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皇纪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群龙会!
    第四百一十七章

    当王冲离开练功场的时候,与此同时,宫廷的深处,五皇子李亨正低头徘徊,满心的忐忑。

    在他的面前,有一道不足一尺高的门槛。但就是这一道门槛,就像一道无形的高墙一般,坚实厚望,上下无边,带着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横亘在李亨的身前。

    四周静悄悄的,但李亨额头隐隐有冷汗渗出,心中有说不出的焦灼。

    未时的觐见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但一直到现在,李亨都还没有等到召见的消息。

    李亨心知肚明,自己所有的命运都决定在那小小的一道门槛之间。

    “嗡!”

    突然之间,大门打开,一个尖利的嗓音从深深的大殿里面传来:

    “传,五皇子李亨觐见!——”

    嗡,就像一记重锤擂在心中,李亨浑身一个激灵,猛然之间清醒过来。等了很久的召见,终于在这个时候到来了。

    李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这才抬起了脚掌,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跨过了门槛。

    “砰”

    当脚掌落地的声音传入耳中,李亨只觉得如同山峦般的厚重。

    大殿幽深,仿佛没有尽头一样。脚掌底下,则是一阵阵冷冰的感觉。整条通道,除了一个个表情肃冷的,五丈一个的执金吾卫外,其他再无他人。

    整个通道针落可闻。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只有一刹那,又好像过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在李亨的感觉中似乎永远都走不到头的时候,眼前豁然开郎,一阵明亮的光芒突然从前面传来。

    同一时间传过来的,还是一阵无边无际,尊贵、神圣,如同天地般不可揣度的庞大的气息。

    在这道气息面前,李亨身上的压力突然沉重了千百倍不止。

    “儿臣参见父皇!”

    李亨跨过门槛,不敢抬头,恭恭敬敬,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即便已经二十岁了,但对于大殿上方那道神祗般的身影,李亨内心依旧如同幼时般的敬畏,甚至敬畏的更深了。

    火光摇头,大殿上方的那道身影一动不动。

    而在那道身影的下方,李亨感觉到了一道道弱小很大,但却同样极其强大的气息。

    ——那是皇宫深处的诸皇子,很显然,今天出现在这里的远不止他一个人。

    大殿里静悄悄的,针落可闻。一道道的冰寒、冷酷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过来,落在大门附近,跪在地上的李亨身上。

    皇家之中无亲情!

    不管是贤明的圣君,还是无能的昏君,一朝又一朝,一代又一代,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铁律!

    在宫廷之中,李亨感觉不到丝毫温暖,只感觉到深深的寒意。

    “起来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威严、浩荡终于从大殿上方响起。

    李亨战战兢兢,这才站起身来,但是依旧不敢抬头,按照往常的规矩,低着头,走到了大殿的最尾端。

    ——虽然贵为五皇子,但是在诸皇子之中,李亨却是最没有背景,实力也是最弱的,所以按班排辈,他永远都是站在最末位。

    众诸皇子从来都没有在意过他五皇子的身份,而圣皇也从来不在意这些。

    和李亨想像的不一样,当他入列之后,圣皇并没有立即询问他,就好像把他淡忘了一样。

    而其他诸皇子的目光也纷纷收回,空气仿佛突然又恢复了流动,一切恢复了正常。

    李亨就像一团空气一样,站在队伍的最末端,无人关注。

    一团庞大的气息厚重如山峦一般,屹立在距离父皇最近的地方,虽然有如莹光之与皓日一般,但是对于其他诸皇子来说,却是强大的不可思议。

    李亨知道,那是大皇子的气息。

    论资排班,不管按哪种方法,大皇子做为未来的储君,永远都是站在距离父皇脚下,距离最近的人,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

    每次召见,父皇都会询问他朝堂政治、武备修葺、武道修练、百姓民生等各个方面的问题。

    每一次见面都是一次考验。不止是他,对其他诸皇子也是如此。每个人在接受父皇考验的同时,也在借此展露自己的才华。

    皇家之中,绝无寻常百姓父子的温馨、温暖,这也是李亨避开皇宫的原因。

    朝堂政治、诸番外国,农田水利……,诸皇子口中谈论的东西,没有一个是李亨了解的。

    不是他太过浅薄,而是他从来没有这种资源,甚至就连一个教他这些的师傅都没有。

    李亨不敢恨,也不敢怨,如同往常一样,站在那里,低着头,规规矩矩,战战兢兢,一动不动。

    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接着便是六皇子、七皇子,诸皇子一个个的上前,接受圣皇的考验。

    当终于等到自己的时候——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大殿上方,那威严浩荡的身影突然摆了摆手道。

    李亨就这么被无情的跳过了。一丝止不住的失望从眼中掠过,李亨有些失落,有些庆幸,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在宫廷中,这样事情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

    “……今天我们父子相聚,就不要聊太多的政事了。来人,上舞乐!酒宴!”

