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富豪 > 章节目录 第11章 打人要打脸
    嘭!

    常亮起身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率先打破了沉寂。

    “好你个秦天,打伤我哥,你特么以为逃到省城,就算完事儿了吗?”

    “逃你妹,老子来省城,是带我父亲看病!”秦天怒指常亮,喝道:“你烧我家房子,这事儿怎么算?”

    “烧你麻痹,有证据吗?”

    常亮一脸邪气的冷哼道:“就你家那破茅房,老子看了一眼,都觉得晦气,就算老子放火烧了又能咋滴?能值几毛钱?倒是我哥的伤,花了好几万医药费,今天你不把钱给了,别想出这个门!”

    “医药费?”

    秦天笑了,转身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完好无损的常坤,冷笑道:“常坤,你丫良心被狗吃了吗?就你那点儿屁事儿,扣我两万工钱当医药费,买棺材也用不着这么多吧?”

    “秦天!你小子说话别太过分,扣你两万工钱是理所应当的,而且我哥因为住院,丢了好几个工地的活,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神马的加一起,你不赔个几万元,就想完事?”

    常亮喋喋不休的狂喷不已,倒是常坤,一直笑盈盈的看了看秦天,又瞧瞧萧岚,暗笑摇头。

    “秦天啊秦天,没看出来呀,这才多久没见,你丫竟长本事了!”

    “是不是嫌工地搬砖扛水泥太苦太累,所以就跑省城来给人当小白脸?我看你这一身新衣服,恐怕好几百吧,你以前在工地上,买个鸡蛋都舍不得花钱的,看来当了小白脸,还真是赚大发了呀!”

    常坤这一开口,就把秦天当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

    没办法,谁让萧岚往旁一站,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儿有脸蛋儿,加上那十足的女神气质,活脱脱的白富美。

    秦天是谁?

    常坤当然清楚得很,甭管什么狗屁辍学大学生,也就十天前还在他工地上干脏活苦活的一农民工罢了。

    再加上秦天阳刚帅气,工地上又锻炼出一副好身板,当鸭子做小白脸的确挺有前途,所以常坤自然就这么认为了。

    不过常坤这些话,萧岚可就真听不下去了。

    “喂,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难听,秦天是小白脸?你真是睁眼说瞎话!”萧岚忍不住,气急驳斥道。

    常坤讪讪一笑,往前了两步,一双鱼泡眼死盯着萧岚,“我说秦天,怎么样?被我说中了,你心里不爽了吧?我看你这养尊处优的样子,应该老公挺有钱的吧,和秦天这样的壮小伙勾搭上,是不是功夫特给力,让你特舒服吧?”

    “你混蛋!”

    萧岚气得脸色鲜红,扬手便给常坤一耳刮子。

    啪的一声耳光声,极其响亮,整个餐厅的食客和服务员都惊动了。

    捂着脸,常坤愣了半秒,转瞬,脸色骤变。

    “草泥马的臭婊砸,竟然敢打我!”

    常坤举起蒲扇大手,就要扇萧岚耳光。

    “滚你麻痹的,竟敢动我的女人!”

    秦天突然出手,擒住常坤的手腕往后猛拽,同时一记抬腿,直接将肥壮的常坤踹翻倒地。

    至于常坤那痊愈不久的右手,自然而然,咔擦的一声,脱臼了。

    相隔不到一米的常亮,眼睛登时就猩红了,怒不可遏的他,顺手抄起餐桌上的装饰小花瓶,奋力往秦天后脑勺砸去。

    “小心!”

    萧岚吓得惊声尖叫,都不敢直视。

    秦天早就意识到常亮会动手,所以花瓶还没砸后脑勺,就已经猛然转身,反手便是重重的一记耳光,直接扇飞了常亮。

    一个箭步追上去,重重一脚踩在常亮的右手手背上。

    指骨断裂的刹那,常亮疼得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看得周围的观众,浑身炸起汗毛。

    太特么吓人了!

    “啊……疼……疼,我的手!”

    常亮大喊大叫,可不管怎么用劲儿,都没法将手从秦天脚下扯出来。

    “疼吗?疼就对了!”

    秦天拿起掉在地上摔碎的花瓶玻璃渣碎片,轻轻的在常亮脸上剐蹭起来。

    “烧我家房子的时候,感觉如何?爽吗?”

    常亮两眼死死的盯着秦天的手,生怕下一秒,秦天就划破了他的脸,甚至割断他的喉咙。

    在县城混了好几年,见过横的,也遇到过凶悍的,却没见过秦天这么生猛的!

    这是要整死自己的节奏啊!

    常亮怕了!

    双腿开始发颤,喉结不停的蠕动,死盯着秦天,冷汗滚冒。

    而另一边,常坤挣扎着爬起来,左手扶住脱臼的右手,厉声喝道:“秦天!放过我弟,有本事冲我来!”

    “就你?死鸭子嘴硬!”

    秦天唰的一下,手中的玻璃片激射而出,直接扎破了常坤的右膝,鲜血顿时滚冒而出。

    吃痛之下,常亮轰的一下就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秦天扬手便是几大耳光。

    转眼间,常坤弥勒佛似的胖滚滚脸,就被打成了猪头。

    “这几耳光,是替那些被你偷奸耍滑扣掉不少血汗钱的工友打的!”

    “寒冬腊月,严寒酷署,大家辛苦挣点钱,容易吗?你特么倒好,随便找些个理由,动不动就扣钱罚款,你丫知不知道,这些钱对于民工兄弟和他们家人有多重要?那都是他们用汗水甚至是鲜血换来的!”

    “你要是不服,就起来,跟老子单挑!”

    ……

    秦天的一声声痛斥,让整个餐厅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而原本准备偷偷报警的人,也不知不觉的悄悄收起了手机,心里甚至涌出冲上去帮忙痛扁一顿的冲动。

    “哥,我……我不行了,疼……疼死我了……”

    常亮躺地上,右手始终被秦天踩着,疼得浑身冷汗的他,已经面色苍白。

    常坤扶着手,心里虽然极度不爽,但眼前的形势,显然对自己和弟弟不利,估计今天就算兄弟俩被打死在这儿,也没人报警。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回头就把钱全部退了,你家房子被烧要赔多少钱,你也尽管开个价!”

    常坤服软了。

    而一直被惊呆了的萧岚,发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为避免事态扩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便上前劝说秦天。

    “今天就算了吧,咱们换个餐厅吃饭!”

    “记住你说过的话,明天晚上之前要是没兑现,后果自负!”

    秦天说罢,拉着萧岚的手便扬长而去。

    终于走了。

    常坤像是刚被救上岸的溺水之人,浑身脱力的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常亮也咬牙挣扎着坐起来,将血淋漓的右手拿到眼前一亮,皮肉糜烂、血肉模糊,都能看到森白色的指骨了,顿时就被吓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