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富豪 > 章节目录 第30章 恶人先告状
    张欣妤自小就是品学兼优的乖乖女,秦天相信她绝不可能犯下故意伤害他人的罪行。

    从黄石村一路疾驰,秦天完全顾不得超速了,三个小时不到,就开车抵达了经贸大学所在的辖区派出所。

    拘留室,秦天见到了梨花带雨哭成泪人的张欣妤。

    “天哥,你终于来了!”

    一见面,张欣妤就扑进秦天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先别着急哭,我进来和你谈话是有时间限制的,你抓紧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好帮你处理!”秦天怜宠的替张欣妤擦拭掉眼泪,一脸关切的说道:“叔叔阿姨还并不知情,你大可以放心!”

    张欣妤嗯嗯点头,抽噎了一会儿后,断断续续的将事情说清楚。

    昨天下午,张欣妤参加完最后一场社团活动后,便开始搬寝室去研究生宿舍楼。

    彭海不知道从哪儿得到消息,非要恬不知耻的来帮忙,张欣妤并不答应,结果自然是彭海当众自讨没趣,灰溜溜的走了。

    今天早上,张欣妤离开学校去市里大超市买了东西,回到宿舍准备收拾行李回老家,彭海一路尾随,厚颜无耻的说了很多没羞没臊的话,让张欣妤非常不爽。

    中午,张欣妤收拾好行李,准备走小花园的近道去食堂吃饭,不料却再次遇见了彭海。

    彭海送上一大捧玫瑰花,恬不知耻的想让张欣妤原谅他,不胜其烦的张欣妤终于忍不住,和彭海大吵起来……

    “天哥,当时我真是忍无可忍了,我骂他,让他滚,让他不要再纠缠我!”

    “可他不仅不听,还突然丧心病狂的想要抱我亲我,我挣脱后逃跑,他追上来抱着我就要往树林里拖,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就踩他脚面,挣脱后从包里拿出了防狼电击器……”

    说到这儿,张欣妤懊恼不已的低着头。

    秦天可以想象,精虫上脑的彭海,本就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突然被张欣妤用瞬间释放上万伏高压的防狼电击器击中,当场晕菜是必须的。

    “彭海那狗杂碎,现在在哪儿?”秦天急问道。

    “医院!警察说受害者到目前为止,依然昏迷不醒尚未脱离生命危险,而且因为当时现场并没有其他目击证人,所以无从鉴定是我正当防卫,还是故意伤害,只好把我暂时刑事拘留!”

    说着,张欣妤扬了扬双手。

    “警察说我主动报警还叫救护车,不像是什么罪大恶极的犯人,应该是对方骚扰不成反而被我防卫过度导致晕厥,可惜没有证据,只好让我待在这儿,这不,手铐都没给我戴!”

    秦天点点头道:“你正当防卫没错,主动报案还给警察留下了遵纪守法好公民的形象,做得很好!”

    “可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啊?我好想回家,不想待在这里!”张欣妤眼泪汪汪的嘟嘴说道。

    秦天皱眉沉思。

    案发时,没有目击证人,究竟是彭海先骚扰张欣妤引其正当自卫,还是张欣妤主动实施故意伤害?空口无凭,警方不能断定!

    而且,当事人之一的彭海,目前又生死未卜,陷入昏迷之中,对案件调查也毫无帮助。

    根据秦天当初在拘留所里所学到的经验,这种案件,要想消弭影响,最好的办法就是双方私下达成谅解,否则往往拖延下去,反而张欣妤会陷入被动。

    “对了,案发到现在,彭海的家人、朋友,甚至是律师,有没有见过你?”

    “没有啊,除了警察,到现在为止,我只见到了你!”

    ……

    两人正说话,房门就咚的一声,被人重重的推开了。

    一个穿着打扮太过于招摇炫富的中年妇女,拎着LV的手包,怒气汹汹的走了进来,身后还紧跟着一个戴着眼镜衣着得体的男人,文质彬彬的样子像是个律师。

    “你就是把我儿子电击重伤的张欣妤?”

    苏娇娇面若寒霜,颐指气使的指着张欣妤,眼神透射出无比的狰狞与愤怒。

    张欣妤茫然不知所措,下意识的哦了一声。

    “好呀啊,你这个死妮子,小狐狸精,你怎么能这么歹毒心肠啊你,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命!”

    苏娇娇越说越激动,眼看着就要扑上去厮打张欣妤,律师赶忙伸手阻拦,而秦天则一个箭步挡在了张欣妤身前。

    “你要干什么?滚开,别挡着我,老娘能把我儿子运作进经贸大学,在这片地界那自然是上面有人的,不想死的,就赶紧闪开!”

    苏娇娇双手叉腰,横眉怒目的瞪向秦天。

    “你上面有人?请问,是白天,还是晚上?”秦天反唇相讥的冷笑道。

    苏娇娇一听,顿时火大了。

    白天或者晚上,上面有人,这是什么意思?

    当苏娇娇是鸡吗?

    “臭小子,你找死啊你!”

    苏娇娇勃然大怒,扬起手里的LV手包,就要砸秦天。

    “苏夫人,您冷静一点,生气不仅对案子没任何帮助,反而气坏您身体!”

    律师拦住苏娇娇的手,暗中递了个眼色,苏娇娇重重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摆出一副高傲冷漠的样子。

    “两位请坐,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潘盛,是本案件受害者彭海的代理律师,接下来我有几个问题想……”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我耳朵背,没听清!”

    不等潘盛说完,秦天就立刻打断。

    潘盛清清嗓子,挤出一脸笑容,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说道:“我叫潘盛,是本案件……”

    “哦,你叫潘盛啊!”秦天接连点头,然后一副好奇模样的问道:“你来这儿干什么?看戏啊?”

    “咳咳,我……我是本案件受害者彭海的代理律师,我全权……”

    “恶人先告状是吧!老子告诉你,第一,这起案件没直接证据,谁是真正受害者别急着下定论。第二,彭海目前还在医院昏迷不醒,他什么时候给你授权了?难道托梦了?”

    “胡扯!”

    苏娇娇大声咆哮道:“我儿子都已经躺医院了,难道他不是受害者?还有,潘盛一直是我公司的法务律师,当然能帮我儿子办事!”

    “这位老太婆,照你的意思,谁躺医院谁就是受害者,那停尸房里冷冻的,岂不都是好人?”

    “你才是老太婆,你胡扯,你瞎说!”

    苏娇娇瞪眼横眉,破口大吼。

    “我胡扯?潘盛真想要全权处理你儿子的事情,那就把授权协议拿出来,没有,就是瞎扯,就是特么瞎扯淡!”

    秦天有理有据的据理力争,气得苏娇娇是浑身发抖。

    “好,好你个小王八蛋啊,牙尖嘴利是吧,等老娘打电话叫人来,看你这只死鸭子,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苏娇娇拿出手机,气愤难平的找人来镇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