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皇纪 > 第三章改变自己

第三章改变自己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冲心中是充满愧疚的。

        母亲的反应王冲是看在眼里的,仅仅只是认个错,道个歉,端端正正坐在餐桌边,就能让母亲高兴成这样子,可见前世的自己是多么的混帐。

        前一世的自己,不受控制的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对一切都拒绝接受。虽然他们一直把自己当成亲生儿子,但内心深处,王冲总认为这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所以,内心中王冲和他们总有深深的疏远感。

        这也是前一世王冲不怕杖打,不怕责罚,不听教诲的原因。王冲总认为这不是自己的世界,自己只是这里的过客。

        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是自己人生中匆匆烟云泡沫。但事实证明自己大错特错。

        只有失去的人,才知道珍惜;只有一无所有的人,才知道一切有多么的可贵!

        前一世的自己,经历那一场剧变,家道中落之后,本来以为自己以往的表现,会让父亲、母亲和亲人会放弃自己。

        但是恰恰是他们,在最艰苦的时候,最困难,有如浮萍般飘泊的日子里对自己不离不弃,始终照顾如日。

        只要还有一口饭吃,自己总是那个最先吃到的。

        想想母亲五十岁不到的人,就满头的白发,像个六七十岁的老人,王冲心中就充满了负罪感。

        最后的一刻,母亲是死在自己怀里的。当那巍巍的身体倒下的一刻,王冲才惊觉到她的身体是如此的瘦弱。

        王冲的心在淌血。

        也是在那一刻,王冲的心碎了,崩溃了,彻底的死了。此后的三十年,那个活着的王冲只是一个躯壳啊。

        娘亲啊!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

        那一刻,王冲心中虎泣,在磅礴的大雨中发出悲嚎。那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痛哭。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王冲幡然醒悟,可是一切都太晚,太晚了!

        或许是冥冥中的上苍听到了自己的心声,又重新给了自己一次从头开始的机会。看着餐餐旁的母亲,王冲心中酸酸。

        娘亲,你放心。这一世,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伤心,也绝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任何人!

        王冲在桌子底下捏着拳头,心中暗暗发誓。

        “来,吃菜,吃菜!都动筷子吃,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王夫人赵淑华心情大好,拿起筷子,给王冲的碟子里夹了一大块酥软、焦脆的烧鸡。

        “娘亲,你也吃吧!”

        王冲拿起筷子,也往母亲赵淑华碗里夹了一大筷。

        王夫人心怀大尉,就板着脸,对王冲很不满的王父也脸色消解了许多。三纲五常,孝字第一,这小子居然知道给他母亲夹菜,这是很大的进步。

        想必这次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他真的醒悟了。想到这里,王严心中那个念头更加真切了。

        “爹,娘,趁着这次机会,有件事情我想跟你们说一下,希望你们能答应。”

        在所有人准备开动时候,王冲却放下了筷箸,他的目光盈动,思忖着说出另一翻话来。

        “你又想做什么?”

        王冲不说还说,一说,王父立即脸色一沉,目光冰冷无比。这畜生,干出这样的事情,还以为他真的变好了,却不想还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之前说了那么多话,表现那么乖,原来都是为了现在跟自己谈条件。他倒要看看这逆子到底还想干什么。

        “冲儿,你想说什么?”

        王夫人倒没有像王父那样,反而大感兴趣,隐隐有些期待道。大抵最相信自己孩子的永远是做母亲的,从这一点,王夫人倒没像王父那样想那么多。

        “爹,娘,我想了很久……”

        王冲低着头,一脸思考状,能不能重新赢得父母的信任,就看这件事了。王冲心知接下来说出来的话,将会对自己非常重要。

        “我想去参军!”

        王冲道。

        话声一落,大堂震动,一霎那,大堂里所有人都惊呆了。王冲前面说的话全部加起来,都不如这句来得震撼。

        王夫人嘴唇蠕动,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想说什么却又完全说不出来。这个消息冲击性太大了,她需要时间消化消化。

        就连旁边一直对王冲冷言厉色,连正眼都没瞧几眼的王父,这个时候刚毅的脸庞上也露出了惊诧到了极点的神色。

        他是战场上堂堂领兵大将,就算泰山崩于眼前也不会眨一下眉头。【愛↑去△小↓說△網w    qu  】但王冲说的这件事情,对他来说震惊实在太大了。

        自己这个儿子太过顽劣了,整天游手好闲,毫无上进之心,竟结交一群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这次更干出了强抢民女的事情,让整个王家脸面无存,沦为笑柄。

        他心中痛定思痛,终于决定把王冲提前送入军营之中。军营之中最能锻炼人,或许只有军营改变得了自己这个忤逆之子。

        这件事情,即便王冲不提,他本来也是准备在饭桌上提出来的。内心中早就想好了,不管王母同不同意,王冲愿不愿意,这件事情都是板上钉钉,不容更改。

        没想到,王冲居然主动提出来了。

        正是因为知道自家这个逆子平常是什么样的人,所以王父才深深为之动容,也更加知道这翻决心,在王冲身上是多么的不容易。

        参军不是请客吃饭,其中的危险勿庸赘言。如果说之前的表现,还仅仅只是一些小心机,那参军这件事情可就不是开玩笑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难道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自己这个逆子真的洗心革命,幡然醒悟了?

