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皇纪 > 章节目录 第四章王家的危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无疑是这段时间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

    饭菜上笑声不断,王夫人满面春风,喜形于色,席上不断的给王冲夹菜,王冲碗碟里的饭菜高高的,都快放不下了。

    而王父也不再如之前那么古朴、严肃,在王夫人的督促,主动给王冲夹了一筷子。

    “三哥,你厉害!”

    看到这一幕,王家小妹早就惊呆了,从桌子底下递过来一个眼色,对自家的小哥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本来以为自家小哥这次是再劫难逃了,王家小妹已经做好了目睹人间惨剧的准备。没想到,三言两语,爹爹、娘亲不但没有责罚,但而欢声笑语,对三哥赏罚有加,甚至就连父亲都给三哥主动夹菜。

    就连王家小妹都忍不住心里醋意大发,她在家里这么久,都没怎么享受过这种待遇。

    “爹爹,不管,我也要!”

    王家小妹气鼓鼓的,把自己的大碗一推,推到了王父面前。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像什么样子!”

    王父板着脸,说得王家小妹委屈不已,小眼眶里眼泪直打转。看得王夫人在一旁又好气又好笑:

    “给!娘亲夹给你!”

    “哥也给你夹一筷子!”

    王冲在一旁看得暗笑,也给自家小妹夹了一筷子。

    “谢谢哥。”

    王家小妹破涕为笑,又欢快的吃起来,浑然把之前那茬忘得干干净净。

    一家人吃得开开心心。

    “父亲,听说你要去见姚大人?”

    王冲低头吃饭,状似不经意的突然问道。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一变,微微有些僵滞。王夫人连忙向王冲打眼色,王家小妹也吓得碗筷悬在了空中。

    在家里,谁都知道,王父是不喜欢谈公务的。也不喜欢家里人插手。

    “你从哪里听到的?”

    王父抬起头来,不动声色道。王冲看得清清楚楚,父亲的眉头目光越过餐桌,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显然对他提到这个有些不喜。

    王冲心中咯噔一跳,但却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这件事情对他非常重要,如果不能改变这件命定的事情,那他之前的苦心就全白费了。

    “孩儿是在父亲和娘亲说话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

    王冲硬着头皮道,心中紧张不已。成与不成,就看接下来的一翻话了。

    “哦。”

    王父眉头动了动,这才想了起来,这件事情他好像是偶然向夫人赵淑华提过一次。不过也仅仅只是一次,没想到居然被王冲听到了:

    “不错,是有这么回事。你为什么会问到这个?”

    王冲之前良好的表现发挥了作用,王父并没有发怒,反而让他继续说下去。显然是慢慢把他当做一个大人看待了。

    一个即将加入训练营,准备登上战场的人,确实不适合再当成小孩子。

    “姚大人一向和父亲不和,而且没有往来。这次却会主动约父亲见面,孩儿觉得他居心不良,恐怕别有用心。”

    王冲斟字酌句着道。

    王冲知道父亲最不喜家里的人插手他的公务,这翻话本来不应该由他这个十五岁的孩子说出来,但是王冲却不能不说。

    前一世的时候,那位姚大人姚广异就是以公务的名义,邀请一向没什么交情的父亲去赴会交谈。

    父亲其实也并不是没有提防,如果姚广异在会上说出什么话,大力拉拢也就罢了。父亲一定会严辞拒绝。偏偏这个姚广异狡猾之极,席上什么都没说,就是拉着父亲喝酒,尽聊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之后,姚广异又故意主动把这件事捅给了宋王知道。

    宋王是皇室宗亲,参议兵部,是宗室里面少有掌握实权,能在兵部说上话的人。因为爷爷的关系,宋王对父亲宠信有加。

    父亲王严年纪轻轻就能达到现在这个地方,成为地方的实权统兵大将,宋王功不可没。

    父亲“瞒着”宋王和敌对的,效忠齐王的姚广异私下密会,宋王如何能不生气?

    若是平常还没什么。

    但偏偏宋王和齐王在朝堂里现在明争暗斗,势同水火,宋王在朝堂上的门生、故旧,更是被齐王拉拢了几十个,纷纷倒戈过去,造成宋王在朝堂孤家寡人,孤堂难鸣的情况,影响大为下降。

    这些事情对宋王剌激很大,造成他因此非常多疑。父亲这时候和姚广异私底下见面,宋王的感受可想而知。

    更要命的时,父亲生性刚直,不懂变通,明明知道宋王怀疑,还说姚广异联系自己什么都没聊,两个人就在那里喝了一下午的酒。

    两位敌对的朝廷重臣私下见面,却什么也没聊,只是喝酒,这种事情宋王哪里会相信?

