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活之肆意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不服来干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刘涛狰狞的咆哮道:冯丽你别管,老子就看看,他不是不知道劳资是谁么?劳资今天就让他知道谁是爷。

    周围的同学,用满是畏惧的目光瞅着刘涛。

    刘涛得意的看着苏寒,小子我让你得瑟,我让你牛,老子的话不听?

    “嘭”刘涛一拳打在苏寒的右眼上,苏寒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又被接下来的一脚踹倒在地,接着刘涛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苏寒脸上和身上遍布脚印,鼻子也被踢了一脚,鼻酸,腥味,鲜血就流了出来。

    苏寒双手支在地上,半趴下,刘涛停止了攻击,傲然的看向四周,远处几个女生捂住双嘴,怕大声的叫出来,刚才还在聊天,突然出现的一幕吓坏了所有人,想阻止但是完全不敢动,只有冯丽在旁不停的哭喊“住手,不要打了”。

    刘涛很得意,因为家里有点小钱,打坏了最多也就是赔点钱了事,这年头也不实行找警察,找家长,所以一般人都比较惧怕他,都变着法的讨好他。这种自我为中心的感觉,是没办法取代的。

    “还敢横么?你以为冯丽拦着,我就不敢动你?你特么的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知道不听我话的后果了?”刘涛横踹一脚,把刚挣扎着要站起来的苏寒踢到在地,引起围观人的一阵惊叫。

    苏寒的头发完全被汗水打湿,嘴角无意识的抽搐,手捂住头,“劳资重活一次?就是为了再次挨打?再次让欺辱临身?”

    我不要!!!我活了三十年,我中过头奖,我凭什么要屈辱的像狗一样?苏寒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基因里的疯狂在跳动。

    捂着头的苏寒,在找可以报复的工具,“劳资要让你明白,惹我,你也不一定能好过”。

    散落的课本,夹杂着上课用来画图的圆规,说时迟那时快,苏寒,爆发了所有力气,翻身捡起了圆规,朝着正在得意的刘涛扎去。

    “啊……苏寒,你扎我,你竟然敢扎我”?刘涛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红着眼,流着血,用尽全身力气,用圆规扎自己大腿的苏寒是原来那个懦弱的苏寒。

    “苏寒你住手,你快住手''冯丽拉住已经疯狂的苏寒。

    苏寒紧握圆规猛然指向,双手捂住大腿的刘涛,“哈哈,涛哥?涛爷?,我去你么的,你家里比我家有钱?你命比我金贵?今天你苏爹就告诉你,老子不怕死,你有本事,再来,我不让你死着出去,我就跳楼”。

    苏寒把30年的怨气怒气都发泄在了这一刻,没有什么能比对懦弱的人生大声喊“不”的更加猛烈。

    完全吓呆的刘涛茫然不知所措,呆呆的捂住伤口惨叫,“快给我找医生,我腿要废了,赶紧的”!

    刘涛的狗腿子付辉赶紧跑来,“涛哥,涛哥,我找咱们哥们来了,你等等,咱们揍死他”。

    啪,刘涛反手一个耳光,“找你大爷,赶紧找医生,扶着我去找医生”。

    苏寒,你给我等着!!你扎我一下,我让你后悔来学校,刘涛咬牙切齿的说道。苏寒心里没有胆怯,只有火气。

    苏寒很平淡回应,“涛哥?涛爷?我今天就送你一句话,不服就干,谁怂谁孙子,我等你”!

    涛哥老师来了,咱们先走吧,说罢,付辉扶着一瘸一拐的刘涛出了教室。

    苏寒没有焦距的看着走出教室的刘涛。重活一次,虽然不知道接下来的路怎么走,但是不管做什么,不会再像以前,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畏首畏尾。

    没有同盟,没有朋友,就用手上的圆规,对原来怯懦、胆小、卑微的自己做一个完美的告别。

    反应过来的冯丽,李翔,赶紧上来围住苏寒,冯丽用关切的语气问道,“用不用去医院?请个假吧”!

    “不用,我很好”,哈哈,苏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想笑。李翔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苏寒,“苏寒,你没事吧,扎了刘涛,你不赶紧走,还笑什么”?

    苏寒自言自语的走回座位上,“刘涛就是个假老虎,一戳就碎,为什么要躲他?”冯丽刚要上前询问,刘靓就打断了冯丽的脚步,“苏寒,棒棒糖在找你,你赶紧去办公室一趟。”

    “嗯,班长,我知道了,谢谢!”随即苏寒艰难的站起来,走出教室。

    砰砰砰!!进来,低沉的声音,代表本人的不高兴。

    苏寒推门而入,“老师,您找我?”

    棒棒糖起身来到苏寒面前,“长能耐了?学会打架了?满脸是血,你这样我就不揍你了?”

    “老师,您打我应该的,但是我现在估计是重伤,你碰我下,我就躺下了,您不是也说不清楚么?”在后世完全不敢想象的无赖样竟然瞬间从苏寒嘴里说出来。

    “哎你我去”,棒棒糖手指着苏寒,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这就是个碰瓷的。

    “老师,您别生气,我错了,我不应该反抗,我应该躺下,搂住他大腿就哭,下次我注意!”苏寒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滚出去,把头发剪掉,不然找你家长来,下午你回去休息吧”,棒棒糖确实有点发憷,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万一真躺下,有理都不说清。

    “好的,再见,您保重!”苏寒转身推门而出,当走出办公室,连教室都不回,沉思的走在路上。

    苏寒边走变想,02年除了,房价没涨,股市萎靡不振,刀郎出了新歌,尼玛这些跟自己本身,没什么关系,重活一次竟然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懂,早知道重活其实就应该多记住彩票号码,挥霍一生。

    但是,重要的是苏寒什么也没记住,凌乱的头发一直在嘴里含着,完全没有要拿开的意思,

    知道将来要发生的大事,但是不知道具体时间,没有本金操作,知道房价要大涨,但是现在全身上下不超过10块钱,用什么去挣钱?难道去迪拜乞讨?但是未成年啊,去做销售?被老爸知道不得打死自己?那能干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