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富豪 > 章节目录 第59章 釜底抽薪
    皇甫奇愤怒至极,这辈子就被这么窝囊过。

    唐唐京城皇甫家族的大少爷,好不容易继承家族事业,第一次开展大项目,合作客户就被人下黑手,自己还被逼得走山路,狼狈不堪。

    “找到朱铭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找到真凭实据,让他无法抵赖!”徐志示意皇甫奇坐下后,有些担忧的说道。

    “证据可以慢慢找,但人必须先抓住!”

    皇甫奇看向秦天,一脸歉然的说道:“今天发生的一连串事情,给你和你家人带来诸多不便,是我的人保护不力,我向你道歉!”

    秦天淡然一笑,摆摆手道:“你用不着道歉,当初我决定把这三种药拿出来卖,其实就应该做好应对一切变故的准备,是我自己欠考虑!”

    “行了,你俩也别道歉什么的了,接下来的事情就统统交给政府来解决,你们只需要安心考虑好如何开展深入合作就行,其他的用不着担心!”

    葛书记说完后,便看了徐志一眼,两人心意相通,很快便告辞离去。

    皇甫奇没有急着开口说话了,而是示意保镖细细检查一遍房间,确认绝对安全。

    “没有发现任何监控监听设备,十分安全!”

    “你们都先出去吧,我有事和秦先生商量!”

    皇甫奇屏退闲杂人等后,便直截了当的说道:“目前局势复杂,富康县我看是不能久留了,我建议立刻着手转移去西蓉,我已经让家族派来最精锐的保镖,相信一定能确保你和你家人的安全!”

    “办法是好,但我这人不喜欢逃避,更不喜欢被动!”

    “那你的意思是?”

    “既然孔豹已经主动承认是朱铭在幕后指使,那咱们就不能继续坐以待毙,必须主动出击!”秦天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具体打算怎么做?”

    秦天唇角微扬,冷笑道:“你只需要安排人把他抓住就行,后面的事情,我自然会妥善处理!”

    “这个……”皇甫奇犹豫了一下后,点点头道:“本来我还说直接来个斩草除根,但既然你想亲自处理这件事,那我还能说什么呢?呵呵!”

    皇甫奇说罢,便拿出手机找人了。

    是夜。

    西蓉城,朱铭名下所有房产包括公司办公楼,被一群不速之客突击搜查。

    但令人失望的是,不仅是朱铭不见了,他所有关系密切的亲朋好友,也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毫无踪迹。

    第二天一大早,皇甫奇就接到了消息,朱铭没有找到。

    “该死的,这家伙该不会提前收到消息,安排人将孔豹弄死后,连夜跑路了吧!”

    接完电话后,皇甫奇十分恼怒的自言自语道。

    “以朱铭的身家财富,想要逃亡出国并不难,但他这么多亲戚好友都不见了,我觉得举家逃亡的可能性并不大,更何况西蓉国际机场夜间的国际航班虽多,但能落地签的国家却很少,他能逃去的地方就那么几个!”

    秦天的话,立刻让皇甫奇有了头绪。

    “立刻联系海关的人,查一查朱铭昨晚是否有搭乘航班外逃!”

    皇甫奇话音刚落,徐志就敲门走了进来。

    “不用找人查了,昨晚我和葛书记彻夜未眠,各种办法都试过了,机场海关协查通报显示,朱铭及其家人都没有搭乘任何班次的航班,估计是在某个地方藏起来了!”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秦天骂骂咧咧的说道:“我就不信了,他一大家子,不用去银行取钱,不用去超市购物,彻彻底底的消失在社会里,逃到荒山野岭当野人!”

    说话间,皇甫奇的助手进来了。

    “皇少,车队已经准备就绪,秦先生的家人朋友已经全部上车,咱们也可以出发了!”

    “那行,咱们先去西蓉,然后再想办法,掘地三尺也非得把朱铭这狗杂碎挖出来不可!”

    一行人说走就走。

    富康宾馆内的停车场,除了三辆豪华大巴,县里能租能借的悍马都在这里了。

    除此之外,还有好几辆警车防暴车同行。

    车队驶离宾馆,一直以较慢的速度通过县城区域,并没有走最快捷的省道直奔西蓉,而是迂回另一个县,辗转高速公路前去西蓉。

    中午时分。

    秦天一行人顺利抵达了皇甫奇重金包下的一座五星级酒店,酒店内也早已层层布控,严防死守,用皇甫奇的保镖队长话来说,那就是连只苍蝇都别想混入酒店。

    但,凡事都有例外。

    皇甫奇刚回到自己的套房,还没坐下休息片刻,就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我是朱铭,皇甫少爷,你一直在找的人!”

    “草泥马的,你从哪儿搞到我手机号码的?还有,你居然还有脸敢给老子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朱铭笑道:“我回国做融资生意这么多年,在京城自然也有圈内的朋友,想搞到你皇甫少爷的电话,并不难!”

    “行了,少特么废话,你这时候给老子打电话来,是想求饶的吧?”

    “求饶?哈哈,皇甫少爷,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不是求饶,相反,我是想和你合作的!”

    皇甫奇一愣,愕然的反问道:“合作?你特么脑子秀逗了吧?就凭你?你都快成通缉犯了,还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谈条件!”

    “我不是还没成通缉犯吗?再说了,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犯了罪?更何况,孔豹人都已经死了,死人说的话,能相信吗?如果警方真有真凭实据要抓我,他们早就发布通缉令了,可我不也照样活得好好的!”

    “麻痹的,你特么到底要说什么?信不信老子马上挂了你电话!”

    “行了,我也不废话,我只想问你一句,如果我有办法搞到秦天那三种药的配方和制作工艺,卖给你不要五十亿美元,也不要什么分红股份之类的,我只要四十亿美元,你有兴趣吗?”

    “你小子想继续玩歪门邪道,用不着跟老子假惺惺!”

    “能让你节省十亿美元,这可是很大一笔钱,皇甫少爷,你难道就真的一点儿也不动心吗?你要的只是配方和制作工艺,谁给你,不都一样吗?我替你办事,你还能节省不少钱,何乐而不为呢?节省下来的十亿美元,你就算私吞了,也没人知道,因为那时候秦天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呀!”

    朱铭的话,让皇甫奇有些难以回答了。

    站在商业角度来讲,朱铭恶事做到底,反正他已经是利欲熏心了,怎么折腾怎么搞,而皇甫奇也的确只需要配方和制作工艺。

    以更低的价格拿到想要的东西,商人趋利的心,让皇甫奇有些动摇了。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皇甫奇不得不承认,若是暗地里与朱铭联手,来一个釜底抽薪,肯定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