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皇纪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人心!

第四百一十一章 人心!

        第四百一十一章

        在帝国,鸿胪寺的名声早就臭了。

        鸿胪寺肩负的是接待列国,负责礼仪方面的事情,只需要对天子负责就可以了。和王公贵族、世家子弟,平民百姓都没有什么交流。

        所以鸿胪寺对于诸番列国,都是多有偏袒。

        这种地方会有鸿胪寺出现,王冲是一点都不奇怪。

        “嗡!”

        就在和黄芊儿说话的时候,人群一阵躁动。密密麻麻的人群突然如波浪分开,几名练功场的护卫拖着一人一马血迹斑斑的尸体,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他们的身后,地面上涂的一片猩红,留下一条明显的长长血痕。

        一阵血腥的味道扑鼻而来,看着那人大睁的双眼,张开的嘴巴,以及胸口上前后洞穿的大洞,黄芊儿眼中露出一丝不忍猝睹的神色,连忙瞥过头去。

        “是禁军!”

        另一侧,王冲也是脸色微沉。

        京师北城的这件事,他上辈子其实也是有所耳闻。不过听是一回事,真正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这名年轻的禁军说是死在乌斯藏人的手里,其实是死在鸿胪寺的手里。

        “混蛋,鸿胪寺的那些王八旦,真该把他们拖下去喂狗!”

        “他们处处维护这些番子,该不会是收了他们的钱吧!”

        “哼,大唐的奸细恐怕都在鸿胪寺了吧!”

        “这群王八旦,就知道狐假虎威,欺负京师的人。他们这么喜欢诸番,就把他们送到诸番去吧!”

        ……

        看到那血淋淋的尸体,人群再次激动起来。

        “哈哈哈,王子听到了没有。听到了没有,还没有开打,这些大唐的人倒是自己闹腾了起来了。”

        在练功场的内圈,一道山峦般魅伍、健硕的身影矗立,乌斯藏帝国大将都松莽布支听着四面人咒骂声,嘴角似笑非笑。

        这次的挑战行动,完全是大王子一个人一意孤行的结果。对于这种程度小孩打架般的比赛,都松莽布支是完全看不上的。

        说不上赞成,但也谈不上反对。不过现在,都松莽布支倒是发现了一些乐趣。

        明明是他们杀了人,死的也是大唐的人,但是结果,大唐的两边人对骂起来的。

        “嘿嘿,怎么样,都松大人,我的这个提议不错吧。我早就说过了,我们这次的行动根本有惊无险。错,是一点惊都没有。现在的大唐,已经不是以前的大唐了。——他们已经不再具备做我们对手资格了!”

        大王子骑着青稞马,一脸傲然道。

        这翻话一来一往,却全部都是用乌斯藏语说的。

        “大王子还是不要太大意了。中土有句俗语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唐确实是比不上以前了,但是也不可小觑。”

        都松莽布支道。

        对于大唐他还是秉承着小心谨慎的态度,但是有一点他不得不承认的是,前后两次进入大唐,现在的大唐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强大、强悍,令人望而生畏的战争帝国了。

        它已经丧失了那股锋芒毕露,积极进取的锐气!

        “哈哈哈,大将军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等今天之后,我们就离开大唐,返回帝国。三个多月的时间,也可以回去交差了!”

        大王子哈哈笑道。

        都松莽布支点了点头,向着旁边微微示意,就有一名乌斯藏的骑兵,一拍马背,蹄哒哒策马而出,围着练功场跑动起来。

        “中土的唐人都听着!大王子说了,你们中土的高手真是不堪一击!别说我们乌斯藏人瞧不起你们,还有没有人你们中土年轻一辈还有没有可堪一战之辈。大王子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要是再没有人应战,大王子就走了!”

        那名乌斯藏骑兵马蹄阵阵,这一次却不是用乌斯藏语说的,而是用中土的语言满场喊出来的。

        虽然声音生涩,腔调更是怪怪。但是话里的内容,所有人都听懂了。

        “哄!”

        听到乌斯藏人肆无忌惮的声音,众人再次被剌激的沸腾起来。从来都只有大唐欺压别人的份,哪怕有被被乌斯藏人欺负到门口,在京师这种地方放肆的事。

        一些人早就是暴跳如雷。

        “出战啊!大家快出战啊!”

        “有厉害的高手吗?快去拿下他啊!”

