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皇纪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战!
    第四百一十三章

    “嘿!”

    另一侧,乌斯藏大王子却是冷笑一声。这场战斗已经到尾声了,他即将享受到胜利的喜悦,怎么可能随便因为一个人的话就被打扰。

    “希聿聿!”

    战马长嘶,乌斯藏大王子人马合一,化为一条滚滚的烟尘,笔直的朝着李沉撞了过去。

    “哼!”

    王冲冷笑一声,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幕,右手一竖,轰!下一刻,半空中仿佛一道响雷划过,一根粗大的铁箭划过半个练功,轰隆一声擦着乌斯藏大王子的战马,重重的插进了地板里面。

    希聿聿,青稞马长嘶着人立而起,马背上的乌斯藏大王子也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混帐!”

    乌斯藏大王子还没有发难,练功场的边缘,金顶的楼宇里面,猛然爆发出来声惊天的怒喝。

    王冲那一箭没有伤到乌斯藏王子,却把楼宇里的鸿胪寺官员惹怒了。

    “哪里来的混帐东西,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不得伤害乌斯藏王子!不得伤害乌斯藏王子!你是耳朵聋了吗?使团成员受伤,这是会引起两国纠纷。你是哪家的混帐小子,鸿胪寺的话你当耳边风是吧?”

    楼宇里的鸿胪寺官吏怒不可遏。

    他们已经一再警告,而且派了禁军在这里把守,没想到还是有人不听劝告,简直岂有此理!

    “来人!赶紧给我把他带下去!”

    栏杆边缘,那名鸿胪寺官吏伸出一根食指,遥遥指着王冲,铁青着脸,厉声喝道。

    练功场边缘人群骚动,几名禁军立即直奔王冲而来。

    而另一侧,乌斯藏的大王子脸色同样不好看。刚刚那一箭,绝对没有留情。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恐怕早就已经被射中了。

    “神箭手!”

    乌斯藏大王子猛的扭过头来,狠狠的瞪着练功场边缘的王冲,仇恨值一下子被王冲吸引过去了。

    同一时间,整个练功场的人也全部被王冲吸引了目光。

    “我早就说过,这一场战斗已经结束了。即然你装做不懂。那我就再说了一遍了。乌斯藏不是想要见识中原的年轻俊杰,找到可以打败你的人吗?那么,你已经如愿了。乌斯藏人向来崇尚武勇,该不会只有这点本事,只会欺负弱者吧?”

    王冲策马上前,从容不迫。他的前一句话还是用中土语言说的,但是下一句,就是不折不扣的乌斯藏语了。

    “嗡!”

    当王冲说出那一大窜流利的乌斯藏语,练功场上,原本一脸怒容的乌斯藏大王子,连带后方的乌斯藏大将都松莽布支以及其他的乌斯藏战士纷纷耸然变色。

    中土大唐视乌斯藏为蛮夷,根本不屑一顾,所以根本不会有什么人去学会乌斯藏语。除了鸿胪寺的那寥寥几个人,这还是众人第一次在中土遇到会讲乌斯藏语的人。

    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

    而且,这还意味着众人不能再用乌斯藏语当着这些中土大唐的人交流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居然会讲我们乌斯藏人的语言!”

    乌斯藏大王子眯着眼,终于整个侧过身来。他现在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全副盔甲的大唐骑士远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感兴趣。

    甚至比击杀那个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大唐世家子弟还要感兴趣。

    “而且,即然你想要上场,那也可以。你应该知道我们比试的规矩吧。只有二十六岁以下的,才有资格参加这场挑战。中土大唐号称人杰地灵,英杰汇萃,该会连这种挑战都需要作弊吧!”

    乌斯藏大王子神色傲然,但目中闪烁的却是狡猾的神色。

    “……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抓住他?”

    一阵凌厉的声音从耳中传来,身后脚步隆隆,几团强大的气息向着自己急速接近。王冲呵呵一笑,连头都没回,手掌一抖,一枚金灿灿的令牌立即抖手飞了出落,落在两名禁军身前。

    看着令牌上一条活灵活现的莽龙,几名禁军浑身一个激灵,陡然停了下来。

    “哈哈哈,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的身份吗?如你所愿,我告诉你!”

    王冲看着对面的乌斯藏大王子,目光明察秋毫,对于乌斯藏大王子的意思早就心知肚明。

    右手抓住头盔的边缘,用力一套,满头漆黑的长发落下,严严实实的盔甲下面露出的是一名脸色白皙、五官俊美的少年面孔。

    “啊!”

    看到这张年轻的超乎寻常的脸庞,四周围突然发出一阵轻呼。

    而练功场边缘的楼宇里,一名一直稳坐泰山,安然不动,一看就是位高权重的鸿胪寺的官员却是猛的坐起,整个人好像触了电一样,陡的变了脸色。

    “居然是他!”

