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皇纪 > 第十二章洞察秋毫

第十二章洞察秋毫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卢大人。”

        王冲行了一礼,对于旁边的鲍宣则是视若不见。

        “三公子。”

        卢廷看着王冲,一脸微笑。他早到了一会儿,广鹤楼里发生什么事他早打听清楚。虽然王冲的父亲王严雷霆大怒,觉得王冲闯了大祸,但卢廷倒没觉得这事有多大。

        姚广异是齐王的人,王严是宋王的人,双方本来就不对路,私底下冲突很正常的。反倒是宋王那里,若是知道王家十五岁的小子教训了姚家的姚风,不但不会责怪,还会非常欣喜,劝阻王严责罚一双子女。

        “三公子不必担心。不就打伤了姚家的公子吗?等我回去,告诉宋王,保管你们兄妹无事。”

        卢廷嘿嘿笑道。

        “真的?”

        王家小妹眼睛一亮,立即信以为真,逗得卢廷哈哈大笑。

        王冲听得心中一暖,这位卢大人虽然前世曾指证过父亲,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也只是被利用了,说了自己看到的东西,本心倒是不坏。

        “卢大人是君子之风,晚生佩服。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卢大人还需要防备被小人利用才好。有些人表面上忠秉正直,道貌岸然,私底下却折节叛变,投降齐王,为了五斗米而折腰,大人可要防备些个才是啊!”

        王冲道。他这翻话虽然是对卢廷说的,但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旁边鲍宣,说得后者神色大变。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廷也不是愚笨之人,脸色一变,立即顺着王冲的目光望向身边的鲍宣。

        和父亲不同,卢廷要聪明得多。

        宋王身边大量的部属投靠齐王,父亲不清楚,但是卢廷是知道的。听着王冲的话似乎意有所指,又联系鲍宣突然破例邀请自己到广鹤楼,以及老总管突然出现,卢廷突然感觉出了什么,看向鲍宣的目光瞬间变了脸色。

        卢廷会被人利用,完全是因为没有防备。君子眼中,人人都是君子。从内心,卢廷是压根没想过鲍宣会叛变的。

        但是一趟广鹤楼之行,简简单单的吃顿饭,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却由不得卢廷不多想。

        “臭小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卢,卢兄,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鲍宣被王冲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开始还很镇定,但看到卢廷渐渐变得严厉的眼神,顿时心神大乱。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快鬼敲门”,这件事情说的绝对不是鲍宣。

        他做这件事情本来就心虚,卢廷又是那种性格正直,眼神犀利直指人心的人。被王冲一个小孩突破道破秘密,加上卢廷的洞察,鲍宣猝不及,顿时心神大乱。

        “鲍宣,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卢廷的目光冰冷无比。

        他开始还是将信将疑,但现在,却是确定无疑。王冲只是一个小孩子,说的话不能完全当真。但鲍宣的反应已经完全说明问题了。

        他不是什么三岁小孩,还分得清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

        “嘿,鲍大人,劝你一句,‘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宋王和齐王之间最赢谁输,现在说还太早。小心身家压错人!”

        王冲上前一步,毫不客气道。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本来还以为要费很多唇多,想不到这卢廷比他想像的还要厉害,自己只是给他提个醒。没想到,他直接就追查出了真相!

        “卢,卢兄……,别听他胡说。齐王有什么不好?”

        鲍宣冷汗涔涔,越说越乱,终于说不下去,扭过头来,挤进人群,仓皇离去。

        卢廷却没有在意,回过头来望向王冲。

        “嘿,‘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三公子果然不愧是九公子嗣,说话别出心裁,与人不同。”

        卢廷一脸赞赏道。

        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给他感觉非常特别,不可以等闲视之。

        王冲却是一笑,所谓“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在他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不过是很普通的寻常而已,但是在这个世界,卢廷显然没有听说过,感觉很是新颖。

        “大人谬赞了。”

        王冲淡淡道,神情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落到卢廷眼中,更为奇异。

        “卢大人,小子还有事,就先告退了。”

        王冲躬身道,点头即止。

        这是第一次见面,王冲不想说得太多。只要让这位卢廷卢大人留个好印象,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真正的纨绔子弟就可以了。

        拥有着上一世的记忆,王冲再清楚不过了。眼前这位看似不起眼的卢大人,在宋王身边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他所看到的,听到的,经历到的一切,几乎都会和宋王提起。

        前世的时候,曾经出过一件事情,某个大臣的小妾过生日,这件事情连那位大臣自己都忘了,但结果这位大臣的小妾却在生日那天惊奇的收到了宋王送的一件礼物。

        这是生日当天唯一的一件礼物!