        ……

        人们纷纷张望四周。有一些实力不俗的世家子弟顿时就按捺不住,但是刚刚想要走出去,立即就被家族里的人拉住了。

        “你疯了!这可是乌斯藏的大王子,你真的伤了他。鸿胪寺倒是小事,但是要真的伤了那个大王子,引起乌斯藏和大唐两国交战。这种后果,你担当得起吗?家族里担当得起吗?混帐东西,你这是为了一已之欲,要给我们家族引来灭族之祸吗?”

        那声色俱厉的样子,让刚刚沸腾的激情一下子就冷却了。人群中,那些有些实力的世家子弟顿时就却步了。

        王冲站在人群的外围,耳中听着,眼中看着,瞳孔中顿时掠过阵阵的隐忧。

        一个乌斯藏大王子还动摇不了大唐的国本,一个被杀的禁军高手,也不至于让帝国伤筋动骨,坦白的说,就算是鸿胪寺的那些相当于“媚敌”的政策,也不足影响大唐一场战局,一次战场胜败结局。

        这些都是京师里面无足轻重的小事。

        王冲担心的是另外一种东西:

        ——人心!

        人身上受了伤,一刀一剑,血流出来,很快就能看得到。人心受到的创伤是根本看不到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帝国的崩塌并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就发生的,任何东西在发酵之前,都会有细微的征兆显现。

        而人心,就是这一切征兆的端倪。

        鸿胪寺的人发布这些命令的时候,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对帝国人心的打击;眼前这些围观的人,因为各种顾忌而退缩的人,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对帝国人心的打击。

        只有当这件事情发生之后,过了很多年,再回过头来看,所有人才会陡然发现,在这件事情中人们的心中受到了多大的创伤。

        ——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在京师这种重地肆无忌惮的杀死、杀伤那么多人,最后还成功离去。

        而整个中土神洲,天子脚下,居然没有一个可以击败他的人!

        异邦、诸胡的挑战,以前在京师里绝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这却是第一次,有一个胡人,异番的人第一次在中土挑战中获得了完全、彻底、压倒性的胜利!

        这是一次对大唐彻底的羞辱!

        大唐人是自豪的,骄傲的,所以这件事情对帝国人心的打击才会更大。

        虽然这其中有乌斯藏大王子利用了自己身份的因素,也有鸿胪寺的因素,但是当事情传播开来,对于那些听到的人来说,他们不会知道这些。

        他们只会知道,就在天子脚下,集中了整个大唐天才、精英的地方,那么多人,居然奈何不了一个乌斯藏人。

        人心由此而受到深深的挫败。

        再加上之后的一些战败,曾经骄傲、自尊、自重、自信的大唐人,彻底的打落了谷地,充满了不自信,甚至自卑,甚至自我怀疑。

        人心涣散了,这才是帝国真正的崩塌。

        也是令王冲深深感到心痛的。

        王冲不去处理五皇子的事情,却跑过来处理这帮乌斯藏人的事情,这其中也有深深的原因。

        当初听到乌斯藏使节团的事情,王冲就已经有所怀疑,有所联想。而老鹰的话,只是验证了他的猜测而已。

        “老鹰,我的那件战甲准备好了吗?”

        王冲坐在马上,突然开口道。

        “准备好了。”

        老鹰点了点头,一脸郑重道:“按照公子的吩咐,我已经让京城张家的人提前运过来了。”

        王冲微微颔首,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当初在铁衣马贼的巢穴发现的那扇巨大的深海玄铁大门,终于被顺利的运回了京师,并且运到了京师张家的地盘。

        对于这块七八千斤重的深海玄铁大门,京城张家相当的重视。运送铁门的时候,就派了长老级别的人物去护送。

        到了京师家族之中,更是召集了家族众长老中最精锐的铸剑大师,亲自进行这件事。

        甚至连京城张家的家主都参与了进来。

        “深海玄铁”这种战略级的物质可不是小事,更别说,王冲发现的还是七八千斤的东西,足以铸造七八十副的深海玄铁重甲。

        这样的东西放到任何一个帝国,都是举足轻重,不可小觑的东西。如果不是王冲,这样的东西哪怕是京师张家正常情况下,都没有资格去接触。

        所以张家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就可想而知。

        对于第一件铸造给王冲自用铠甲,京城张家的家主整个过程亲自监督。王冲的本意是只有铸造一副铠甲就可以了。

        但是京城张家的家主来信说,他会用最好,最强的铸剑师,然后找最强的铭文师,替王冲加上最好,最多的坚固铭文阵列,替王冲铸造一副最坚固的战甲,以代表京城张家对王冲的心意和尊重。

        王冲本来是要拒绝了。不过想了想,最后还是接受了。坦白说,对于这副还没到手的铠甲,王冲自己也是充满期待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