    父亲的这翻说辞,不但没有解释清楚,反而使得宋王认为父亲不止背叛了他,而且还在叛投齐王之后,故意在他面前羞辱他。

    再加上后来姚广异后来故意误导宋王,在边陲弄出的一系列手段,使得宋王对父亲误会更大。

    连带的也认为王家见风使舵,看到他不得势,一起投靠了齐王。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宋王和王家几代的交情,关系最近,用心最多,扶持也最多,因此对于王家的“背叛”越发的不能接受。

    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甚至比那几十个信赖的门生、故旧的叛投还要让他难以接受。宋王对王家彻底的失望。

    爷爷在世的时候,宋王还顾念了几分情谊,只是剥夺了父亲的兵权。等到爷爷去世,没有了宋王的庇护,齐王便对王家大力打压。

    短短几年之内,曾经显赫的王家便彻底的退出了大唐帝国的官场。

    而失去了宋王这个积极进取的主战派,没有人可以抗衡齐王,大唐帝国的战略便由硬而软,向内收敛。最终造成了后来的祸患。

    可以说这一场变故不止是对王家,对宋王,乃至对整个朝廷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三方都是这场变故的输家,甚至就连齐王自己,也并不是最后的赢家。

    这件事情的影响如此之深,所以王冲记得清清楚楚。

    整个王家,整个朝廷的命运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改变的,而父亲一直到死,都为此耿耿于怀,说自己生平最大的错误,就是接受了姚广异的邀约,没有在宋王面前解释清楚。

    这件事情王冲记得清清楚楚。

    前世的时候,王冲浑浑噩噩,拒绝接受一切,对这个家庭也没什么感情。等到后来惊觉,珍惜这个家庭,想要改变什么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对于王冲,这同样是一件至深的遗憾。

    上一世也就罢了,但这一世,即然知道这件事情的走势,王冲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熟视无睹的。

    这件事情,他一定要阻止!

    只是,这些事情王冲却是不好对父亲明说的。

    “这件事情,你小孩子就不必掺和。为父自有主张。”

    王父淡淡道,脸上却没有太大表情。

    姚、王两家的祖上有隙,但那毕竟是前朝的事情,而且隔了很久,至于他和姚广异之间,反倒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王父倒也并非不知道宋王和齐王的事情,他有心不见,但又担心双双撕破脸皮,抬头不见低头见。

    毕竟,两人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大不了,如果姚广异想要拉拢他,他到时候表明立场,严辞拒绝就是了,让他彻底的死心,也好一劳永逸。免得他这次拒绝之后,姚广异那边还不死心,死缠滥打,也是麻烦。

    王冲察言观色,心中暗暗焦急。

    父亲是典型的军人,领兵打仗、战场杀敌真不见得逊色姚广异。但是论起勾心斗角和政治手腕,父亲和姚广异比就真的差的太远。

    双方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姚广异吃透了父亲的性格,故意设置这种陷阱。如果父亲还抱着这种“只要我光明正大,其他什么也不怕”的心思,到时候恐怕会措手不及,在姚广异手上栽个大跟头。

    那时,再后悔可就迟了。

    “冲儿,竟然你父亲说了,你就不要多说了。赶紧吃饭。”

    “知子莫若母”,王夫人察言观色,王冲心里打得什么注意一眼就看出来,连忙冲他打眼色。

    自己夫君的性格她再清楚不过了,他是最讨厌在饭餐上讨论公务的,能容忍王冲在饭餐上说这么没有发脾气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一句“为父自有主张”其实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这件事情已经定调,就此打止了。王冲若是再说下去,恐怕真的要触怒王父了。

    王冲心里暗暗着急,母亲的意思他哪里不知道。但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弄不好,这里的一切,这里的大堂,连带整个王家和大伯父那里,都会跟着灰飞烟灭。

    整个王家会彻底的扫除出大唐的政坛。父亲不知道姚广异的手段,现在还没的提防他,王冲却不能不提醒。

    哪怕因此触怒父亲,被父亲责罚,他也是必须要做的。

    “父亲,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孩儿觉得,这件事情会不会通知一下宋王,让他提前知道一下,有这么回事……会比较好一点。”

    王冲斟酌了许久,想来想去,终于换了一种折中的方法,委婉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直接阻止父亲是不行的,父亲又不是三岁小孩,过于执拗只会触怒他。

    王冲只能想出一种纡回的路线,不说姚广异,而从宋王身上着手。

    “大人的事,你就不必掺和了。”

    王父神色冷冷的,从桌上站了起来:

    “你们先吃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竟是饭也没吃完,转身就走。

    王母回头埋怨看了王冲一眼,王冲心中只能叹息。知道仅凭自己一夕的表现,想要完全赢得父亲的信赖难于登天。

    “但是他至少还是没有发火。”

    王冲心中暗暗道。

    看起来,这一顿聚餐是“不欢而散”了。但是王冲心知肚明,以往以父亲的性格,自己这么顶撞他,恐怕早就是勃然大怒了。

    这次仅仅只是神色不悦,已经是相当不错了。看起来,自己之前的一翻说辞,还是多少发挥了一些效果,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

    只要父亲能在和姚广异见面之前,提前通知宋王,那自己的一翻苦心就不算是白费。这件事情必须是父亲亲自去做才行,就算自己代劳也是不行。

    “要做成这件事情,恐怕是少不了马周了!”

    王冲忧心忡忡。

    父亲的性格太过崛强,一旦做好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仅凭自己三言两语想要让他改变心意是不可能的。

    这种性格,也使得他上辈子吃亏很多,以致被对手们利用。

    王冲在饭餐上试探失败,只能另外再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入手了。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是一定要阻止的。

    找了个由头,匆匆和母亲、小妹告别,王冲很快离开了房间。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