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皇纪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八神阁
    “你也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小叔在天柱山,他那里可不是我能交待的。他现在是军务缠身,下不来。但是也很说,你自己要有准备。”

    王朱颜道。

    王冲顿感头大,家大业大,家族兴旺的麻烦就在这里。一旦出了事情,各方面都来了找麻烦。

    “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王冲道,心中大感棘手。

    都怪自己以往纨绔子弟的恶劣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了,虽然这件事跟王冲完全是为了家里,但小叔他们是不会知道的,也不会像堂姐她们那样,完全保留对自己的信任!

    不过好在这件事情可以拖一拖,只要拖过一段时间,等到事情真相大白也就没事了。

    王朱颜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对了,刚刚那两个和你一起从大理寺里走出来的胡僧是怎么回事?”

    王朱颜突然想起了什么,盯着王冲,心中警惕大起:

    “你该不会又家里惹祸了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的事!”

    听到王朱颜提起这件事,王冲双手抱头,斜倚着车厢壁,全身放松下来。这件事情,他本来也是要去找自家堂姐,如今堂姐自己问起,那就更好。

    “没有,没有你带他们到大理寺做什么?”

    王朱颜越想越不对劲,说到最后,声音俱厉。

    大理寺是什么地方,那是主刑狱、诉讼的地方。没有事情,谁会跑这地方?这小子该不会是故态萌发,和姚家的事情还没有平息,又惹下了什么麻烦吧?

    想到这里,王朱颜看向王冲的目光顿时如临大敌。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就是欠了他们一点钱。”

    王冲笑嘻嘻道。

    “真的只是欠了点钱?”

    王朱颜一脸狐疑。

    “真的。”

    王冲认真道。

    “吁!”

    听到只是欠钱,王朱颜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多少?十两,还是二十两?”

    一边说着,一边从袖里子里拿出银锭了。

    “这个……恐怕有点不够。”

    王冲有点不好意思。

    “多少?你该不会是欠了人家一两黄金吧?”

    王朱颜吃惊道,但还是掀开自己的座位,从下面拿出一片金叶子来。王朱颜的父亲是王氏一族的长子,比起王冲的父亲王严来,在金钱方面相对要宽裕一些。

    王冲再次摇了摇头。

    “你该不会欠人家十两黄金吧?”

    “一百两?”

    “王冲!不要告诉我你欠了人家一千两黄金!”

    ……

    说到后来,王朱颜咬牙切齿,彻底的不淡定。一千两黄金恐怕王氏一族倾家荡产,把所有的家产都搜刮了,都给王冲凑不出这个钱。

    “都不是!是90000两黄金!”

    王冲摇摇头,双掌伸出,比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手势。

    “什么!!”

    王朱颜浑身剧震,被王冲说的这个数字惊的花容失色,俏脸煞白。王冲在广鹤楼闯下大祸,被姚家老爷子告到圣皇那里,她也只是心中不悦,有些生气而已,但听到王冲欠了人家90000两黄金这么多的钱,整个人都惊得失态了!

    把王氏一族上上下下全部卖了,看能不能凑出这个钱?

    恐怕连一个零头都不头。

    “哈哈,二姐,我骗你的呢!瞧你吓得,我怎么可能欠人家那么多钱?”

    就在王朱颜脸如寒霜,就要气得破口大骂的时候,王冲突然站了起来,笑嘻嘻道。

    “逗我玩的?”

    王朱颜懵了,“这么说,你没有欠人家这么多?”

    “当然没有。”

    王冲笑嘻嘻道,摊了摊手。

    “臭小子!你最好没有,要不然我非宰了你不可!”

    王朱颜恨恨的威胁道,心中却是如释重负。

    这小子吓他一跳,还真以为他欠了人家那么多!

    “不过,有件事情还真想请二姐倒帮忙。那两个胡僧想炼点铁矿石,但又人生地不熟。我看着有利可图,就想赚点差价。二姐你交游广阔,看能不能介绍一个好一点武器大师给我?”

    王冲笑嘻嘻道。

    武器大师是这个世界的一个特殊职业,他们给武器附加的力量、速度、敏捷铭文能够使得武器威力变得更加强大。

    这些武器大师地位很高,一般人请不动。王冲还只能麻烦堂姐王朱颜。不过这些,却不能对堂姐明说。

    “你带那两个胡僧到大理寺就为了这事?”

    王朱颜睁大了眼睛。

    “那你以为还能是什么?”

    王冲笑嘻嘻的反问道。

    “如果这点事那还是没问题,你二姐我这点门路还是有的。”

    王朱颜顿了顿,有些惊奇的看着王冲:

    “臭小子,看不出来,你整天在外面鬼混,居然连这些胡僧的门路都能混上!”

    王冲想赚点外快,她倒是一点也不反对。至少,说明这小子是长进了。

    “嘿嘿,二姐,那这件情就拜托你了!你先忙,我就不打扰你!”

    王冲嬉皮笑脸,说着,拉开马车门,在堂姐的笑骂声中跳下车去。

    “臭小子!给我长进点,别再给我惹事了!”

    远远的,堂姐王朱颜的声音还从马车里传来。

    “知道了!”