        事情发生后,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宋王连见都没见过他的小妾,怎么可能知道他的生日。

        直到后来这位大臣一拍脑袋,才无意中想起来,以前曾经无意中向卢廷提起过一次。

        这件事情发生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卢廷卢大人在宋王身边拥有非凡的地位。凡是他知道的事情,几乎十有八九都会告诉宋王。

        王冲对这件事情印象很深,所以记得。

        在宋王那边留个好印象,以后对自己做事会非常方便。这也是王冲主动和这位卢大人打招呼,在他面前留下好印象的原因。

        “小妹,我们走吧。”

        王冲招呼了一声自家小妹,登上来时的马车,径直往王家宅邸缓缓驶去。

        “有意思,好有意思的世家子弟。”

        卢廷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丝奇亮的光芒。一直到这对兄妹离开,这才转过身来,想了想,召了一辆马车,也没进广鹤楼,径直往宋王府的方向驶去。

        ……

        与此同时,姚家的府邸!

        “啊!”

        **声中,姚风慢慢醒转,只觉得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剧痛。这两兄妹下手极重,姚风这一回载到家了。

        “醒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姚风一惊,转过目来,这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道宽厚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

        “父亲!”

        姚风挣扎着,从床上站起,走了过去。

        “今天的事情,关于那个王冲,事无巨细,详详细细,全部告诉我!”

        姚广异的声音冷冷的,听不出表情。

        “王冲?”

        姚风怔住了。他实在没想到父亲在自己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询问那个王冲。以父亲的身份地位似乎用不着对这种人物在意吧?

        不过姚风深知父亲的脾气,听到询问,不敢反抗,忙把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

        姚广异听完脸上阴晴不定,长久没有说话。

        “这么说,这对兄妹之所以能够闯进来,完全是因为那个马周?”

        姚广异道。

        “是的!”

        姚风声音刚落,啪!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到了姚风脸上,姚风的半边脸孔立即高高肿了起来。

        “父亲?!”

        姚风捂着自己的左脸,看着眼前的父亲,整个人都惊呆了。他长这么大,父亲还是第一次这么打他。

        “畜生!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多大的好事!为了今天这件事,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心思!”

        姚广异神色狰狞无比,怒不可遏。广鹤楼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不好发作。但现在没有一个人,姚广异终于爆发出来。

        “噗通!”

        姚风脸色一变,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上。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发这么大的脾气。

        姚广异心中却依然怒气难消。

        王冲、王小瑶兄妹的事情,他回来之后,越想越不对劲。

        然而姚广异怎么也没想到废尽心思,千般谋划,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思虑周全。然而没想到,千算万算,居然废在了京城的一个小混混身上出了纰漏!

        马周?

        那算什么东西!

        放在平常,在他们这样的人眼里恐怕连只蚂蚁都算不上。但是宋王和齐王,两位皇亲贵戚,朝廷里的领袖大佬,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混混而动荡。

        传出去,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我们姚家本来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就因为你,就因为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马周,就因此全部化为泡影!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对我们姚家是多么大的损失,你知不知道齐王对这件事情有多看重?我可是向他一再保证,绝对不会出纰漏的!”

        姚风开始还觉得这一巴掌非常的无辜,但听到后来,陡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而且越来越白,不过数息之间,浑身颤抖,冷汗如雨。

        “爹,孩儿错了。这件事情孩儿根本就不知道!”

        姚风心中惶恐不已。

        齐王那边计划对付宋王的事,他绝非不知道。要对付宋王,最重要的就是离间宋王和王家。

        而要想离间宋王和王家,关键就是离间王严和宋王,这是王家最容易着手的地方。

        这么重要的事情,姚风本来以为要很久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情执行的居然这么快。

        自己在广鹤楼上一场宴饮,居然无意之中破坏了父亲这么重要的事情。

        “……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你!”

        看到姚风惶恐的样子,姚广异心中又不禁一软。他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说到底,这件事情上自己也有错。

        为了对付王严,自己刻意的封锁消息,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告诉。广鹤楼上那么多齐王的宾客,很多人可能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一得,必有一失!

        如果自己事先告诉了姚风,又哪里会发生这种事情。

        姚广异虽然特意的安慰,但姚风心中却依旧感到深深的不安。他深深的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

        齐王那边要是怪罪下来,那不是父亲一个人能担待得住的。

        “爹,那现在这件事情岂不是完全失败了?”

        姚风想到的是齐王。

        父亲在齐王那里一再承诺,这件事情绝对万无一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齐王那里还不知该如何暴怒。

        和宋王不同,姚风可是深深知道,齐王那边是绝对无法容忍属下无能的。

        “失败?”

        听到姚风的话,姚广异冷冷一笑,反倒突然安静下来:

        “我姚广异定下来的计策,哪有那么容易失败?即然和王严在广鹤楼上撕破了脸皮,那就换一条计策,换成苦肉计就是了。”

        “啊?”

        饶是姚风并非什么愚笨之人,但听到“苦肉计”三个字,也不由呆住了。在这一方面,他还完全跟不上自己的父亲。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