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富豪 > 章节目录 第1章 家门不幸
    “年轻人,出去后好好做人,多用脑子少用拳头,这个世界拼的可不是谁拳头硬!”

    “谢谢您,我知道了!”

    “我也看你为人仗义又乐于助人,所以才多叮嘱两句。去吧,别让我再见到你,拘留所可不是个常来的地方!”

    ……

    哐!

    拘留所的铁门轰然关闭。

    阳光明媚,岁月静好。

    虽然只是被治安拘留七天,但对于秦天而言,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天哥!”

    一个粗犷的声音,从街对面传来。

    秦天眯眼看了过去,是死党孙强,这家伙自从改行卖猪肉,就变得越发肥壮了,摩托车在他跟前,竟像是一儿童玩具似的。

    “妈蛋,你总算是出来了,走,赶紧跟我回村,你爸出事儿了!”

    孙强发动摩托车飚到秦天跟前,不由分说便要拉秦天上车。

    “我爸怎么了?”秦天一脸焦急。

    “叔听说你在工地上打伤人被拘留,连夜骑车进城,结果天黑路滑摔断了腿……”

    孙强一边说着,一边不断提速,摩托车很快速度飙升,飞一般的离开县拘留所。

    秦天紧攥着扶手,脑子里却是在飞快的思索对策。

    本来,秦天是黄石村第一个考进重点大学的天之骄子,后来因为龙凤胎的弟妹要上学读书,爷爷奶奶又先后年老离世,发丧又花费不少,这让祖辈都是农民的家庭雪上加霜。

    所以,秦天大一没修完就辍学到建筑工地打工了,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还要用来做家教和读夜校,生活压力颇大。

    当了两年农民工,总算把家里债务还清了,但秦天也老大不小了,父母早就琢磨着给秦天安排一门亲事,所以去年春节就安排秦天和邻乡一女子相亲,双方相对满意,用媒婆的话来说,只要彩礼给到位,办证结婚那是迟早的。

    然而,眼看着今年工地终于要完工结账,包工头却不及时兑现,气昏头的秦天和几个工友便找到包工头索要工钱,言语冲突很快演变成了一场群殴,而在打斗中,秦天将包工头打伤,对方也用钢管敲破了秦天的额头。

    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秦天额头上渗出的鲜血,滴落在了他胸口上系着的吊坠,这个吊坠是之前工地挖基坑时,秦天捡到的。

    吊坠遇到鲜血,瞬间就融入了秦天的身体,还让他额头上的伤立刻完好如初。

    当时现场过于混乱,秦天也没有多想,直到当晚被关进拘留所,夜深人静之时脑海中才浮现出了一个名叫‘大富翁’的抽奖系统。

    事关重大又过于诡异,好歹也算半个大学生的秦天,自然当然不敢把这个秘密告诉他人,而在拘留所的这些天,正好让他可以充分了解该系统。

    大富翁系统有不同的等级,从低到高的每一种等级都是以消耗能量点来兑换抽奖机会,奖品有科学技术也有特殊技能,反正等级越高,奖励越丰厚。

    秦天在拘留所里经过试验,发现做好事帮助他人获得好感、赢得崇拜等等都能增加能量点,而加上他从小到大积累的,足足有两万多能量点,可以进行两次抽奖。

    但这弥足珍贵的两次抽奖机会,该怎么用呢?秦天虽然有些发愁,但对生活早已是充满了信心。

    “天哥!天哥!我说这么多,你有在听吗?”

    胖子孙强的话,瞬间拉回了秦天的思绪。

    “我听明白了,你就专心开车吧,以后等哥们儿发了财,肯定少不了你!”

    “嘿,咱哥俩谁跟谁呢,坐稳了,胖爷要超车啦!”

    孙强吆喝一声,轰大油门,摩托车呼啸着驶离县城,沿县道直奔黄石村方向而去。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

    从摩托车上下来,秦天凝望着自家那凋敝破败的砖瓦房,又扭头眺望村里其他家的小洋楼,暗暗攥紧了拳头。

    “妈,我回来了!”

    秦天推开竹条编造的院门,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衣衫单薄很是瘦弱的弟妹正跪在堂屋爷爷奶奶的遗像前,母亲肖月琴蹲在偏房门口暗暗擦泪,舅舅耷拉着脑袋蹲在屋檐下,一口接着一口的抽闷烟。

    “小天,你……你可算回来了!”

    舅妈系着围裙从厨房跑了出来,一双眼睛红肿,像是大哭过一场。

    “到底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

    秦天扔下行李,疾步来到母亲跟前。

    “孽子!你还有脸回来,你还知道回来,还不赶紧跪下!”肖月琴厉声喝道。

    秦天,懵了。

    木然的跪下,秦天的脑子仿佛一边空白。

    这一瞬间,秦天想了很多,他最最担心的是父亲,难道事情并非孙强说的那么简单,父亲不止是摔断腿?

    孙强听到院子里的动静,赶忙蹿了进来。

    “阿姨,您先消消气,天哥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大家有事儿好商量,犯不着……”

    “强子,这里暂时没你什么事,你先回去吧,今天谢谢你了!”

    肖月琴话尽于此,孙强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却被秦天舅舅的眼神给堵了回去。

    “天哥,我先回去了,有事儿打电话啊!”

    孙强念念不舍的走了,本来有好些话要说,但眼下这情形,显然是少说为妙。

    院子里没有了外人,肖月琴也没了顾忌,直接将藏在身上的检查报告扔到秦天跟前。“你自己看看吧!”

    秦天愕然的捡起报告,登时就轰然惊呆了。

    癌症!

    父亲不是只摔断了腿吗?怎么,怎么会被检查出患有肺癌呢?

    秦天忽然想起,去年春节回家,就经常见父亲咳嗽不停,当时就想带父亲去医院做检查,但父亲生怕花钱,就硬说只是小感冒。

    现在想想,做儿子的秦天羞愧难当,狠狠的扇了自己两耳光。

    “儿啊,这可怎么办啊!!”

    肖月琴再也支撑不住,跌到在秦天怀里,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