        这一刹那,王父心中欣喜不已。他开始有点相信,自己的孩子是真的变了。

        王冲察言观色,知道自己的发话,发挥了效果。

        两世为人,王冲深深的知道,这次的家庭餐桌上,即便自己不提,父亲也是即将会提出让自己参军的事情以做为惩罚。

        前世的时候,自己还反抗的很久。但完全没有用,父亲决心已定,不容更改。这一世,即然知道了这件事情不容更改,还不如主动提出来。

        这样也能够帮助自己改变在父亲心目中的印象,重新赢回父亲的信任!

        而且,仔细回想,其实这件事也不是坏事。只是到底要怎么做,就很值得思量了。

        “冲儿,你的年纪参军还小了一点。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想好了要参加哪个地方吗?我会提前向他们打个招呼。”

        王父道。

        他以前叫王冲都是逆子逆子的,但这次居然主动叫出了“冲儿”,可见王冲的决定确实让他非常高兴。

        “父亲,我想好了,我想先从训练营开始。打铁还要自身硬,我先想去参加昆吾训练营,自身的功夫先磨炼好了,然后再去参加正规军。”

        王冲说出了自己思考已久的话。

        “昆吾训练营?”

        王父真的惊讶。他刚从朝廷里得到消息,陛下做下决定,准备设立昆吾、神威、龙威三大营地,替朝廷训练少年军。

        这才刚刚没多久的事,这么隐秘,这逆子怎么知道?

        但转念一想,这逆子以前净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他或许别的地方听来的也未可知。

        “为什么会选择昆吾训练营?”

        王父很快镇定下来,沉声道:

        “其他还有神威、龙威两大训练营。昆吾只是针对那些普通将领子弟的。而神威、龙威的级别比昆吾还要高,是专门针对京城的王侯、权贵子弟的。相信,那里的训练应该比昆吾完善、高级许多。”

        “那里的话,以后或许会对你的前途有帮助。你如果想好了的话,我可以想帮助利用你爷爷的影响,让你加入神威、龙威两大营地。”

        王父只是领兵在外的边陲将领,将不是什么王侯,从这一点来说,王冲也只能算是普通的将相子弟。

        但是王冲的爷爷却不同,本朝以前乃是从龙的功臣,扶持本朝陛下顺利登极,后来更是升任左相一贤,门生故旧遍布朝野。

        现在虽然退下来了,但是影响还在。

        王父说利用王冲爷你的影响力,让王冲加入神威、龙威两大训练营地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王冲沉默不语。父亲倒是一片好心,不过王冲心知肚明,与王父说的相反,三大营地里面昆吾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今圣上英明神武,上一世的时候也是这个时候,为了从京城的将相王侯,以及所有权贵子弟中选贤任能,挑选出合适的京城子弟组成少年军,才设立了昆吾、神威、龙威三大训练营地。

        现在三大营地草创,一切还不明朗。人人都还认为神威、龙威的级别超出昆吾,是最好的选择。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有大量的人想破脑尖,挤破脑袋,想要参加这两大营地。不过,王冲知道日后时间会证明,昆吾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往后的日子里,当那场涛天的大动乱来临,老一辈的将相纷纷陨落,整个大唐帝国后起的最精锐的将星几乎九成以上都出自这个昆吾训练营。

        不过这些现在却是不好向父亲明说的。

        “父亲,我想好了,还是昆吾适合我一些。在京城这么些年,上京城的王公子弟我基本都认识。父亲想送我去神威、龙威,其他人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如果再进去神威、龙威两大训营练,岂不是又会岂到马周他们?”

        王冲只能另外编些借口来搪塞。

        王父本来是反对的,但后来想想,王冲和那些狐朋狗友的事情才刚刚事发没多久。好不容易王冲洗心革命,才刚刚有些长进,如果再和马周那些人混在一起,要是故态萌发岂不是追悔莫及,失去了自己送他去训练营的本意了。

        “即然你想好了,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办吧。”

        王父皱着眉头道。

        虽然不是很赞同王冲的决定,但王冲说的也并不无道理,算是勉强接受了王冲的这个解释。

        “你们父子有什么正事要说,等到饭后再说。冲儿,别理你父亲,来,快吃菜,吃菜!”

        一旁,王夫人听得真真切切,格外的高兴。

        刚开始听说王冲要参军,她真是吓了一跳,心里也是愁容满面。后来听到只是去训练营才松了口气。

        王家是将相之门,王冲今年只有十五岁,先去参加训练营,然后再去参军,对王夫人来说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在上京城的将相之门几乎都是如此。做为将相子弟,所有的孩子们迟早都必须登上战场。

        这是上京城的夫人们一开始就必须有的觉悟的。

        王冲不再多说,拾起碗筷,开动起来。

        “不知道,一会儿,父亲会不会把我的话听起去。”

        王冲心中有些忐忑道。

        虽然成功的改变了父母对自己以往固有的印象,但王冲心知肚明,这仅仅是第一步,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