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富豪 > 章节目录 第35章 吓唬谁呢
    杜敏的一声狮子吼,不仅吓醒了醉酒的张志达和秦建国,还把张欣妤给吓了一跳。

    闪电般的松开和秦天十指相扣的手,张欣妤胆战心惊的往后退了半步。

    砰的一声,杜敏重重的将手电筒放桌上。

    拉开椅子坐下,杜敏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秦天和张欣妤,最终将目光落在张欣妤身上。

    “死丫头,大半夜的也不让人安生,你不是要跑吗?怎么跑了半天,还是没羞没臊的跑到秦家来了!”

    “臭婆娘,什么叫没羞没臊,你说话还能更难听点儿吗?”

    酒壮怂人胆,张志达借着酒劲,终于硬气了一回。

    “我没羞没臊?张志达,你好好看看你女儿,这一身泥浆草屑的,不知道刚从哪儿滚完草垛回来,你瞧仔细了!”

    杜敏这么一说,包括张欣妤自己,这才发现,T恤和牛仔裤上还真不少脏东西,甚至,张欣妤的头发上还有青草。

    秦天赶忙伸手帮张欣妤挑拣干净,但显然已经为时已晚。

    张欣妤的脸,更加羞红了,深埋着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不过,张志达醉醺醺的,并不生气,相反,似乎挺高兴似的。

    “滚草垛又咋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只要他们小两口乐意,到哪儿都成!”

    张志达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将女儿拉到身边坐下,拉着张欣妤的小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女儿啊,你……你甭管你妈说什么啊,只要你高兴,你爱咋咋滴!”

    “爸,你别喝了,再喝就趴下了!”

    张志达歪着脖子,哼哼道:“别,你别看我喝了不少,但……但你爸心里清楚得很呢,你和秦天自小就认识,青梅竹马这么一二十年,感情也深厚,结婚生孩子那是迟早的事情!”

    “今天,就今天,我张志达也不怕丢脸,就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把话给说开了!”

    说着,张志达就重重的将啤酒瓶搁桌上,起身将秦天揽了过来。

    “小天,张叔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人不错,虽然你家里以前穷了点儿,但这没关系,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只要有骨气肯踏踏实实做人,翻身那是早晚的事儿,所以,我把女儿交给你,我很放心,真的!”

    张志达酒气熏天,但话糙理不糙。

    杜敏阴沉着脸,一副随时要大爆发的样子。

    “张叔,您喝多了,您先坐吧!”

    “我没喝多!”张志达撇开秦天,径直走到杜敏身边,“臭婆娘,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因为嫌秦家穷,所以才百般阻挠他俩在一起?”

    杜敏恼声道:“老娘没有!”

    “扯淡!”

    张志达猛拍桌子,大声嚷嚷道:“你敢对天发誓,你不是嫌贫爱富?”

    “发尼玛的誓!辛辛苦苦养这么一女儿,我容易吗我?”

    杜敏也终于忍不住了,铁青着脸看向秦天,“你说,你能给我女儿一辈子幸福吗?”

    秦天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这个节骨眼,谁特么敢装怂啊!

    “很好,那行啊,只要你能拿出一百万的彩礼,我就答应把女儿嫁给你!”

    一百万!!

    轰的一下,在场其他人都惊呆了。

    就连那些素不相识的建筑工人,也都好奇的聚拢过来看热闹。

    从古至今,农村里结婚讲究聘礼彩金已经是不成文的惯例了,虽然如今社会条件好了,礼金也水涨船高了,几万块甚至十万块的彩金,也是有的。

    但……

    一百万元的彩礼,就算是在大城市里,恐怕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张欣妤当场就差点被气晕了。

    母亲这摆明了就是刁难秦天嘛!

    肖月琴和秦建国夫妇,虽然内心激愤,但也有苦难言,只能咬牙憋住。

    “疯子,你就是疯婆娘!一百万彩礼,你咋不上天呢?”张志达疯狂咆哮道。

    杜敏拍桌子大喊道:“我女儿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美女,还是经贸大学高材生,凭什么不能要这么多彩礼?今天甭说是秦天,往后就是其他人想要娶我女儿,少了一分钱也都不行!”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张志达上蹿下跳,但终究还是劝说不赢杜敏。

    刹那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秦天身上。

    张欣妤目光楚楚可怜的看向母亲,希望她改变主意。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为了张欣妤,也更为了老秦家在黄石村真正能够挺起腰板做人,秦天微微一笑!

    “阿姨,您确定是一百万彩礼?”

    “我确定,非常确定,只要你拿得出来,我今晚就把户口本给欣妤,你们随时都可以去登记结婚,我要是出尔反尔,就不得好死!”

    杜敏俨然是料定秦天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

    一百万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秦天在工地上做工,一天就算工钱三四百元,一年撑死也不到十万,不吃不喝也得努力十年,才能挣够一百万!

    所以,杜敏很自信!

    “那挺巧的,我最近刚好多办了一张卡,原本过一段时间再给我妈贴补家用的,现在正好可以给您!”

    说着,秦天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崭新的工行卡递给杜敏。

    “这卡里有一百万?你唬谁呢?”杜敏一脸不屑的反问道。

    秦天也不废话,直接拿出手机拨打客户热线,然后开免提。

    根据语音提醒,秦天输入了密码查询余额。

    “尊敬的客户您好,您尾号9570的卡号,当前活期存款余额为一百二十万元整。如需重听,请按星号键,返回上级菜单,请按……”

    秦天挂断了电话,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安静!

    乌压压的一群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个个都目瞪口呆,鸦雀无声。

    过了好半天,杜敏才回过神来。

    “你……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你……”

    “阿姨,您只要一百万彩礼,我给您一百二十万,多出的这二十万,就当是我给欣妤读研这三年的学费生活费,等她毕业,我立刻和她登记结婚,您说过,您绝不反悔的!”

    “我……”

    这下,杜敏终于是百口莫辩了。

    “您还是收下吧,密码是我爸妈生日,要是您实在信不过我,明天可以和我爸妈一起去乡上的银行查询一下!”秦天镇定自若的说道。

    听到这话,一分钟前还心如刀绞的秦建国夫妇,立刻心情大变,不知不觉,连腰板都挺直了,一扫之前的颓废之气,就差把自信二字,写在脸上了。

    至于喝酒不少的张志达,更是仰天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报应,这就是报应啊,哈哈,秦天,你小子好样的,不愧是我老张的女婿,痛快,实在是太痛快了!”

    张志达大喊大叫一通后,拿起桌上一瓶啤酒,咕噜噜的就给喝光,因为他实在是太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