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皇纪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锋芒毕露!
    第四百一十五章

    练功场上,和王冲隔着十几丈的距离,都松莽布支一身皮袄布袍飞舞,看着不远处的大唐少年,眼神中第一次露出惊骇的神色。

    他随团出使的事情非常隐秘,根本就没有多少人知道。就算在乌斯藏内部,知道这件事情的也绝对不多。

    都松莽布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保持了三个多月的秘密,居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大唐少年一口道破。

    这一刻,都松莽布支心潮起伏,第一次有种看不透眼前这个少年的感觉。

    然而感到震动的还远不止都松莽布支一人。

    “都松莽布支?”

    在远处的楼宇上,一道身影紧紧的扣住了凭栏,大睁着眼睛,居高临下,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广场上的那道身影。

    在帝国和乌斯藏的战场上,很少有人不知道都松莽布支这个名字。在帝国的黑名单上,这个乌斯藏的大将绝对榜上有名。

    在帝国的京师,想要他性命的人绝对排成排。

    没有这个人,乌斯藏帝国的实力绝对能削弱很多。

    只是,虽然听过都莽松布支这个名字,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寥寥无几。恐怕当面都没几个人知道他到底是谁。

    鸿胪寺虽然是负责接待诸国使团,负责对他的使团。乌斯藏帝国的使者更是他们一手安排的。

    但是就连他们都不知道,都松莽布支这个乌斯藏帝国的巨擘居然偷偷的潜入了大唐。

    而且就在他们的眼皮低下!

    “年轻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都松莽布支道,这句话却是用乌斯藏语说的。他的神色平静,只是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正常,快的让人以前刚刚的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

    “哈哈哈,都松莽布支,你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都松莽布支用乌斯藏语和王冲说话,但王冲却没有上当,当着无数世家子弟、王公贵族的面,直接用中土语言说话:

    “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传说中的都松莽布支可是汉藏两族的语言都会说吧。而且……,哈哈,都松莽布支,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以最快的度离开大唐,离开这片是非之地,而不会再在大唐的京师里待上片刻。”

    王冲哈哈大笑,不但没有后退,反而牵过战马,朝着都松莽布支这个乌斯藏的大将缓缓上前。

    乌斯藏大王子身边有乌斯藏大将都松莽布支随行,这一点王冲也只是猜猜而已。毕竟,传说往往都是以讹传讹的,不能当真。

    但是都松莽布支的反应已经足以说明问题。如果说最开始王冲还只是猜确的话,那么现在,王冲已经肯定,这个站在自己面前,收敛了气息,身材并不是如何高大,但却孔武有力的乌斯藏壮汉就是名闻天下的乌斯藏大将都松莽布支。

    乌斯藏出名的武将并不多,但是都松莽布支绝对是其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在他带领下的乌斯藏大军凶悍绝悍,而且又极富智慧,并不是单纯的仅靠武勇。

    和帝国对乌斯藏的战争中,大唐本来一直是处于优势的。但是都松莽布支的出现,弥补了这一处空白。

    大量帝国的武将、高阶军官,以及身经百战的老兵死在他带领的大军手里,而这些武将和高阶军官里面,又绝大部分都是出自京师的世家大族,豪阀门第。

    可以说,只要家族中有子弟在西部参军的,就没有对都松莽布支不恨之入骨的。

    这个人攻击性极强,而且积极主动,只要有这个人在,有子弟在西线的家族还会源源不断的出现大量损伤。

    王冲可以肯定,京师里绝对有大量的世家子弟,甚至包括宫中的皇帝陛下在内,都非常乐于去取都松莽布支的性命!

    大将级别的人物非同小可!

    王冲心知肚明,别说自己,就算整个王家所有的高手包括在内,恐怕都奈何不了这种大将级别的人物。

    但是自己杀不了,王家杀不了他,就不代表没有其他办法了。

    帝国里面能杀他的人,多了去了!

    只要自己揭露他的身份,不管对不对,接下来,其他的事情,都自有其他人去完成。

    “这可是你自找啊!”

    王冲心中冷笑。

    正常的情况下,要想在战场以外的地方对付都松莽布支这种番外帝国的大将几乎是不可能。但是偏偏他太过托大,居然以为行踪隐秘,没有人能认出他,一个人偷偷潜入大唐帝都来。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都松莽布支用乌斯藏语道,他的目光闪烁,眼中流动着阵阵莫名危险的光芒。

    他已经明白眼前这个少年的心意,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有用。他已经打定了注意,要在这里大庭广众之下,以这种方式对付自己。

    或是其他时候,都松莽布支连看都不看,早就一巴掌拍死了。但是现在,都松莽布支只感觉到一阵锋芒毕露的锋芒,就像碰到一只剌猥一样。

    “王冲!现在你应该不清楚,但是未来,你一定会知道的。”

    王冲坐在马上,傲然笑道。

    “哼,你就不怕我现在杀了你吗?”

