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活之肆意人生 > 第四章 群欧

第四章 群欧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苏寒走出理发店,板寸的头发,衬托刚毅的面容,在加上修长的身材,按后世的话就是小鲜肉一枚,苏寒正沉思到底去什么企业的时候。【愛↑去△小↓說△網w    qu  】

        迎面来了10多个男生,领头的是刘涛的头号狗腿子,付辉,每次刘涛打架斗殴他都是打第一个冲锋在前。

        10多个男生背后,站着刘涛,这10多人显然是刘涛找来撑场子,一起群殴苏寒。看这周围路过的学生,每个人投以敬畏的目光,有几分张狂,几分得意,再看从理发店走出的苏寒,觉得人多势众的自己和形单影只的苏寒,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慢慢的上前要包抄主苏寒,刘涛也不着急说话,好像在等什么人,当冯丽出现在他的目光中时,刘涛心中得意,对着冯丽轻轻一笑,再不屑一顾的看着孤单的苏寒,心想冯丽你这该知道我刘涛和苏寒的差距了吧?我找的这些人,都是本校的风云人物,在这样的对比,苏寒就变得一无是处了吧?

        冯丽看到对峙的人群中有苏寒,赶忙上前劝解到,“刘涛,今天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回事,你做的过分,苏寒也挨打了,你也受伤了,毕竟是同学,就不能算了?”冯丽心里也打鼓,她比较害怕凶神恶煞的这帮人,但是毕竟是因为她引起的,不去劝解,感觉又特别难受。

        付辉的表弟凃飞,却不满意了,“大嫂,看在你是涛哥的媳妇,我不计较,换了别人,我非弄死她不可,这事没完,涛哥腿上还绑着绑带呢。”

        “谁是你大嫂?要脸么?刘涛,你赶紧走开,不然我找老师了,”冯丽虽然胆怯,还是坚定的说完整句话。

        刘涛对着胆怯的冯丽说道:“呵呵,冯丽?还没怎么样那?你就敢对我指手画脚的?虽说我喜欢你,但是你没什么资格说这事,身为男人,我就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做,做了就要付出代价。”

        这个地方是放学必经之路,中国人爱看热闹的习惯,从小就有,虽说,大部分学生都绕着这些惹是生非的风云人物,但是架不住基数多,看热闹的离着100米,一堆一堆的,好奇心是人的天性,大家的想法是,没准能看到一部热血大片,但是大片的成本永远是最高的。

        苏寒默默的打量这周围,除了刘涛,付辉,凃飞,三个人周围还有6到7个人,当然刘涛的圈子远远不止这么少人,看得出来,临时起义,凑数的占大部分。

        人自古以来骨子里都有一种奴役的心里,只要不反抗,就会少遭罪。

        遇到这种事情,只要退让,一辈子都不用在想反抗,我不想刚看到曙光的人生,更加糟糕,苏寒默默的打量可以用到的武器。

        刘涛饶有兴趣的看这苏寒,其实也不想把苏寒怎么样,顶天毒打一顿,毕竟是孩子,不敢闹出死亡,伤残的大事件,就想看看,今天那么强硬的苏寒,会不会跪地求饶,在冯丽面前再一次的软弱无能。

        付辉看这老大,没有听冯丽的话,就上前用手指,连连点苏寒的脑门,看苏寒没有反映就用手掌,掌心重重的拍打在苏寒的锁骨之上,然后一字一句的说,做人要懂得看清形势,要低调,你不是超人,别把自己弄死。

        付辉一边说一边点着苏寒,连续的用手指指甲点苏寒的头部,连续几次,当收回手的时候苏寒额头已经出现血痕。

        冯丽捂着嘴,眼泪在眼里打转,虽说怒火烧心,但是冯丽没有勇气的再一次站出来。

        刘涛吧唧嘴的看着苏寒,“熊样,就这点能耐?付辉你回来,凃飞去扇他。”

        当付辉转身向后走,然而这一刻,围观的人,发出惊呼,冯丽低声,“啊……”

        冯丽惊恐的看着,苏寒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板砖,高高举起,对着付辉的脊椎狠狠的砸了下去。

        刘涛的所作所为彻底把苏寒的怒火勾起,话说,泥人还三分火呢,何况是个人,苏寒,已经什么都不考虑了,只想这就算自己被打死,我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如果说,刘涛是圈养的老虎,那么我就让他知道,我是块石头,你可以温言细语,但是不可以动手动脚,动手,手砸断,动脚,脚干折,动嘴牙崩掉。

        02年的人们估计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板砖虽随处可见,携带方便,毫不起眼,却能把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变成一个人见人怕的悍匪。

        没有经历过后世网络的无限轰炸,现在的学生还停留在赤膊上阵,你一拳,我一脚的肉搏时代,就算再大的校园暴力,也是拳脚互殴,然而在苏寒眼里,这帮人的行为就是傻x,把如此犀利的凶器弃之不用,是对自己对大的侮辱。

        苏寒高举搬砖,狠狠的砸在了付辉的脊骨上,一声闷响,直接砸的付辉跪倒在地。付辉用不可置信的神情侧过头,显然这一板砖,威力不只是象征性的,而是比较有震慑力。

        苏寒,提着板砖的右手,习惯行的在抡圆了,然后在付辉回头的瞬间,从右上方,斜下角,以一个完美的弧度,毫无花俏的砸在了付辉的脸蛋上。付辉本身就爬在地上,在这么铁实的来一下,整个人右倾斜的把脑袋扎在地上,估计大脑,小脑都不已经不受控制了,在不远处有一颗带血丝的牙齿。付辉的牙齿,正好弹落在刘涛的脚下,吓的刘涛腿一阵哆嗦。

        要不是目睹了整个过程,刘涛怎么也没想到,苏寒说动手就动手,还以这么震撼的方式来打破沉寂。

        刘涛一伙人,见过拿刀捅人的,见过大西瓜刀乱飞的,但是从没亲眼见过,用板砖直接拍人的,还拍得倒地不起的,这是什么套路?所有人全部懵b了,愣住了。

        苏寒右手用板砖指着刘涛:“劳资就一人,你们一堆人,但是劳资谁也不打,就只打你一个,看到付辉的下场了么?劳资今天让你全部牙齿都掉光。”

        苏寒又提了提打人松动的板砖:“劳资说过,不服就干,谁怂谁孙子,苏爹还是那句话,是爷们就过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