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纨绔太子 > 章节目录 第67章 户籍 上
    第三十七章户籍上

    “彪叔,有事你就直接说,无须和我客气。”

    “好,那彪叔就不和你客气了,你是读书人,见识的也光,彪叔从三十岁开始当咱们村子的村长,一直到现在,是彪叔无能,代领不了村子里面的人发家,就是想要请个教书的先生,都无能为力,好在你来了,咱们村子的人又看到了希望。”

    “彪叔,你也太客气了,我还没你说得那么伟大。”

    “呵呵,你小子。我也就是想要问一下,你见识的多了,看看能不能帮到村子里面的人。”

    李慎沉思了一下,集体发展的点子他还真是有不少,可是如今是贵族统治的社会,平民百姓们根本无法掌控那些发家致富的手段。

    他会的都是一些技术含量很高的活计,教给他们财富,反而会招惹无故的祸端,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慎小子也是为难就算了。”未能听闻到李慎的答复,庞德彪有些失望的说道。

    李慎笑了一下,要是庞德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他还真是懒得帮忙,可是他都这样说了,他要是不帮忙的话,未免也有点不近人情,再说他待在村子里面这么长的时间,说真得都能够感觉出来村子里面的人那种真诚的热情。

    靠山吃山,可是山中物品的价格也太过于低廉些,除非是那些熊狼猛兽才能值一些钱财,可是村子里面的人又有那个能猎捕到呢?

    “这样吧,彪叔,等我回去的时候考虑一下,毕竟此事牵连着全村,而且做事肯定要有投入,这个还得我好好想一下。”

    “哎,好的,好的,如此真是麻烦你了。”庞德彪满脸兴奋地说道,在他看来李慎一定行,也不想想看庞仲家中几亩田地,这几日都是喊得人来收割,要是不赚钱,他能这样吗?

    “彪叔,用不着这样。”

    他也不过是随便问一问而已,想要让村子里面的人,日子过得好一点,要是真得能够想到办法这最好,要是没有也就是费点口舌,丢点脸面而已。

    一多时辰的路程,一直等到太阳都爬到半山腰上,岐山县的县城轮廓才若隐若现,一千多年的岁月变迁,地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岐山县李慎在现代来过,丝毫找不到曾经的影子。

    古代能够划分为县城,这里的人口依旧繁华程度远远高于山边缘的小镇,流动的人口也多了起来,但是基本属于山区的村民比较多,穿着大部分还是纺织出来的麻布为主,绸缎的衣服还是比较少。

    路过县城的大门口,看着告示栏上依旧张贴着寻人启事,李慎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心中有些难受,估计是这身体残留下来的意识影响着他吧!

    县城划分为三个区域,一条笔直的青石马路将县城穿插在中间,沿途都是各种各样的店铺,贩夫走卒的叫卖声音不绝于耳,笔直的大道一直通往岐山县县衙。

    两尊雄武的石狮摆放在县衙大门的两侧,整个县衙看起来十分破旧,大门的油漆早已掉落,两名身穿破旧衙役服饰的官差,腰间别着一把利刃站在大门的两侧,也不知道聊的是什么,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路过百姓们投来的目光,对着他们笑着点了点头。

    “吁吁”

    庞德彪将牛车停在石狮的边上,从牛车上面跳下来,对着李慎道:“到了。”

    李慎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县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两位官爷,在下乃是庞家村的村长庞德彪,今天过来是找郝主薄,不知郝主薄他在吗?”

    “何事?”其中一名衙役问道。

    “这位乃是在下远方的侄子,之前一直在番邦生活,……”庞德彪解释道。

    “进门左转。”

    “好的,好的,麻烦两位官爷了。”庞德彪点头哈腰的说道。

    李慎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官差吗?用得着这样吗?简直就和孙子没有区别,对着二位官差微微点了一下头,跟在庞德彪的身后向县衙走了进去。

    不过这二人还算是不错,说话的语气没有那种盛气凌人,而且看着对过往百姓们笑着点头的样子,看来这岐山县县令管理下属还是比较严格。

    “在下庞家村村长庞德彪,请问郝主薄大人在吗?”庞德彪站着大门口低声喊道。

    连续喊了好几声,屋子里面才传来一声粗狂的声音。

    “进来。”

    “郝主薄大人。”庞德彪弯着媚笑着喊道。

    郝主薄“嗯”了一声,抬起头来看着庞德彪,笑着道:“原来是你老小子,老子还以为是谁呢?听着声音怪熟悉的。”

    粗狂的汉子,满脸的胡须,右脸颊有一道刀疤,浑身散发着气势,一看就知道这人是从刀山火海之中闯荡过,属于军人的气质。

    庞德彪微微尴尬地笑了一下,道:“郝主薄。”

    “别和老子这么来这一套,怎么今天过来有事?”郝主薄伸手挥了挥,瞪着眼睛大声说道。

    “过来帮远方的小侄办理一下户籍。”

    郝主薄“哦”了一声,看着庞德彪身后站着面带笑容的李慎,面色大惊,长大嘴满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慎,道:“你……”连忙爬了起来,双膝跪地。

    “郝主薄你这是为何?”李慎淡淡的说道,微微翻了一下白眼,没想到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认识他的人,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都怪这段时间吃得太好了,又给补了回来。

    庞德彪满脸疑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郝主薄,转过身来,看着李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郝主薄会这样?李慎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李慎白了一眼,低声对着庞德彪道:“彪叔,你先出去吧。”

    庞德彪深深地看了一眼李慎,点了点,转身就向外边走了过去,也算是知道李慎这小子身份不简单。

    “郝主薄起来吧。”

    “微臣谢过殿下。”

    郝主薄站了起来,向身后退了几步,指着座位道:“殿下请坐,微臣去给殿下泡一杯茶水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