    都松莽布支眯着眼睛道,依然是用的乌斯藏语说话。

    两个人一个用乌斯藏语,一个用中土语言,说的话截然不同,但却交流毫无问题。

    “怕!当然怕!”

    王冲笑道:

    “但是你信不信,如果不杀我,你还有机会活着离开大唐,但是如果杀了我,你甚至这座练功场?”

    都松莽布支眯着眼睛没有说话,那一双锋利的眼眸仿佛想要看到王冲的灵魂深处。

    来到大唐三个多月,他第一次遇到了一个完全看不懂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杀机在眼中萌动,但是都松莽布支却始终没有动手。

    他没有把握,也完全猜不透这少年的背景。

    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历,但是有一点他是说对了。从现在开始,这座中土神洲的帝都已经变得对他不安全了。

    在这里多滞留一分,就多一分的安全。

    “年轻人,这次我不杀你,因为你和你的家族很快还有更大的麻烦了!”

    都松莽布支突然深深的看着王冲道:

    “大王子不是你想杀就能杀的!”

    “哈哈哈……”

    听到都松莽布支这翻话,王冲差点要笑出声来。好歹也是乌斯藏帝国的大将,高原上的雄鹰,居然也在他面前用这种这种手段。

    如果不是自己知根知底的话。

    “大将军说得好,正好我也有几句话,想要和大将军说一说。”

    王冲说着,就在全场人怪异的目光中,突然俯身过去,就在这位名闻天下的乌斯藏帝国的大将军身边附耳低声说了一句话。

    就是这么一句话,都松莽布支浑身剧震,猛的抬头看着王冲,一脸见鬼的神色,眼中原本若有若无的杀意,更是瞬息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哈哈哈……”

    王冲突然仰头大笑,一拍马背,蹄哒哒如风一般直奔练功场另一端的乌斯藏使节团而去。

    就在十几名乌斯藏骑兵面前,王冲停了下来,嘴角似笑非笑。

    “赤罕!”

    王冲用乌斯藏语说出的第一句话,就令一群乌斯藏骑兵神大变:

    “小心你的弟弟!王位是你的不假,但可惜,你不一定有这个命能坐上去!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王冲哈哈大笑,不再逗留,拍着马儿,绝尘而去。而不管是乌斯藏大将都松莽布支,还是练功场上的一群乌斯藏骑兵,居然一个拦下他的都没有,就这么看着他嚣张的绝尘而去。

    “走!”

    都松莽布支眼皮狂跳,说了一声,便提着那名被王冲斩杀的乌斯藏骑兵的尸体破开人群离去。

    这里已经不安全,虽然周围什么都还没生。但是都松莽布支已经感觉到了极大的危险。

    这次任务完全失败,这座大唐帝都里现在步步危机,都松莽布支甚至就连能不能活着回到乌斯藏高原都不知道。

    就像那个少年说的,在这里每多待一秒,就会多一分的危险。

    “哗!”

    十几名精锐的乌斯藏铁骑居然一句话都没说,跟在都松莽布支的身后,灰溜溜的离去。

    “恭喜宿主,改变练功场事件:乌斯藏的挑战,获得1o点命运能量点奖励!”

    “恭喜宿主,改变乌斯藏王室之争,获得5点命运能量点奖励!”

    ……

    一连两道声音有如天籁一般在王冲脑海中响起。而几乎是在同时,原本静悄悄的练功场上,再次爆出一阵冲天的欢呼!

    “王冲!”

    “王冲!”

    “王冲!”

    ……

    一波又一波,有如山崩海啸般。没有多少人知道王冲刚刚干了什么,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些不可一世的乌斯藏使节团被打压的灰溜溜的走了,而这一切,又是九公的孙子,京城王家的那个王冲做到的。

    “这可真是名利双收啊!”

    王冲听着练功场山呼的声音,嘴角慢慢的露出一丝笑容。这次练功场上的收获倒也不枉他从灵脉山上下山一趟。

    击败那个乌斯藏大王子就奖励了1o点命运能量,说的那一句话,就价值5点,轻轻松松一趟就收了15点的命运能量,这都快赶得上那次高句丽剌客围剿了。

    王冲现在是越来越现,只要能够成功改变那些对帝国影响很大的重大事件,其收获要比自己一个人闷头苦干,强得太多太多。

    “加上之前的79点命运能量,我现在就有94点的命运能量点了。……就是可惜啊,乌斯藏离得太远,天高皇帝远,我也只能够说那么一句话,否则的话,多挑拨挑拨,恐怕远不止5点命运能量点那么简单。”

    王冲心中道,暗暗觉得有些惋惜。

    不过就这么一句话,居然就值5个命运能量点,也已经是相当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