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富豪 > 章节目录 第62章 迟到的求饶
    哗!

    一盆彻骨冰凉的冷水,泼在昏迷不醒的朱铭身上,顿时让他一激灵。

    睁开沉重的眼皮,朱铭微眯着眼打量四周。

    雪亮的灯光直射双眼,看不清身在何处,但双手双脚传来的感觉告诉他,自己应该是被绑在了一根立柱上,动弹不得。

    咳!咳!

    猛咳两声,朱铭将刚刚被泼进嘴里的冰水吐出来,总算好受了些。

    “你们是谁?”

    朱铭半眯着眼问道。

    灯光太强,朱铭隐隐约约看到有一个人走上前来。

    根本还没看清人是谁,啪的一声脆响,蘸过水的皮带,就狠狠抽打在了身上。

    啊!!

    一向养尊处优的朱铭,哪儿受过这种酷刑,当场疼得尖叫。

    但,这只是开始……

    啪!啪!啪!

    对方似乎攒足了力气,不停的用皮带狠狠的抽打。

    疼,疼得钻心,疼得裂骨。

    朱铭刚开始还有力气嘶喊痛叫,可渐渐的,他嗓子都嘶哑了,整个人疼得都麻木了,也就再也没有叫喊,任由对方将皮带都给抽断了。

    “断了,再换一根!”

    对方似乎还不够解气,啪嗒的一下,扔掉断成两截的皮带后,又拿到了新的皮带,继续狠抽。

    直到朱铭皮开肉绽,彻底昏迷,抽打才告一段落。

    而与此同时,被关押在另一个房间的熊傲天,也是如此待遇。

    只不过熊傲天更肥壮许多,所以抽断了三根皮带。

    黑沉沉的仓库内,分别看押两人的黑衣人们也不说话,有的静静抽烟,也有的像是观赏艺术品一样欣赏被打得浑身冒血,遍体鳞伤的朱铭和熊傲天。

    凌晨三点许。

    三辆悍马轰鸣着驶入厂区,秦天和皇甫奇来了。

    “特么的,人呢?”

    皇甫奇刚跳下车,就大声嚷嚷道。

    “朱铭就在前面,熊傲天被关在隔壁!”

    一个雄壮的黑衣人上前说道。

    “冤有头,债有主!接下来的事情,就先交给我吧,你暂时还是不要出面了!”

    秦天抢先一步,劝阻皇甫奇。

    “那行吧,有事儿叫我!”

    皇甫奇瞄了一眼,只见被绑在柱子上的朱铭血淋漓的,他本身就晕血,所以秦天这么一说,正好有台阶下。

    皇甫奇回车上休息了,但他依然给秦天安排了两个保镖,以防万一。

    秦天一步步走向昏迷不醒的朱铭。

    平心而论,秦天和朱铭其实没有什么仇怨,如果不是因为天姿养颜润肤露、通润减肥茶和滋阳大补汤,这三种极具市场价值的神药的出现,秦天或许依旧是个农民工,而朱铭还是个手握巨资的投资掮客,彼此没有任何交集。

    因金钱而起,因利益而烈,一发不可收!

    朱铭想要得到秦天手中这三种药的配方和制作工艺,然后自己发大财,想法很简单也很务实,毕竟当天在博宇大酒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皇甫奇可是出价了二十亿美元的。

    更何况,这三种药真要实现了工业化大批量生产,那绝对是改变人类生活的超级商品,每一样都能让人赚得盆满钵满,朱铭为了金钱而铤而走险,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怀璧其罪!

    秦天刚开始卖这三种药的时候,就知道有一天,一定会惹人眼红,但谁也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是朱铭,而且更让秦天始料未及的是,熊傲天竟然也参与其中。

    那么,朱铭到底还与多少人勾结,除了熊傲天,还有没有其他富豪大鳄参与其中,这是秦天急于知道的。

    一步步来到朱铭身前,秦天有些讶然。

    昔日里,那个衣着不凡,举手投足皆有壕气的高级投资商,此刻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秦天也只是稍稍错愕了半秒,没有任何的同情,因为他知道,倘若让朱铭计划得逞,被绑架被酷刑厮打的,就不是朱铭,而是自己了。

    “他昏迷多久了?”秦天瞟了一眼地上遗弃的断裂皮带后,向一旁的打手问道。

    “大概二十分钟,还有气息,没死!”

    “有水吗?”

    “有,我们还准备了冰块和盐巴!”

    打手笑嘻嘻的应了一句后,屁颠儿的去拎了一桶水来,将冰块倒进水桶,然后放了一整包盐巴,用棍子搅动一番后,桶里的自来水已经彻骨冰凉,而且还很有盐分。

    哗!

    打手奋力将水泼向朱铭。

    彻骨冰凉的盐水,瞬间浸透了朱铭的全身,那些被皮带抽打裂开的伤口,沾上盐水后,顿时像是万亿只蚂蚁疯狂的噬咬。

    朱铭立刻疼得瞳孔猛睁,浑身战栗着不停的扭曲挣扎,但显然是徒劳的,他的双手双脚都被绑得十分结实,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性。

    足足挣扎哀嚎了好几分钟后,朱铭才浑浑噩噩的消停。

    秦天示意旁人将灯光亮度调低,然后走上前,一把扼住朱铭的下巴。

    “朱总,别来无恙啊!”

    朱铭咬牙努力,终于睁开了眼皮,定睛一看是秦天,竟然顿时笑了。

    笑容有些狰狞,但更多的是苦楚,毕竟被盐水泡伤口,那感觉那滋味儿,实在是别提有多疼了。

    “咳……咳……是……是你!”

    “对啊,是我,怎么样,你做梦都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抓住了吧!”

    朱铭收起笑脸,一脸淡然的看着秦天,蠕动唇角,问道:“事到如今,我也无话可说,我只希望你能放我的家人朋友,他们是无辜的!”

    “卧槽,你特么现在跟我说,你家人朋友是无辜的,那么我秦天的家人朋友,他们就死有余辜?他们就活该被你抓?活该被你绑架?”

    “我……”

    朱铭有些无言以对。

    “其实我很理解,你为什么要对我家人朋友下黑手,钱嘛,这可是好东西,谁特么跟钱有仇!”

    秦天说着,手上突然加重了力道,扼得朱铭的下巴都快要断裂似的,疼得他不停的挣扎。

    “可你就没想过,老子既然能卖给皇甫奇,自然也能卖给其他人,你要真心想得到那三种药的配方和制作工艺,直接开价啊,只要你的价比皇甫奇的还要高,老子说不定还真的卖给你!”

    “五十亿美元,呵呵,你不觉得对我而言,简直是天价吗?”

    朱铭自嘲似的哈哈笑道。

    “所以你出不起钱,又特别想狠狠赚一笔,就铤而走险了?”秦天放开朱铭,冷笑问道:“可你不觉得,你现在求我放过你家人朋友,有点讽刺吗?”

    朱铭沉默了,他自己都觉得有点荒唐。

    自己派人去绑架秦天家人朋友的时候,似乎挺心安理得的,因为那时候他觉得秦天就是一个突然捡到宝的穷逼一个,农民工而已,踩死也就算了。

    可现如今,自己沦为阶下囚,反而担心要求秦天放过自己的家人朋友。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可以给钱的,我银行账上还有几千万现金,我还有很多套房子,几台好车,我都可以给你的,求你,求求你了,放过我家人朋友吧,我要杀要剐都随你,但他们是真无辜的!”

    朱铭越说越激动,眼泪鼻涕都呛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