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皇纪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击杀乌斯藏大王子!
    第四百一十四章

    “不好!”

    人群中,看到这一幕,黄芊儿顿时神色一紧,整个心弦猛的崩紧了。以乌斯藏大王子的实力,无论如何,王冲都不是对手。

    而同一时间,老鹰的眼中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他虽然说的淡定,但内心中的紧张一点都不下于黄芊儿。

    而练功场周围,人群更是出阵阵惊呼。

    “嘿嘿嘿,这个小子死定了!”

    一群乌斯藏使节团的骑兵聚在一起,阵阵冷笑,看着王冲的目光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

    没有人看好王冲,就算再希望大王子被击败的人都看得出来。王冲这样子绝对不是那个乌斯藏大王子的对手。

    “哼,这可是你自找的。这可怪不得我!”

    练功场边缘的楼宇上,轻风徐徐,一道鸿胪寺的身影双手撑着凭栏,也是阵阵冷笑。

    鸿胪寺不可能去对付王冲,但是如果是王冲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他们了。就算是圣皇来了,也怪罪不到他们头上。

    这个时候唯一还对王冲保持着信心的,恐怕就只有他自己了。

    二十丈!

    十丈!

    八丈!

    ……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放缓了无数倍,王冲目光湛湛,就在距离乌斯藏大王子还有六丈的时候,王冲眼中寒光一闪,随即异变突起。

    “嗖!”

    王冲手掌一抖,一道寒光风驰电掣,突然之间破空而出。不过这一道寒光却并不是朝着乌斯藏大王子去的,而是朝着乌斯藏大王子跨下的青稞马去的。

    嗡!

    只是一眨眼间,王冲栲栲大小的“罡气铁衣”就没入了青稞马张开的大嘴内,从嘴巴瞬间没入腹内。

    这么短的距离,就连乌斯藏大王子都来不及反应。

    “嗤!”

    就在两人快要撞上前的一刹那,白蹄乌在度达到巅峰,几乎不可能改变方向的情况,突然一拐,以毫厘之差,划出一道弧形,突然之间在乌斯藏大王子身前数丈外,错身而过。

    这一招,不止是满场的观众看呆了,就连乌斯藏大王子都震住了。众所周围,度越快,在短时间内想要改变方向就越是不容易。

    因为巨大的惯性,绝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贸然之间改变方向的结果,只会使战马支撑不住自身的惯性,最后骨断筋折,摔倒出去。

    要想做到这一点,绝不是普通战马可以做到的。

    “轰隆隆!”

    还来不及细想,战马隆隆,乌斯藏大王子跨下的青稞马嘶鸣一声,就像一块滚动的岩石在高度的情况下带着乌斯藏大王子摔了出去。

    “嗖!”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王冲在冲出去十几丈之后,突然一个s形回旋,顿时去而复返,度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不少,人枪合一,银色的枪尖遥遥的指着刚刚从马尸上站起的乌斯藏大王子,急冲而去。

    “不好!蛇形回环!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这么高级的骑级!”

    远处,看到王冲施展出这一招,乌斯藏大将都松莽布支瞳孔一缩,瞬间认出了王冲施展的这门精妙的骑术,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蛇形回环!”

    这是天下间最顶级的骑术之一。在狭窄的范围内,那些顶级的骑手可以在不减,不停止的情况,将度短时间激增,同时将方向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回环。

    在骑兵称雄,备受重视的战场上,这项骑术的作用可想而知。

    不过不管是大唐,还是在乌斯藏,这门骑术都不是普通人可以掌控的。至少需要达到武将的级别,才有可以将战马控制到那种精妙细微的地步。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个普通的世家少年,或者是京城公子能够掌握的。王冲施展的实在是太熟练了。

    一种强烈的危险感从心中升起,都松莽布支心中一紧,嗖的一声,想也不想的从人群中电射而出。

    都松莽布支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但王冲的反应更快。

    “轰隆隆!”

    巨大的练功场上,王冲一骑绝尘,地裂天崩。白蹄乌的度,加上乌骓光环和王冲自身的实力,这一刻,王冲足足拥有媲敌真武五重强者的实力。

    “来吧!”

    王冲猛然厉喝一声,手中的银色长枪爆射出惊天的光芒。这一刻王冲,神威凛凛,犹如战神一般。

    而与此同时,练功场上,战马被杀的乌斯藏大王子阴阴冷笑一声,突然做了一件谁也没有想到的事。

    面对王冲的全力一击,他不但没有后退闪避,反而抽出长刀,不闪不避,朝着王冲全力劈了过去,对于身上露出的满天破绽,完全不顾。

    “混蛋!”

    “卑鄙!”

    “无耻!”

    “又用这一招!”

