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成帝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改卷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杨知县举起酒杯对着桌上的两人道:“黄大人,于副将这次辛苦你们两个来这里做监考官了,我先干为敬。”说完一杯酒下肚,又继续满上开始聊天。

    杨知县今年四十多岁,二十多年前就过了会试,只可惜殿试那道坎一直跨不过去。终于在三年前杨知县通过了殿试,虽然没有进入前十名,不过也被封做了县令来到合县。本来满腔热血想有一番作为的他,遇到了方家人的阻拦,同时知府大人也下令让他不得对方家乱来。这几年杨知县为了方家也是操碎了心,可是始终找不到办法对付方家。

    被称作黄大人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一个胖男人,幸好叶尘不在,如果被他看到了肯定看的出来这个形象像极了某些报纸新闻上的贪官污吏。黄大人据说是州长的一位得力手下,虽然官职大小和杨知县一样,可是地位比杨知县高了不止一丁半点。而那个于副将则是林州大将军手下的一员猛将,据说他还参加过与兽人的战争,只不过看上去倒像一个书生的样子。这次就由他们两个人加上杨知县共同监考顺便批改试卷。

    “杨知县客气了,哪有什么幸苦不幸苦的,都是为皇上办事,一样的。”黄大人喝完答道,一看就是会说奉承话的人。

    “客气了。”于副将看起来话很少的样子。

    杨知县也不计较道:“刚刚衙役已经把各个试卷整理完毕,两位要不要开始改卷啊。”

    这次黄大人还没有说话于副将抢先说:“去把,这次将军特意嘱咐了我们,如果有好的苗子直接带过去就好,不用在去参加什么会试了。”杨知县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谁都知道现在的军队不缺战士,而是缺少一些出谋划策的人,如果一会真的有人被他们看上了直接给带走杨知县也拦不住,毕竟这也算是一种特权了。

    黄大人则在一旁说道:“于副将有点过了把,毕竟这些人就算过了乡试,也要根据规矩来啊,万一人家不想参军想做文职呢。”看上去两人不是很对付的样子。

    杨知县看着气氛有点尴尬,起身道:“那个一会在说,咱们现在还是先去批阅考卷把,两位请。”

    三人刚刚到场有个衙役过来道:“禀报大人,这次考生一共一千九百八十人,实到一千九百五十人,试卷都已经打乱顺序放好了。”

    “嗯,你下去把。”杨知县摆摆手道。

    试卷是完全把名字和考号给密封起来的,任何人都看不到是谁的试卷,而且任何有故意涂抹或者标识的试卷都会被直接放弃。黄中就是收了方幸父亲好处的人,所以一来到阅卷房就开始忙活起来。于德并没有去自己看试卷,倒不是他不识字,而是他的任务是监督黄中,防止他帮人作弊或者什么。

    虽然考卷十分多,可是批改起来却很快,除了他们三人以外还有十几个人帮忙,他们负责筛选成绩比较好的交给黄中三人。半天不到,试卷就被整理出来,大概还剩下一百多份,因为考生有将近两千人,所以这次只需要录取二十人就够了。

    黄中这时有点慌了,这个方幸还真是一个花花公子,竟然什么都不会,诗词还好,后面的文章是什么。黄中偷偷找到了方幸的卷子,诗词虽然垃圾,可是将就点也就过了,第二个试卷上面只有三个字上面写道:随便打。黄中心中破口大骂,随便打你妹啊,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这让自己怎么帮他。如果这样能过去,这个于德非得去告了自己不行。可是收了钱不办事可不行,方家的根底也毕竟不薄这事捅出去就完了,方阳和自己说的时候明明告诉自己说他儿子满腹经纶。自己只要稍微提点就行,要不是因为他姓方,黄中都想现在去抽他两巴掌,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于德在一旁也开始看了起来,挑选了几个不错的卷子出来,毕竟能出来做监考官,肚子里面多少也是有点墨水的。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杨知县突然在那里读起来:“好诗啊好诗,本官虽然从未去过战场可是也能体会到其中滋味啊。”

    于德这时立马跑了过来抢过了杨知县手中的卷子道:“果然是好诗,就是不知道第二题答得如何。”于德这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初在与兽人作战时的场景。是啊,古来征战几人回,自己当初的那些兄弟们还剩下了几个。

    就在于德感慨之际杨知县看完了叶尘的第二张考卷“真是妙呀,这人绝对是个奇才,应该是个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之人啊,虽然这些观点第一次看到,可是听起来感觉实施操作的可能性极大。”杨知县看完叶尘的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得条条分析和各个应对方案感叹道。

    “什么东西这么好啊,我也看看。”黄中也过来一起看这个试卷,看完以后,不禁计上心头。叶尘的第二张卷,好归好,但是谁也没有验证过,只能算是新奇,如果奇能上榜通过,那么方幸那个也能勉强算是奇把,黄中继续道:“诗词确实不错,只不过文章有点太新奇大胆了太不靠谱,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和试验过。”

    “你懂什么,诗词好乃其次,我刚刚发现这里面最主要的乃是文章,简直说的太好了,要我说,这个试卷应该做头名。”于德反驳道。本来那个凉州词只是吸引他,现在他看了文章都有点迫不及待想见到这个人了,肯定是一位饱读诗书的隐士,不屑功名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来参加了乡试,于德不禁开始幻想起一个白胡子老头仙风道骨的样子。

    黄中顺势说道:“如果够奇就能上去,那我看这张试卷也应该能上榜了。”说着拿出了方幸的卷子,只不过上面的方幸二字已经被他偷偷涂掉。

    于德看完卷子以后破口大骂,“这算文章么?还奇呢,就三个字真是无理取闹。”杨知县也在一旁点头同样于德的话。

    黄中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死活说叶尘的那个过不去不得上榜,如果叶尘的能上榜那么自己推荐的这个也可以。最后不知道几人商议了什么,终于决定同意了黄中的话。拆开名字以后方幸第二十名,叶尘的则是第一名,第二名叫做袁平,第三名是个叫做贾凡。

    杨知县看到名字以后才反应过来,暗道:原来黄中是早有预谋,可惜事已至此自己也没有证据也只能就这样了。只是前三名里面的袁平和贾凡自己都略有耳闻,那个什么叶尘却从未听过,肯定是什么世外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