    一声令下,就像打开了闸门一样,偏殿则门之中,顿时无数的宫女、太监喜笑颜开,端着果盘、桌椅、酒壶、香炉鱼贯而入。

    只一会儿,诸皇子身前就摆满了一张张充满古韵的桌椅,摆满了水果、糕点、酒水、菜肴。

    当诸皇子落坐之后,铛!编钟一响,乐器声响起,如数身曼妙,冰肌玉骨,娇艳俏美的宫女穿着白色的裙穿,如同云中仙子般鱼贯而来。

    “父皇!——”

    就在众宫女准备进入大殿中央,表演宫舞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乐律。

    “父皇,这种软绵绵的宫乐未免有失我大唐铁血的风格。儿臣听说五弟他准备了一剑舞,准备表演给父皇看,为诸兄弟助兴,还是父皇允许。五弟,你说是不是?”

    三皇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对着大殿上方说完,突然扭头看向队列最后的李亨,一双冰冷的眼眸精芒四射,透露出阵阵咄咄逼人的光芒。

    “嗡!”

    一刹那间,时间定格,所有的乐声、舞声,说话声,气流声,咀嚼声……统统消失不见。

    原本休闲放松的气氛突然之间变得紧崩不已,充满了一股无声的刀光剑影的味道。

    宫廷所有的宫女、太监几乎是同时低下头来,眼中露出忌惮的神色。而其他的诸皇子则是阵阵冷笑,扭头看向最末尾的李亨。

    就连宴席上方的大皇子,虽然不像其他诸皇子一样目露讥讽,但却也放下了筷箸,扭头看了过来。

    整个大殿静悄悄的,针落可闻。

    “来了!”

    李亨感受着四周那种如影随形,庞大的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无形压力,整个人一下子变了脸色。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一劫。没有想到,三皇兄还是放过自己。一开始没有难,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只是把机会放到了现在而已。

    感受着那一道道或讥讽,或者冷笑,或者恶意满意,或者充满了敌意的目光,李亨的额头上突然渗出了冷汗。

    这种感觉是他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第一次他受到了绝对的瞩目,但却绝不是他想要的。

    “三哥果然还是不肯放过我!”

    李亨心中暗暗道。他根本就没有学过剑舞,也根本就不会。诸皇子之中也从来没有人表现过什么剑舞。

    李亨知道三皇子就是故意的。

    “殿下一定要记住,宫廷之中,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这是老奴几十年经验所得,殿下你一定要记住。”

    冥冥之中,李静忠入宫之前说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入宫之后的情况谁也预料不料,李静忠也无法进入宫内。这是他在李亨入宫最后说的话。

    “父皇,我……”

    李亨刚想要拒绝,耳中就听到了五皇子的声音:

    “哼,五弟,怎么?在父皇面前这么犹犹豫豫,你这是想要反悔,突然不愿意吗?”

    声音冰冷,带着阵阵冷笑,似乎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三哥,你——”

    李亨直起身子,刚要说话,突然之间,嗡,就好像一座远古太山压了下来,冥冥之中,李亨突然感觉到了一对威严、浩荡,令人心生敬畏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父皇!

    李亨心中一颤,原本就要吐出去的话立即收了回来。然而没有等他再次开口,耳中就听到了圣皇摆了摆手,淡然、平静声音:

    “够了,辚儿,不要为难你五弟了!”

    “嗡!”

    一股血气突然往头顶冲去,这不是李亨第一次受到忽视,但是这一次,李亨心中却感觉无比难以忍受。冥冥中,王冲在昆吾训练营外说的那翻话突然浮现脑海:

    “殿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没有退路的,想要改变你的现状,改变陛下对你的看法。就只有积极主动,勇于争取。”

    “这次入宫,三皇子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为难你。正常的情况下,你一定会退缩。所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反其道而行之。你要积极主动的在陛下面前表现自己。这次觐见将是你最好的机会,无论如何好好把握。唯有置之死地,方能后生,要想取得陛下的青睐和重视,这恐怕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

    血水不停的往头顶冲去,李亨可以忍受诸皇子的嘲笑、冷酷、冷漠、攻击、暗杀,但他唯独无法忍受的,就是心中最尊敬,最敬爱的父皇漠视。

    “父皇,我准备好了!儿臣确实准备了一支剑舞,想要献给父皇!”

    这一句话宏亮无比,隆隆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李亨跪在地上,身躯颤抖,但声音却无比的坚定。

    这一刹那,大殿寂静无声。所有的皇子全部都呆住了。就连大殿上的圣皇也目光微微一滞,扭过头来,目光再次落到了殿下的李亨身上。

    “准!”

    只有淡淡的一个字,但这一个字却在李亨的心中掀起了万道涟漪!

    报歉,卡壳了,半天写不出感觉。跟兄弟们说声报歉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