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皇纪 > 章节目录 第六章君子报仇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妹不止是说,而且还要做。王冲可是知道她的恐怖能力,真要让她含愤一击,只怕马周立刻就得死。自己的计划也就夭折了。

    “小妹,别急!”

    王冲拍了拍自家小妹的肩膀,连忙安抚住了她,“这种小事还是让我来处理。别忘了,我们可是有约定的,你该不会不听我的吧?”

    “啊!”

    小妹大为泄气,心中矛盾不已。她可是知道,自家小哥被关了七天禁闭可都是这个叫做马周的王八旦害的。

    以她的性格,敢害自己的家人,碰到他早就是一拳打死了。但小哥的话又不能不听。

    “那好吧。”

    小妹低下头来,还是选择了顺从。

    王冲这才笑了起来。这才是自己记忆中的小妹,和前世一模一样!

    “马周,以前的事就算了,但你打着我的旗号,在外面光天化日,强抢良家妇女,该不会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

    王冲淡淡道,说着瞥了马周一眼,这一眼冷如骨髓,不知道为什么看得众人心中惊悚,惶惶不安,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这下事情大条了!”

    “这小子居然知道了?”

    “马勒戈壁,到底是谁告诉他的?”

    ……

    今天的王冲给众人的感觉好像开了窍了,居然什么都明白了。一干纨绔子弟纷纷向后退去,感觉今天的事情难以善了了。

    另一侧,马周的脸上错愕、意外,难以置信,但是最后慢慢的变得平静,甚至连捂着脸颊的右手都松了下来。

    说实话,马周真的没有想到王冲居然会突然变得这么精明。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一样。

    以前做的那些事情统统被他识破了。

    “王冲,这可是你自找的!”

    马周阴沉着脸,狠声道。

    王冲千不该万不该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打他一个耳光,这让他面子上怎么挂得住?

    更不该揭破这件事。他要是聪明的话,知道这些事情就算了,用不着说出来。撑死了,以后不往来就是了。

    大家虚与委蛇不是很好吗?

    难道,他以为叫他一声“冲少”,就真的是众人的“头”了?

    马周居高临下,冷冷的盯着王冲,毫不掩饰眼中的讥讽和不屑。

    “完了,马周发火了!”

    “开玩笑,躲远点,马周发起火可不是开玩笑的!”

    “上一次马周可是废了一个灌骨境的贵族子弟。王冲更加不堪,还只不过是灌血境,惹怒马周这回有苦头吃了!”

    ……

    在最开始的意外、错愕之后,一干恶少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样子。

    马周是混蛋,可众人也不是傻子。若是没有三分本事,谁会认他做头?

    这家伙可从来都不是个善茬啊!

    众人都已经预见到了王冲被马周揍得满地走牙的样子了。

    马周现在心里很不痛快,非常的不痛快。

    王家这个小少爷只不过是他手底下的一个小傀儡而已。现在这小傀儡居然想骑到他头上来威风了。

    马周哪里受得了?

    咔嚓嚓一阵清脆的骨骼声从马周身上传来,骨骼深处,血液仿佛溪流潺潺,一股强大的力量随即从骨骼深处跟着爆发出来。

    “灌髓境”!

    马周的实力达到了元气四阶,接引元气,浣洗骨骼的地步。相比王冲这种元气三阶还在灌血境界的小少爷,那实在是强大太多了!

    “即然不抬识举!真是自找苦吃!”

    马周狞笑。

    “是吗?”

    王冲冷笑,眼中毫无顾忌。马周一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王冲给他的感觉非常怪异,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来不及细想,马周跨步进身,身如电转,猛的一拳砸了过去。咔嚓,一声清脆的骨骼声,马周似乎听到王冲身上骨骼碎裂的声音,然而还没等马周高兴,四周就传来一阵阵的惊叫:

    “马,马……马少,你的鼻子!”

    周围一名名恶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纷纷盯着马周的鼻子,就好像马周的鼻子上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我的鼻子怎么了?”

    马周心中讶然,脑海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立即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鼻腔里火烧一样,酸甜苦辣各种味道连同灼热的鲜血一起喷涌了出来。

    “我的鼻子!”

    马周猛的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这声音又尖又响,听得众人毛骨悚然。只一刹那,马周终于明白,自己听到的那一声咔嚓声不是王冲,自己的鼻子碎了。

    鼻子那里的骨头是人全身最软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地方。

    马周鼻子那里挨了那么一拳,立即浑身酥软,捂着鼻子就像虾一样跪倒在地上,丧失了战斗力。

    马周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一拳是怎么挨上的!

    马周自己都不明白,更别说其他人。在众人的眼里,只看到王冲好像往旁边走了半步,然后马周一拳就击空了,同时王冲的一拳也砸到了马周鼻子上。

    见鬼了!

    众人也不是第一次和王冲待在一起了,他有几斤几两,众人知道的清清楚楚。一个元气三阶灌血境的居然吊打了元气四阶灌髓境的?

    这结果完全不对啊!

    “下手可见狠啊!”

    看着马周的惨状,众人一个个头皮发麻。有几个直接就撒丫子跑了。

    “马周,这两巴掌是替以前那些被你欺压的人赏给你的!”

