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皇纪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一场结束,另一场开始!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一场结束,另一场开始!

    第四百一十八章

    “轰隆!”

    大门洞开,一骑身影从里面飞驰而入。宫门外,看到五皇子骑马而出,李静忠心中一紧,扯起衣角,快步迎上去,牵住了五皇子的马。

    “殿下,怎么样?殿下,怎么样,怎么样……”

    李静忠抬起头,身体因为过于紧张、激动而剧烈的颤抖。这一次的事情非同小哥,可以说五皇子的身家性命就决定于此。

    而同样的,也李静忠的性命也决定于此。主辱臣死,在宫中再普遍不过。所以在过去的那几个时辰里,李静忠心中的忐忑不安也就可想而知。

    “静叔,不要紧张,没事了,没事了!……”

    李亨坐在马背上,兴奋脸孔潮红,脖子都变成了血色,看起来比李静忠还要激动。

    想起刚刚在宫中发生的事情,李亨到现在还止不住的激动。一辈子的低调、退缩、容忍、懦弱,在刚刚宫殿内的一刹那,全部烟消云散了。

    李亨知道三皇子在陷害自己,也知道当自己曝露会武功的真相后,很可能触怒圣皇,并且被众皇兄围攻,落下胸府极深,欺君罔上的罪名。

    但是李亨顾不了那么多了。

    在宫中被人欺侮、暗算、无视、嘲讽,并且毫无存在感的生活了二十年之后,李亨心中最强烈的欲望突然之间曝发了。

    ——就算是明天就被处死,他也要堂堂正正的让父皇正视自己一眼。

    李亨不会剑舞,但他霍出去了。没有任何的章法,没有任何的招式,也不同于任何世上的剑舞。

    李亨的剑舞发自内心,是数十年情绪渲泄和奔放之舞。

    当剑舞结束的那一刹那,针落可闻。

    李亨做好了等待最恶劣的判决的结果,但却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天籁之声。

    在时隔十多年后之后,他终于再次听到幼时那个父亲的声音,对自己充满肯定声音。

    李亨到现在都记得,诸皇兄听到那翻话时,一个个脸上意外之外,却精彩之极的表情。

    “静叔,王冲说对了!他真的说对了!走,我们快去找王冲!……”

    李亨心中激动无比。

    如果不是王冲激励,还有他的分析判断,就算自己当时想要表现,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勇气。

    事实证明,一切都被王冲料中。

    如果今天的觐见,他有一点点的犹豫,或者否认,那今天就真的再劫难逃了。

    王冲说的没错,只有积极主动,全力争取,才有生存的希望。就像王冲分析的,陛下是进取之军,他的人生是在各种逆境中前进而来的。

    只要积极主动,表现自己,才能真正的获得父皇的亲睐。

    在父皇开口的一刹那,李亨抬起头来,从他的眼中看得清清楚楚。从未有现在这么一刻,他感受到了父皇的心情。

    就像一只笼中鸟一样,在剑舞舞起的那一刻,李亨打断了心中的枷锁,打断了身上和心中所有的顾忌!

    李静忠没有说话,他呆呆的看着眼前兴奋的手舞足蹈,兴奋不已的五皇子,整个人都怔住了。

    他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李亨,他手舞足蹈,自信、激情,充满了感染力和进取心。

    服侍了李亨这么久,他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他。

    李静忠心中隐隐有种感情,这个站在他面前的五皇子,似乎和他以往印象中的那个他已经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但是哪里不一样,就连他也看不出来。

    “走吧!”

    李静忠回过神来,牵着李亨的马,往外走去。

    ……

    “哼!混帐!”

    回到宫殿之中,三皇子一掌拍下,含怒而发,把三寸多厚的乌金桌子都像纸一样拍成了一团,扭曲不已。

    想起刚刚宫中发生的事情,三皇子神色铁青,难看不已。他费尽心思,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算计好了。

    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五皇子居然一改常态,主动献舞。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大的事情父皇居然没有降罪他,不但没有,反而还赐了他一席宫内皇族子弟的殊殊莽袍。

    御赐的莽袍非同小可,就算反应再慢的人也明白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准对李亨下黑色。御赐的莽袍就是那一层护身符。

    谁敢再对李亨下手,谁就是自寻死路。

    ——因为那样等于是在挑战圣皇。

    “给我查一查,老五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病,连父皇都治不好。他怎么突然之间就能修练武功了,而且还已经到了元气九阶这么高!”

