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富豪 > 章节目录 第13章 找死
    在袁弘铭的煽风点火下,萧正刚完全失去了理智。

    “孽障,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打吧,有种就打死我算了!”

    眼看父亲的耳光就要落下,萧岚毫无畏惧,反而主动上前一步。

    萧正刚气得横眉怒目,右手举在空中,却没有扇在萧岚的脸上。

    狠狠瞪了萧岚一眼,萧正刚侧身指向面包车内,“小兔崽子,还不滚出来?”

    萧岚一个箭步,挡在了萧正刚身前,昂首提声道:“秦天,你用不下来,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赶紧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

    “行啊,都开始帮着外人跟你老子顶嘴了,你真是翅膀硬了、有出息了!”

    萧正刚气得双手叉腰,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像是要吃人似的。

    “我有出息?”

    萧岚指着自己的鼻子,冷笑道:“爸,在您眼里,我到底是您女儿,还是您随手可扔的棋子?”

    萧正刚别过头去,根本不搭理萧岚的诘问。

    “母亲去世这么多年,您养育我长大,还是送我出国留学,甚至还帮我安排好工作……这些我都铭记于心,我挺感激您的,但这并不是您可以随意支配我的理由,更何况我已经找到办法让公司度过财务危机!”

    萧岚指着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袁弘铭,大声道:“而且,他,袁弘铭是个什么样的人渣,您又不是不知道,您让我和他相亲,那和把我往火坑里推,有什么区别?”

    “还有,我早已是成年人,我有自己的理智和判断。袁弘铭说看见我和秦天去开房,您就真信了?那我说,我已经怀上秦天的孩子,而且我俩早已私定终身,您信吗?”

    “你敢!!”

    萧正刚气得怒目圆瞪,就差暴跳如雷了。

    萧岚笑道:“您宁愿相信袁弘铭,也不相信自己女儿,我说什么也白搭,干脆您和后妈把婚离了,和袁弘铭过一辈子吧!”

    “闭嘴!”

    萧正刚大喝一声,俨然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不想听我说话是吧?那行,我走总可以了吧!”

    萧岚转过身,拉开车门坐上面包车。

    “开车!”

    面包车轰然提速,很快驶离了别墅门口。

    “滚吧!滚了就永远别回来!”

    萧正刚大声吼叫,但面包车早已驶远。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面包车上,秦天主动问道。

    “先找个酒店住下吧!”萧岚有气无力的说道。

    到了市区一家酒店,秦天替萧岚开好房,送到了门口便停下了脚步。

    “钱还够花吗?我开通网银了,要不要再转点给你?”

    “暂时还饿不死,你赶紧回去吧,否则阿姨该担心了!”

    “那你自己多保重,有事儿一定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赶紧回吧!”

    萧岚一直望着秦天走进了电梯间,这才转身关上房门。

    孤独、委屈、愤慨、失望……

    萧岚颓然的背靠房门,泪水很快模糊了双眼。

    在别人眼里,萧岚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千金,没吃过什么苦,就名校海归、当上高管,是名副其实的人生大赢家。

    可只有萧岚自己才清楚,年幼丧母的她,严重缺乏家庭的关爱,父亲的强势、继母的阴恶,外加一个痞气十足整天想着争家产的弟弟,萧岚很多时候都只能是拼命的伪装。

    倘若不坚强,懦弱给谁看?

    萧岚在哭泣中,沉入了黑夜。

    而秦天却麻烦了。

    离开酒店后不久,秦天就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

    谁会大半夜的吃撑了没事儿,开路虎这种豪车跟踪自己这辆破面包车呢?

    红灯变绿,秦天猛然给油起步,迅速拐弯溜进了一个黑黢黢的小巷并急刹停下。

    路虎爆轰油门,果然跟了进来。

    吱的一声,路虎险些追尾撞上面包车。

    车刚停下,两个牛高马大的肌肉猛男就跳下车,不怀好意的逼近秦天。

    袁弘铭最后一个下车,叼着雪茄慢腾腾的来到秦天两米开外站定。

    啪的一下,袁弘铭身旁的保镖,扔了两捆钞票到秦天脚下。

    “两个问题,老实回答,这钱你拿走!”

    袁弘铭低着头,摆弄手上的Zippo打火机,轻描淡写的问道:“第一,你和萧岚到底什么关系?”

    “无可奉告!”

    袁弘铭咧嘴一笑,摇摇头道:“那好,第二个问题,你碰过她没有?”

    秦天笑了。

    “姓袁的,你问这些,有意思吗?我怎么觉得,萧岚对你非常反感,你纠缠我,搞错方向了吧!”

    “女人越是讨厌我,我就越是要把她上了,越有难度,才越有意思,跟你这种穷鬼说了也不明白!”袁弘铭弹了下烟灰,冷笑道:“总之一句话,拿上钱,连夜滚出西蓉,否则,我弄死你!”

    “就凭你?”

    “卧槽,给你丫三分颜色,你还想开染坊啊?萧岚这妞讨厌我也罢,被她父亲逼得委曲求全也好,反正老子是上定了,你特么要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跟老子斗,你斗得过我吗?”

    袁弘铭一脸桀骜,俨然是吃定秦天了。

    “如果我偏要斗一斗呢?”秦天一脸镇定的说道。

    “那你是在找死!”

    袁弘铭扔掉雪茄,重重的用脚碾灭,不用说,两个彪形大汉,立刻就虎扑上前,显然这是早就约定好的暗号。

    秦天对此早有准备,下车前就在衣袖里暗藏了一把扳手。

    嘭的一声闷响,秦天直接敲破冲得最快莽汉的额头,然后甩手又砸翻一个。

    再强壮的肌肉猛男,也吃不消扳手的重击。

    当场两个人就见血了,一个晕倒在地,另一个也踉踉跄跄的站不起身。

    这……

    袁弘铭当即惊呆了,完全没想到秦天早有准备。

    这被扳手敲打的滋味儿,袁弘铭可不想体会,转身就想往路虎车上逃。

    秦天一伸手,直接像是拎小鸡似的,将袁弘铭扔车前盖上,一把扼住袁弘铭的颈脖。

    脖子被秦天卡住,袁弘铭两秒不到,脸就迅速胀红,很快又因为血液缺乏流动,脸色变成了酱紫色,整个人的眼珠子都鼓凸出来,手脚不停的蹬踏,似乎快被活活憋死了。

    “从拘留所出来,我就暗暗发誓,这辈子绝对不能再受人欺负!”

    “喝最烈的酒,开最好的车,睡最漂亮的女人……你特么想,老子难道就不想吗?萧岚是我秦天看中的女人,你要是敢动她一下,小心我扳手不认人!”

    秦天哐的一下,用扳手将路虎车前盖敲下了个巨坑,吓得袁弘铭当场就石化了,再也不敢乱动弹,只能拼尽最后一口气,不停的点头。

    “滚吧,别让我再见到你!”

    秦天松开手,袁弘铭当场就脱力的跌倒在地,大口大口的捂着脖子喘息。

    两个被打得头破血流的肌肉猛男,像是看到了大杀神似的,捡起钞票、架起袁弘铭,灰溜溜的上车逃走,生怕晚了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