    ……

    看到这一幕,练功场上群情激愤,人群纷纷怒骂起来。对于眼前这一幕,众人再熟悉不过,乌斯藏大王子分明是故伎重施,想用自己的身体做盾,用之前对付那些世家子弟的方法,再次来对付王冲。

    “哼!这可是你找死!谁也怪不得!”

    王冲看到这一幕,不同冷笑起来,完全是看死人一般的看着乌斯藏大王子。乌斯藏大王子想用这招来对付他,那真是找错人了。

    别人或许投鼠忌器,不敢杀他。但他王冲——绝对不再此列!

    “轰隆”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王冲人马合一,终于和乌斯藏大王子在半空中重重的撞击到了一起。

    如同两颗慧星在虚空中相撞,无匹的气劲席卷四周,如狂风扫落叶一样扫荡整个练功场。

    “轰隆!”

    就在人马撞击的刹那,王冲突然从马背上弹射而起,铿!周围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柄寒光闪过,王冲头下脚上,手中的乌兹钢剑在乌斯藏大王子最措不及防的刹那,狠狠的插入了他的头顶百穴汇。

    时间就此定格!

    殷红的血水,如同喷泉一般从乌斯藏大王子头顶呼啸而下,淹没了眼睛、额眉、鼻子、嘴唇。

    乌斯藏大王子大张着眼睛,嘴唇蠕动,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轰隆轰”

    身体仿佛木桩,推金山倒玉般的倒下,一直到最后,乌斯藏大王子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王冲真的敢杀了他。

    两国交恶!

    乌斯藏帝国和大唐的战争,上百万黎民百姓卷入其中,无数的战士伏尸沙场……,他难道就不怕吗?

    他难道不知道这种后果吗?

    他居然……真的敢杀他!

    “轰!”

    短暂的寂静之后,练功场上突然爆出一阵山崩海啸般的欢呼。这一刻,不管认不认识王冲的,也不管是哪个世家的子弟,都不由自主的举起双臂,兴奋的欢呼起来。

    王冲做到了!

    王冲居然真的杀了那个嚣张的乌斯藏大王子!

    “咔嚓!”

    一块木头栏杆不经意的扳下,附近的楼宇上,鸿胪寺的一名官员狠狠的一掌砸在栏杆上。

    “混蛋!王家……王家这是要造反吗?”

    鸿胪寺的官员脸色青的泛紫,扣在栏杆上的手掌,更是贲起了条条青筋。因为过度的震惊和愤怒,他的身体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乌斯藏大王子!

    乌斯藏大王子!……王家的那个孽畜,居然把他给杀了!这是天大的祸事!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啊!

    这一刹那,他只感觉脚都站不稳,天都要变了。

    而整个楼宇中,只要是对政治了解一点的鸿胪寺的人,这一刻全部都是脸色煞白。

    他们已经预感到一场巨大的祸事了。

    同样的苍白也出现在另一群人的脸上。

    “乌斯藏大王子……他居然真的把他杀了!”

    黄芊儿紧紧的握着衣袖边缘,小脸苍白。王冲以弱胜强,这本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但是现在,黄芊儿却被另一件事情,剌激的心中惶惶。

    乌斯藏的大王子死了,而且是被王冲斩杀。她已经可以预感到一场剧烈的风暴。

    而且王家就是这场风暴的中心。

    黄家才刚刚投靠的王家。王家被席卷进去,黄家恐怕也一样逃不脱。

    王冲太冲动了!

    “小子,拿命了!——”

    突然之间,一声饱含怒意的大喝传来,震断了所有人的欢呼。巨大的练功场上,一股滚滚的金色罡气洪流,浩浩荡荡,有如雪崩一般,朝着王冲席卷而去。

    和这股蕴含着毁灭气息的力量相比,王冲和乌斯藏大王子刚刚的战斗简直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这一击,挟怒而,只怕钢铁都要碾成齑粉,更别说是血肉之躯。

    “不好!”

    老鹰大吃一惊,想也不想的举起手臂出信号。轰,一根粗大的铁箭拖出一道长长的白色气浪,以雷霆万钧之向着练功场射了过去。

    然而神箭手出的粗大铁箭射在金色的罡气洪流上,却出射中钢铁一般的轰鸣,直接被震飞出,还在半空中就碎成了一段段。

    这一幕突如其来,谁也没有想到乌斯藏人里面还隐藏了这样的高手。就连老鹰都反应不起。

    “公子……”

    老鹰心中一沉,想也不想的冲了出去。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王冲就命丧金色的罡气洪流之下,突然之间,所有人耳边都听到了一个低低的声音:

    “都松莽布支!这么快就沉不住气吗?”

    声音不大,但就是那么一句,那滚滚荡荡,毁天灭地的金色罡气洪流就好像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突然之间戛然而止,就这么顿在那里,就好像时空停滞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