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富豪 > 章节目录 第606章 出来混,迟早要还!
    什么意思?

    讽刺钱家说话不算数?

    秦天居然敢这般藐视羞辱钱濠一家子!

    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等侮辱的钱濠,彻底炸毛了。

    “你特么给老子站住!”

    一声暴喝!

    钱濠紧追了过来,伸手拉秦天衣服,右手指着秦天鼻子,楞眉横眼的嚷嚷道:“你特么什么意思?你家母猪才上树了!”

    “小濠!!”

    苏桂兰又要冲上来劝住,却被钱濠瞪眼吼了回去。

    “妈你别过来,今儿我非得把话和他说清楚不可!要不然这些天我憋在心里的委屈,就算是白受了!”

    苏桂兰停止脚步,双手捂嘴,痛哭流涕。

    聪明如斯的苏桂兰,大概已经知道什么情况了。

    以秦天的涵养,非一般情况下,他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唯一的可能,就是秦天或许已经知道了更深层次的事情,即便苏桂兰现在还不太确定,是哪一件事。

    “你爸妈有没有教过你,说话的时候,用手指指着别人,是特别不礼貌的行为?”

    秦天表情淡然,但话语却是是森然冰冷,眼神更是锐利如冷锋。

    “你特么少管老子礼貌不礼貌!说,你之前那句话,到底是啥意思?说我全家是猪来着是吧?你……”

    秦天摇头一笑。

    “我什么意思,你们心知肚明!本来我还想留点儿面子,大家不至于撕破脸太难堪,但是现在看来,没那个必要了!”

    撕破脸?

    苏桂兰心里咯噔一声。

    难道是……

    秦天拿出了手机,调出了一段通话录音。

    “您好!我是钱盛的儿子钱濠,我……你爸呢?我不跟小朋友说话……”

    “您好,我是苏桂兰,钱盛的妻子……当然不能杀啊,他可是我老公的救命恩人……”

    ……

    这段录音只播了一小段,钱濠和苏桂兰,就脸色变成了绛紫色。

    羞愧?

    懵逼?

    惊恐?

    ……

    无数情绪,交织在一起。

    苏桂兰两眼空洞的望着前方,浑身上下,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坐在了地上。

    而钱濠呢?

    拉秦天衣服的手,也不自然的放了下来,再也没有指着秦天鼻子大骂的勇气。

    明白了!

    全都明白了!

    钱濠突然有一种自己是个傻子的感觉,原来秦天什么都知道,结果呢?

    自己还跟一傻-逼似的,在秦天面前耀武扬威,逞凶得很。

    现在想想,刚刚自己的所言所说,简直就跟臭屁似的,臭不可闻。

    无地自容啊!

    苏桂兰真是羞于见人了,双手撑着地面,暗暗垂泪。

    秦天暂停了播放录音文件,笑问道:“精彩吗?好听吗?”

    “要不要我把这段录音完完整整的放出来,让你们二位听一下呢?”

    “如果你们觉得这段录音,还不够说明一切,那我还有更劲爆的,比如说病床上的这位,他和我朋友之间的对话录音,你们有没有兴趣听一下呢?”

    “在我看来!钱先生真不愧是华夏商界的一朵奇葩,为了省钱,他可真够狠的,连救命恩人都敢下毒手,这种事情,恐怕全天下没几个人能做的出来!”

    “除了奇葩的钱先生,你们两位,也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你钱濠,还好意思说以前叫我天哥,你特么心里有过道义二字吗?你特么知道哥字怎么写吗?我特么要是有你这样的兄弟,恐怕早就被你坑死了!”

    “不过我很幸运的是,我没你这种见利忘义的兄弟,更没像你们一家子这样唯利是图、毫无原则和做人底线的朋友。”

    “所以,上次收费五百亿算我亏本了,这次如果你们想让我救活钱盛,不好意思,门都没有!老子不治了!别说五百亿,给老子五千亿,五万亿……老子就三个字,不答应!”

    ……

    收起手机,秦天走到苏桂兰身前,蹲下身来。

    “哭什么哭?你可是全华夏最会花钱的贵妇人,你可是能用天姿养颜润肤露泡澡的大富豪,你这么尊贵无比,受无数人羡慕嫉妒的富贵人士,拿出你应有的骄傲!”

    “还有钱濠你,我之前还挺纳闷的,像你这样仗着有几个臭钱,就不可一世、耀武扬威的富二代,理应有一大帮狐朋狗友才对,可结果呢?”

    “不管是京城五大家族的世家子弟,还是王聪、严虎、郑和宇等这些父辈极为厉害的富二代,大家对你钱濠都没有什么好印象,谈都不想谈起你,你在华夏富家子弟圈里名声这么差,是因为大家早就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至于病床上那位钱盛钱先生,不提也罢,反正说再多,他也听不到!”

    ……

    说罢,秦天站起身来,淡淡一笑,摇头离开了。

    这一次,钱濠和苏桂兰都没有阻挠,连吭声都没有。

    嘭!

    房门关上,屋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钱濠浑身脱力的斜靠在墙壁上,脑袋靠着墙,怔怔的望着天花板。

    神转折啊!

    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以至于钱濠脑子里完全是晕乎乎的。

    以钱濠的智商,当然完全想不通。

    而苏桂兰在一片杂乱的思绪中,已经基本想清楚了。

    破绽在哪儿呢?就在于她老公钱盛找的朋友身上。

    钱盛成植物人多年,在病床上躺了将近五年,西蓉这边的情况到底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也一概不知。

    而大病初愈之后,特别在乎金钱得失的钱盛就急着省下那两百亿,加上有五个工作日的时间限制,宛若一道催命符似的让他慌了神,所以就让他根本就仔细调查过老朋友的细节,就出手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钱盛的这位老朋友,居然是秦天的铁兄弟。

    这还不等同于自投罗网吗?

    钱盛这完全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而且还让不知情的苏桂兰,给了对方一千万。

    可对方是秦天的铁兄弟,他会杀秦天吗?

    当然不会,他只会把通话录音保存下来,拿给秦天。

    更让苏桂兰觉得自己愚蠢到无可救药的是,她居然还好意思请秦天再来医院,再次相救丈夫。

    但其实呢?

    秦天早就知道了一切,知道他们一家人没安好心,原本是要杀了他的,今天来这趟,除了索要尾款之外,最大的目标,就是好好奚落反击她们一家子了。

    当然了……

    如果不是因为钱盛又出事躺床上昏迷不醒了,如果不是只有秦天才能救他性命,苏桂兰会干脆利落的结清尾款吗?还会笑脸相迎的对秦天恭敬有加吗?

    不会!

    苏桂兰当然不会。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想想曾经的丈夫,为了金钱名利,玩弄他人与股掌之间,结果如今又反被他人所玩弄,真的是验证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只是苏桂兰悲怆的是,她们一家人付出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