    这一刻,他终于认出这个突然出现在练功场上搅局的是谁了。如果说有一个人在整个鸿胪寺里最不受迎,最受厌恶的话,那么毫无疑问,那一定是眼前这个少年。

    不论是节度使事件,还是围剿高句丽剌客事件,王冲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轻而易举的将鸿胪寺的努力化为化有。

    王家是得到了他们想要的荣誉、名声,但是为了弥补他们在京师中造成的不安,鸿胪寺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精力、钱帑去安抚各国的使节,以及京师里的胡人和诸番,使他们相信这一切只是偶尔,帝国对诸国的政策不会发生改变。

    毫无疑问,整个鸿胪寺上上下下,一致对外,最不受欢迎的,就是这位京城王家最小的公子。

    “混蛋!不是告诉他们吗?绝对不能让这个王家的公子靠近。怎么居然让他给混进来了!”

    那位高权重的鸿胪寺官员额头青筋跳动。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次练功场的事情恐怕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有这位京城王家公子出现的地方,几乎从来都要搅得一团糟。

    “拦下他,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他伤到乌斯藏的大王子!”

    那人掐着眉心道。

    “大人,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一名鸿胪寺的高手道,目光看着外面不断走近的两人,脸上满是担忧:

    “不论是乌斯藏人,还是那个小子都不会同意我们的。而且,那个王冲的手里,还有宋王的令牌……”

    最后一句话,掐住了那巍然身影的死穴。就像剌破的皮球一样,一下颓然的坐回了座椅里。

    宋王令牌!

    就像一道宏伟的高墙一样,把他所有的念头都挡了回去!

    ……

    “不用担心!泱泱大唐,要对付你,还用不着派出什么厉害。派我一个,就足够了。”

    王冲却不知道边缘的楼宇上,一名鸿胪寺的官吏已经盯上了自己,一边说着,王冲一边戴回深海玄铁的头盔,只露两只眼睛在外面,然后策马继续往前走去。

    “狂妄!即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了你!”

    乌斯藏大王子目中透出一丝阴狠的神色,二话不说,拍马就走,直接往练功场的另一边走去。

    王冲目光扫了一眼,看到那名被击溃的世家子弟被抬下了练功场,也冷然一笑,拍马向着另一侧走去。

    王冲身上没有丝毫气息透出,这让乌斯藏大王子完全看不出深浅,也一时拿捏不定他到底是什么实力。

    两人一东一西,隔着巨大的练功场,遥遥相对。气氛陡然之间紧崩起来。

    老鹰、黄芊儿,楼宇中的鸿胪寺官吏,都松莽布支,还有所有练功场周围的世家子弟目光全部集中到了两人身上。

    四周围落叶可闻。

    “嗖!”

    王冲双手一横,将银色的铁枪架在身前,乌兹钢的枪头遥遥的对准了远处的乌斯藏大王子。

    “哼!”

    王冲冷笑一声,全身罡气震动,整个人的气息突然变得肃杀无比。

    他可不是来为了报西行之路上的仇。

    在京师之中这么挑衅,这些乌斯藏人也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就算有鸿胪寺的人在也一样保不了他们。

    “轰隆!”

    大地震动,下一刻,白蹄乌四肢发力,带着王冲,纵跃而起,如同一道疾电般向着对面的乌斯藏大王子冲去。

    “来吧!”

    乌斯藏大王子阵阵狰笑,同一时刻,青稞马嘶声长啸,同样带着磅礴的气息电射而出。

    两匹战马在短短时间内就加速到了极致。

    四十丈,三十丈!

    “轰隆!”

    一阵钢铁的轰鸣震动大地,没有丝毫的犹豫,在短短时间内,王冲瞬间放出了体内的“乌骓光环”。

    一道巨大的光环从王冲体内扩展到白蹄乌的脚下,然后扩散开来。巨大的光环重愈千钧,令大地都微微下沉。

    嗡,在第一道光环之后,光芒一闪,又是一道光环隐隐迸射出来。

    “哈哈哈!”

    看到王冲马蹄下的光环,练功场上突然一阵惊天大笑:

    “小子,原来你就这点本事!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你死定了!”

    “昂!”

    激烈的马鸣声中,光芒一闪,乌斯藏大王子身后的虚空中一片黑暗,在这片黑暗之中隐隐闪过一道巨大的黑色耗牛,只是一闪,便钻入到了乌斯藏大王子胯下的青稞马体内。

    乌斯藏大王子速度瞬间激增。

    同一时间,钢铁轰鸣,一道两道三道,足足五道光环从乌斯藏大王子胯下青稞马的马蹄下扩展开来。

    轰隆!

    虚空轰鸣,两个人两匹战马,速度都达到了极致,宛如划过天空的两道慧星般,一往无前的朝着对方撞击过去。

    也没有丝毫的保留,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速度过快,两人甚至在练功场上各自掀起了一阵巨大的狂风,气流的呼啸声响彻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