56章 装腔作势
    第二十六章装腔作势

    “孤”字咬得很清楚,李慎连忙更改了过来,给人的感觉是不在意之间说漏了嘴。看着面色难堪地二人,李慎双眸之中露出丝丝地得意的笑容。

    孤可不是什么人能够说的,这要是随便称孤一字,可是要被砍头的,能够说这样二字的人,基本上也能够确定此人身居于太子之位。

    王怀面色有些难堪地看着李慎,孤,这个字也只有当今的太子爷才能够使用。可是不是说太子爷死了吗,这人到底是谁?

    看着李慎的打扮,王怀的双眸在周围的人群来回的扫了两眼,难道这人是番邦的太子爷?内心之中暗自点了点头,恐怕也只有番邦之人才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在如此偏僻的地方,还和两个山野村民搅合在一起。

    庞仲瞥了一眼身旁的李慎,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孤,双眸之中微微露出丝丝的焦急,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而且李慎看着也不像是番邦人士,要是番邦人士能够将长安话说得这么地道,那他也真是没有办法。

    他是怎么也无法说服内心之中,李慎是当今太子或者是番邦的太子,这根本就不可能,那个太子能做得出比厨师还要美味的饭菜,而且看他的手艺,根本就是经常做菜,这对于这种顶级权贵根本不可能。

    庞岚微微有些诧异的看着李慎,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笑意,这根本不可能,李大哥真是坏死了,竟然这样恐吓人,这万一要是露馅了,这可怎么办?

    “阁下到底是谁?”王怀问道。

    李慎笑着看着他,双眸之中露出浓浓的不削,道:“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看着阁下的样子,也不是我大唐人士,难道入乡随俗的道理,阁下也不知道吗?”王怀笑着说道。

    不过双眸之中没有丝毫的隐藏对于李慎流露出的阴毒,但是没有办法,看着李慎没有丝毫胆怯的样子,估计这周围肯定有乔装保护他的人,这要是对他下手,恐怕这些暗处乔装的人,立马就要他们二人的性命。

    “入乡随俗,那也要看什么习俗。二位,要是没事的话,还请让开一条道路。”李慎顺着他的话说道,跟着王怀威胁道:“看你们二人也不是良善之辈,今天孤就将话撩在这里,孤也是最后一次来着镇子上面,要是以后他们兄妹二人有什么不测,后果你们二人是知道的。”

    跟着怒声道:“滚开。”

    “你……”

    王怀伸手拦住陈思,阴沉着目光看着李慎,道:“阁下的话,在下记住了,希望阁下游玩大唐,能有个美好的回忆,告辞。”

    看着离去的三人背影,陈思双眸之中充满了阴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们,对着王怀道:“怀哥,难道这就要放过他们?这样咱们以后还有何脸面再此地立足。”

    “你觉得呢?”王怀阴沉着脸说道,接着道:“让弟兄们去查一下这小子的底细。”

    “哎,好来。”陈思脸上露出丝丝的笑意,看着周围不远处围观的众人,怒声呵斥道:“都他吗的给老子死远点,一群穷泥腿子,看着都他吗让人恶心。”

    “李慎,你也太…”

    “好了,此事我知道,放心好了,保证不会给你们带来任何的麻烦。”李慎淡淡的说道,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做过的事情,立马就感觉有些后悔,可是后悔有用吗?完全就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防患于未然,有些威胁一定要掐死在刚起的苗头里面,否则后患无穷。

    李慎也不抖他们,这些人也只能在这镇子上面作威作福,说得好听点是官府委派下来的市场管理员,说得难听点屁都不是。

    镇子上面来往的都是各处山村里面的村民,他们没有办法,毕竟是官府请的人,好由着他们在此地胡作非为,可是要是这些去村子里面试一试就知道,保证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对了,庞仲,回去后问一下老爷子,看看我那户籍什么能够下来?”

    真是坑爹的年代,没有户籍证明,什么地方都去不了,这想要去长安城,没有户籍就连城门都进不了。

    虽然不至于被逮捕起来,可是没有户籍的人可不能随便瞎逛游,这逛游起来要是被那些歹意的官差发现了,这后果可是十分的严重。

    “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比较好,他们是什么人,你知道吗?得罪了他们咱们以后别想在来镇子上面了。”庞仲低声叹了一口气说道。

    “嘿嘿,不去镇子上面去县里面,县里的人口多,做起生意来,这钱财也赚得多。”李慎笑着说道。

    “县里路太远了,这一来一回没有二个时辰可到不了家。”庞岚说道。

    “反正这东西也简单,去县里租一户小宅院,一个人捣鼓就可以了。”李慎说道。

    看着支支吾吾满脸憋屈地庞仲,李慎摇了摇头,道:“庞仲,不是我说你,这做生意不偷不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银子落到你口袋里面,难道你不舒服?”

    “话是这么说,可是就有些不太好意思。”庞仲尴尬的说道。

    “你现在去县里做工多少文一天?”李慎问道。

    “二十五,有时候三十文。”

    “今天呢?你看才一个时辰不到,去除买糖成本,今天赚了多少?要是一天下来,你算过能赚多少钱吗?”李慎问道。

    “要是卖一天的话,估计今天差不多能一贯吧。”

    “你也知道一贯,一贯钱你一个月都赚不到,这下赚这么多钱,你还感觉丢人吗?”

    “哥,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李大哥都感觉不丢人,你有什么好丢人的?这一天一贯钱,今年夏天一过咱们家起码能存五六十贯,到时候将房子一换,年底就能给我娶个嫂子回来。”

    庞仲满脸尴尬地憨厚着笑了笑,道:“回家,回家,回家和爷爷商量一下。”

    买了几斤绿豆三人说说笑笑的坐上了牛车,向村子里面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