    王冲站在大街上,背朝着马车,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等着堂姐的马车渐渐远去,王冲这才收回目光,咔嚓嚓活动了一下脖颈,眼睛里透露出明亮的光芒。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要谨慎点!堂姐向来胆大,但才透了一点口风,就把她吓得不轻了。要是告诉他是真的,而且在大理寺备了案,抵赖不了!那岂不是完蛋?”

    王冲心中暗暗道。

    90000两黄金的事,王冲本来是准备合盘告诉堂姐的。但还好临到最好随机应变,马上改口。

    要不然,估计又要惹出很大的麻烦。

    活动了一下手脚,王冲目光转动了一下,很快迈开步子,大步朝着不远处,一棵枝叶茂盛大槐树下的马车走去。

    “少爷!”

    马车门打开,从后面探出来两张熟悉的面孔来,正是申海、孟隆。王朱颜在大理寺门口截住王冲的时候,明确说过要两人回去。

    但看起来,两人不但没回去,反而一直悄悄的跟在后面,并没有走开。

    “嗯!”

    王冲点了点头,似乎对于两人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

    “走,去八神阁!”

    说罢,王冲一头跳上了马车。刚刚在堂姐马车上的时候,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王冲突然知道该去哪里筹集九两万黄金了!

    “驾!”

    长鞭一扬,马车一拐,立即驶进了一条和王朱颜截然不同的道路,向着八神阁的方向驶去。

    ……

    八神阁,堂丽堂皇,威严壮丽之处绝非广鹤楼可比!

    在京城里,对于普通平民来说,那完全是属于他们高不可攀,只能仰望的存在!

    原因很简单,因为八神阁是不对外开放的。

    在大唐,只有那些权贵的子弟才能够进入。它是京城里所有世家纨绔溜狗斗鸡,胡天花地,享乐的地方。

    听说,甚至连一些皇室的皇子和公主都会偶尔出现在这里。

    八神阁里等级森严,规矩极多。虽然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或者少年,但是根据各自的出身三六九等,分成了很多个不同的“小圈子”。

    一个圈子里的人看另一个圈子的人,都是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王冲受另一个世界的熏陶,王冲不喜欢这一点。

    所以前世,王冲去过几次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也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

    王冲之所以和马周那些玩在一起,也是这种思想的结果。

    不过这一次不同,90000两黄金不是个小数目,王冲要想筹集资金,获得海德拉巴矿石的销售权,再没有比八神阁上这些公主、少爷们更好的对象了。

    “冲少爷,到了!”

    正在默默契出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申海的声音。

    王冲心中一怔,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停了。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下去!”

    王冲推开门,刚刚走下马车,一阵嘈杂的声音立即仿佛洪水一样倾泄而来。

    “八神阁到了!”

    王冲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一座山恋般巍然的紫红色建筑。说是建筑,其实是一栋栋的楼宇,共同围成了一片巨大的庭院。

    这些庭院飞檐斗拱,檐牙高啄,看起来非常气派。

    这里就是八神阁了!

    王冲扫了一眼,立即看到了八神阁前数以百计的奢华马车。这些马车极尽华丽,一辆辆如同军队般排成整齐的列阵,给人一种排山倒海,很是壮阔的感觉。

    王冲心知肚明,这些马车每一辆代表着大唐帝国的一个显赫世家。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些马车,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却极其不同。

    “……这可都是钱呐!”

    王冲哈哈大笑,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还没有靠近八神阁,一阵嘈杂声音立即洪水般渲泄而来,仔细的听去,可以分辨出许多的吆喝声、酒令声,斗狗声、逗鸟声、喝骂声……,一阵阵听起来热闹非凡。

    王冲亮出自己的令牌,一路熟门熟路的穿过八神阁的门庭、走廊,沿着一条楼梯,噔噔噔直奔三楼。

    王冲步伐很快,倒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到了!”

    王冲微微一笑,踏上三楼。眼前人头攒动,人群密密麻麻,一张张上好做工、极其精致的圆桌星罗横布的铺满三楼。

    这里是八神阁的世家纨绔们聊天、喝酒、玩乐的地方。

    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聊天打屁,谈女孩,侃得不亦乐乎。

    “魏小年那家伙应该就在那里了!”

    王冲微微一笑,顺着人群的目光望向了三楼的东南角。那里人群拥簇,喝彩连天,俨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王冲分开人群,挤了过去。就在八神阁三楼的东南位置,王冲看到了一片用栏杆刻意围出来的擂台。

    擂台上,两名十几岁的锦衣少年正在“擂台”上兔起鹘落,激烈的搏打在一起。这两个人一个是圆脸的少年,年纪和王冲差不多。

    而另一个年纪明显要大得多,足有十六七岁,而且武功也要高得多。每每出手,轻轻一拨,就能把那圆脸少年推飞出去,引得满堂的喝彩。

    倒是那圆脸少年,虽然实力不及,但却悍勇异常,虽然一次次的摔飞出去,但依旧勇猛不减,一次次又扑过去,扑打在一起。

    “这小子还真是一点没变啊!”

    王冲望着那圆脸少年,心中笑了起来。那一次次被调戏、摔飞在地的圆胖少年自然就是他认识的魏皓魏小年了。

    魏皓是他的真名,“小年”是他的小名。

    “……如果我不出现,你小子恐怕要啃两个月的白萝卜了吧。”

    王冲看着场中的魏小年,心中嗤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