    王冲抓起马周的头发,啪啪就是两个耳刮子。马周这种人空有一身蛮力,论意识和技巧,和他比可是差远了。

    “就算是欺行霸市也要有个度,居然敢强抢妇女……不知道我生平最讨厌这种事吗?”

    说着啪啪就是两个耳光,这两巴掌马周嘴里牙齿都掉出来了。

    “小哥,打得好!打得好!”

    十岁的小妹在旁边欢呼雀跃,大为泄恨。虽然不能亲自动手,但看着小哥对付这家伙也是很过瘾的。

    王冲打了两拳,感觉心中的怒气也消解了一些。不管这一世还是上一世,王冲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欺压妇孺的人。马周这家伙打着自己的旗号去干这种事情,真是王冲不忍受。

    因为这种理由被父母关禁闭,更是耻辱。所以王冲下手,又重又狠!

    “啊!王八旦,你会付出代价的!”

    马周红着眼睛,气得浑身颤抖。

    啪!

    王冲猛的一脚踢在马周跨下,冥冥中似乎有什么破碎的声音。痛得后者哀嚎一声,捂着裆部倒了下去。

    整个人脸色煞白,额上冷汗如雨,只听到抽气的声音,听不到呼气的声音。

    “马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姚风狼狈为奸。姚风利用你来对付我。你狗仗人势,真以为自己也算是个东西?”

    王冲走过去,盯着身下马周冷冷道。

    马周只是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小角色,就凭他一个人,如果没有人指使,哪里那么大胆子敢戏弄自己?

    只看马周吃惊的神色,王冲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整个京城里,有这么欲望驱使的也就是一个姚风而已。

    姚风虽然和自己没什么过节,但是他却和自己的大哥、二哥有过矛盾。马周只能是受他驱使。

    “王冲,你也别得意!你在我面前耍什么横,有本事就去姚家少爷面前耍威风啊?是!我是打着你的旗号在外面抢了女人又怎么样?这一切都是姚公子指使的,你有事情就冲姚公子去啊!”

    马周梗起脖子,怒叫起来。

    “嘿,马周,你以为我不敢吗?”

    王冲等的就是这句话,要进去广鹤楼,还得这位“仁兄”领路才行。

    “有本事你就带路吧。我倒要看看,这件事姚风怎么说。”

    王冲冷笑道。

    哗!

    马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眼睛里寒光一闪,流露出刻骨的怨毒:

    “王冲,你要是是个男人就跟我了。谁不敢去谁就是乌!龟!王!八!旦!”

    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对付不了王冲,就让姚风替自己来对付他吧!

    ……

    事情比王冲想像的还要顺利,有了马周带路。王冲很快就到了广鹤楼。

    只见纤陌交通的闹市中心,一座八角的楼阁,飞檐斗拱,气派非凡。楼阁总共分成四层,红色的烫金灯笼顺着八角一层层垂挂下来,看起来美伦美奂。

    故地重游,看到这座熟悉的建筑,王冲心中感慨不已。

    前世他再回到这座广鹤楼的时候,这里早已是一片废旧残破了,角落里到处都是布满灰尘的蛛网,早已不复昔年的富庶、热闹。

    这是王家命运的转折点!

    前世的父亲一直到死,念念不忘的都是这座广鹤楼。王冲也因为这个原因,一而再,再而三的回来这个地方,在这座广鹤楼的废址前驻足观看,回想往昔。

    “如果没有那件事,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王冲暗暗道。

    如今一切都回到了原点,自己终于有了替父亲阻止这一切,挽救这一切的机会。只是这一切,父亲却已经不知道了。

    “王冲,有胆子就跟我进来吧!”

    另一侧,马周已经跟广鹤楼里的护卫交涉完毕,怒气冲冲的冲着王冲招手。广鹤楼里现在下了禁客令,除了姚府和齐王的人,其他谁也不能进去。

    不过,马周不同。他是姚广异的人,和姚府的护卫们打过照面。如果说王冲还能通过一个人进去,这个人只能是马周了。

    “怎么,怕了吗?”

    马周冷冷道,生怕王冲反悔。

    “哼,废话少说,带路吧。”

    王冲冷冷道。

    从时间上来看,父亲应该已经进入广鹤楼了。能不能成功,就看今天。深吸了一口气,王冲带着小妹,迅速的踏进了广鹤楼。

    只有真正进入了广鹤楼,才能知道这座酒楼里面有多么的热闹,堂皇。每一个层都有两百多个座位,里面坐无虚席。

    王冲看得分分明明,这些人基本都是姚广异和齐王的人。还有几个是以前跟随宋王的人。

    在蒙蔽父亲这件事情上,这些背叛宋王的人也是“功不可没”。在这件事情上,姚广异可谓花尽了心思。

    不过这些马周显然是不知道,他也没看出这里有什么“不同”,只是一个劲的催促,生怕王冲反悔,临时退缩。

    “走啊!快走啊!”

    “小子,你该不会是退缩了吧!”

    ……

    马周吃了这么大的亏,哪里肯善罢甘休。只愿借姚风的手狠狠教训王冲一顿。

    “催什么催,你以为我怕了?”

    王冲露出一副被激将的样子,心中却是阵阵冷笑。也幸亏有马周这层关系。这家伙要是知道广鹤楼里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只怕借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带到这里来。

    衣袍一撩,王冲跟着马周往上走去。

    一个痞子,两个十几岁的少年没有惊起任何的注意。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