    三皇子回过头来,心中怒不可遏。

    “殿下,没有用的。”

    大殿里,曾经在灵脉山附近出现过的三角眼黑袍老者鬼手沉声道:

    “大皇子那边早就查过了,根本就没有查到丝毫的蛛丝蚂迹。五皇子在训练营中非常的低调。而且,五皇子身上的病……连陛下都没有办法。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

    三皇子沉吟不语,眼神中隐隐透出忌惮的神色。他之所以没有再派人暗杀李亨,其中也有这个原因。

    如果李亨的身边真有某个厉害的强者保护,这个人能够帮助李亨逆天改命,完全改变他的体质,那就决不是自己派出的某个高手能够对付,弄不好还会留下蛛丝蚂迹,对自己不利。

    绕了这么大个圈子,在父皇面前暗算他,也是出于这种顾忌。

    ——虽然最后还是失败。

    “该死!”

    三皇子咬牙切齿,五指捏成拳头,咔咔作响:

    “不管他是谁,我都一定要将他找出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帮他。鬼手,你现在就带人出去。老五刚刚得了父皇的赏赐,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他从皇宫里出来,一定会去找那个人。你带齐人手,给我仔细打赏。”

    “混帐东西!就算他是天上的神仙,敢插手皇室的皇储之争,我也要让他落下地来!”

    “是,属下这就带人去!”

    鬼手低下头来,召齐人手,迅速带人离去。

    ……

    与此同时,当鬼手带人离去的时候,皇宫其他诸皇子的宫殿中,二皇子、四皇子、六皇子、七皇子……,所有皇子同样在关注着这件事情。

    一向畏畏缩缩,看起来“胆小怕事”的“老五”突然变得如此的“积极主动”,“锋芒毕露”,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更让人吃惊的是圣皇的态度。老五的事情居然就被这种轻描淡写的揭过了。

    圣皇不但没有怪罪,还送了他一件莽袍。甚至连事情的原委连过问都没有过问一下。

    “这个老五,真是小瞧他了。没想到他隐藏的这么深。”

    “本来如果他安安份份,没有什么非份之想还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居然有这样的野心,那就容不得他了。”

    “皇位只有一张,即然想要坐上去,哪就没有什么兄弟情份可说了。”

    “趁他现在实力还不高,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铲除掉他。否则的话,一旦让他坐大了,那还得了?”

    “宫里有这么多的兄弟争夺就已经够多了,不能再多了!”

    ……

    恐怕李亨都不会想到,他的一席剑舞,同时激起了其他诸皇子心中的敌视和杀心。

    如果说之前对于李亨的敌意还停留在念头上的话,那么现在,这次酒宴之后,这些念头已经可以化为行动了。

    皇室之中无亲情,连父子尚且如此,何况是兄弟?

    连圣人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又如何是一袭莽袍能解决的。只不过,一切必须得做得更隐秘了而已!

    ……

    “哗啦啦!”

    夜色渐暗,一只黑色的乌鸦扑打着翅膀,掠过层层的天空,最后落在了西北角的一处角落里。

    “到了!”

    老鹰手掌一举,接住了天空落下的乌鸦。

    “看来,五皇子那边应该是一切平安了。”

    王冲负着双手,看着老鹰手上的乌鸦,微微舒了一口气。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五皇子。

    之所以一直等在这里,也是为了待他的消息。

    “公子说的没错,李静忠传消息来说,五皇子一路有惊无险,而且还获得了圣皇赏赐的蟒袍。五皇子说想要见见你,不过,李静忠在信里说他已经拦住看他。”

    老鹰看完乌鸦腿上的信笺点头道。

    “这个家伙……倒是有点用。”

    王冲点了点头,听着老鹰念着信笺上的内容,眼中掠过一丝怪异的神色。

    李静忠这个未来的大奸臣,这方面倒是反应很快。知道现在不是他们见面的时候,所以主动阻止了五皇子。

    倒是不枉当初他留了他一条性命。

    “希望他能一直这么保持下去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

    李静忠现在渐渐发挥出他的本来,做为未来的大奸臣,几乎掌控整个朝纲,大权独揽的存在,李静忠在政治方面的嗅觉,以及危险的感知能力是无庸置疑的。

    有他在五皇子的身边,五皇子会安全很多,也会有很大的助力。至少,目前是这样子!

    “走吧,我们也该出发了。接下来,我们的任务还很重。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啊……”

    王冲抬起头来,目光越过重重楼宇,望向了皇宫的方向。

    只有他心中明白,李亨成功逃过了这一劫,并不是什么结束,而仅仅只是另一场更加波澜壮阔,也更加危险的棋局的开始。

    这个棋局一旦进去,就不能退出,不到最后,也绝不算是解决。大伯、自己、整个王家、宋王、齐王,大皇子、二皇子……,所有皇子皇女不管是谁,不到最后,就绝对不能退出。

    胜利者永远都只有最后一个人,以及他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