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活之肆意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苏寒正在烦恼怎么挣钱,现在完全没个头绪,不知不觉走到离家几百米的地方,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放眼望去,全是小平房,脏、乱、差都不足以形容这个地方,坑坑洼洼的道路,晴天灰尘漫天,伴随着垃圾箱里散发出的恶臭扑面而来,雨天泥泞不堪,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水坑,这就是苏寒生活了17年的地方,要不是毕业后去了大城市发展,估计会一直在这个肮脏的地方生老病死。

    苏寒小心翼翼的走到家门口,完全不记得自己有钥匙在身,轻轻的敲了下门。

    “谁啊?”屋里曲秀霞轻轻问道:

    “妈,是我,我没带钥匙,”苏寒用轻快的语气掩盖自己的慌乱。

    苏寒,前世因为工作忙离家远,所以住宿在单位,一年半载的也难得回一次家,根本不记得母亲年轻时候什么样,犹记得妈妈的短发已经泛白,皱纹已经遍布脸颊,怀着期待与忐忑的心情等待妈妈的开门。

    吱!有一段时间没有上油的门伴随嘎吱的声音打开。

    当苏寒,看到曲秀霞的脸的时候,心里哽哽的,妈妈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除了眼睛比较有神,皱纹还是一样的多,头发也开始泛白,苏寒明白,原来不是妈妈变老了,是一直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操心,没有年轻过,这时苏寒心里对母亲有了深深的愧疚。【愛↑去△小↓說△網w  qu 】

    “寒寒,你没事吧?受欺负了?让妈看看”,曲秀霞急忙的过来拉住苏寒,上下打量着,“你怎么全身是血?谁打我儿子了?我要找你们老师,还有没有王法了,给我儿子打成这样,还疼么”,曲秀霞轻轻的抚摸着苏寒的脸,眼里满是心疼。

    苏寒站在原地发呆,这个场景是那么相似,前世苏寒毁容的时候,母亲哭晕几次,每次都在大声喊道,他只是个孩子,还只是个孩子啊!

    “妈”,苏寒诺诺的叫了一声,不是不想痛快的叫出来,只是话哽在嗓子眼上不知道怎么去说。

    “傻孩子,你别怕,你告诉妈,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先领你去医院”,曲秀霞完全误会了苏寒,以为苏寒是怕父母责骂不敢大声说话。

    苏寒被动的被曲秀霞往小诊所方向拽去,刚走出几步,苏寒就轻轻的拽了下曲秀霞的手,“妈,我没事,我是从楼梯上不小心摔倒的”,苏寒只能违心的解释。

    “那行,我去买点药,你先在家呆着,别乱跑”,知子莫若父,但是最了解孩子的永远是母亲,曲秀霞知道苏寒不想让她操心,所以这么拙劣的谎言,她还是选择了相信。

    苏寒看着母亲走远,转身回到了屋里,35平米的平房被母亲收拾得井井有条,没有卫生间,只有火炕,还有一间不到6平米的小屋,连衣柜都是大的木头盒子,轻轻的推开小屋的房门,入眼是一张小小的单人床,旁边有张写字台,这就堆满了整个房间。

    这就是苏寒生活了17年的家,当坐在椅子上,翻开自己的日记,就像要告诉未来的自己,回忆起现在发生的事一样。

    2002年1月9日,晴

    冯丽说我很帅气,只是因常年不洗头,头发又长把我原本帅气的脸庞遮住了。我是不是应该天天洗头?我应该把头发剪掉么?但是我好喜欢八神庵,怎么办,剪掉了是不是太刻意了。我先洗头吧。

    2002年3月4日,阴

    我学会了抽烟,他们说不抽烟就不和我一起玩,真的好难抽,呛死我了。

    2002年4月1日,雨

    冯丽竟然帮我保存香烟,说怕被老师发现,我明天能要回么?愚人节啊,不会逗我玩的吧?

    2002年5月1日,晴

    今天和大院的人一起玩球,认识了个大哥,人好仗义,对我说不要懦弱,人命就一条,不服就干,谁死不是死?感觉大家都很怕他,但是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2002年5月6日,晴

    我好想要一双真正的球鞋,每次都是别人穿剩下的给我,一点也不新鲜,努力攒钱。

    2002年6月16号晴,我的生日

    过生日了,除了父母没人知道,好心痛,今天被刘涛警告了,他不许我出现在冯丽身边,我想大声告诉他,我不要,我不换地方,可是我看到他凶恶的眼神,我好害怕,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怎么办,明天会不会打我?冯丽会不会看不起我?真想不去学校了!

    呵呵,生日被警告?第二天被打毁容?我的人生够悲惨的,苏寒自嘲着。

    算了,刘涛根本不值得一提,被人恐吓一下就怂的货,找在多人都是废柴,现在主要想想怎么挣钱,不能白活一次,

    2002年经济萧条,没有任何项目挣钱,就算挣钱也需要本钱,那么现在就需要规划出第一笔钱的来向。做老本行?策划?

    但是有几家企业会要个小屁孩当策划?而且策划,只能找手机,医药,传媒,房地产,汽车,高端市场。

    苏寒在小小的日记本上,记录自己能有用的地方,能一炮而红,或者能得到第一桶金的地方,把所有行业,所有知名企业,以后会火的,2002年能火的,统统都记录下来。

    呵呵,,哈哈哈,现在所有的行业策划都那么低端,不知道什么是狂轰滥炸,不知道什么是改造方案,不明白让利政策,苏寒突然边喊边笑,“我要所有人都认识我,知道我不是一无是处,我苏寒不是怂货”。

    “寒寒,怎么了?你怎么了?脑子没问题吧”。曲秀霞焦急的跑了进来看着狂笑不止的苏寒。

    “没,没,没怎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苏寒赶忙解释道。

    曲秀霞帮苏寒擦拭了伤口,开始上药,边上药边问:“寒寒,还疼吗?”

    “妈,不疼了,你能给我50块钱么,我想剪头去,还想买一件衣服”,苏寒忐忑的问妈妈要钱。

    曲秀霞没有回答,默默的回屋拿出100元递给苏寒,“去吧”。说完曲秀霞转身出门。

    苏寒看这100块钱,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只有内心不断的对自己说,妈,爸你们看着,我成功不会太遥远,我要让你们吃最好的,住最好的,玩最好的。

    等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