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成帝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提亲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叶尘抱着张倩离开县衙一段距离以后叶尘立马喊了一辆马车赶回家,等叶尘刚刚到长青街,就看到自己家门口有人在敲锣打鼓的喊自己的名字。

    “各位官爷,你们是找我么?”叶尘过去问道。

    报喜的人看看叶尘道:“我们找叶尘,你是么?”

    叶尘拿出了自己的路引给报喜的人说“是的,我就是叶尘。”

    “大家快过来,叶解元在这里。恭喜叶尘少爷,您乃此次乡试解元,知县大人特意让我等前来报喜,顺便邀请您晚上参加宴会”报喜的衙役拿出了一份请柬交给了叶尘。

    “好的,谢谢衙役大哥,这点小钱留着众位大哥买点酒喝。”叶尘拿出十两银子谢道。这是风俗,一般中榜之人都会多少给报喜之人一些银钱,图个喜庆。

    张倩在叶尘旁边满脸崇拜的说“哥哥,你好厉害。”

    叶尘摸摸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还好把,应该算是幸运,刚好这次的考官大人喜欢我的考卷把。”叶尘经过这个突然发现,这里的人只是缺少正确的发展方式,或者是因为皇室集权的原因,他们眼光还是不差的。

    “倩儿,你晚上和我一起去把。顺便帮你把你的路引解决一下,咱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哥哥打算离开合县以后直接去林州,等到九月直接参加会试。”叶尘说。

    张倩点点头:“倩儿听哥哥的,哥哥在那里倩儿就在哪里。”

    其实路引的问题特别简单,每个人出生就可以去官府报备登记在册,或者由有功名在身的人和有官职之人担保就可以办下。只是叶尘之前既然有功名也不认识什么有官职之人,甚至温饱还成问题,根本就顾不上给张倩办什么路引。

    方府同样收到了衙役的报喜,虽然是最后一名,那也算是光宗耀祖的事情。现在整个方府都和过年一样,方老爷还吩咐管家,所有的下人这个月双倍工钱。

    “爹,你可真厉害,随随便便就让我过了乡试,您看您那天让我把会试也过了把。”方幸对着方阳奉承道。

    “噗。”方阳把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吐了出来道:“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啊,一个乡试还是为父用了五分之一的家产换的,而且会试不同与乡试如果被发现,就算你爷爷都保不住咱们。”

    方幸急忙给方阳擦衣服,然后说:“父亲英明,我只是随口说说,其实今日前来是有一件事情想求父亲大人。”

    “什么事情?又要钱么,去找管家拿去把,我已经吩咐过了。”方阳无奈道,幸好自己给方幸弄了个功名在身,要不然自己那天不在了,他估计都活不下去,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

    “儿子最近看上一个女人,想纳来做妾,请父亲批准。”方幸一本正经的说道。

    方阳一想自己的儿子转眼都十六了,现在纳妾也不算太早了问道:“是那家的大家闺秀啊,跟为父说说。”

    “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只是长青街一个女孩,虽然比我小几岁,不过等她长大后肯定倾国倾城。”方幸说。

    “既然如此,那我一会就吩咐管家准备聘礼上门提亲去把,嫁到我方家是她的荣幸更何况你现在也有功名在身是个读书人了,只不过晚上的宴会上你可要跟我一起去谢谢你的考官大人。”方阳貌似心情不错,直接答应道。

    方幸一喜道:“多谢父亲大人。”

    叶尘正在院子里面和张倩打闹嬉戏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叶尘打开门一看就怒了。

    “请问是张倩小姐家么,我是方家总管方业。我家老爷特命我替我家少爷下聘礼来迎娶张倩姑娘做妾,你们几个快把东西抬进去,”

    叶尘出来把门关上道:“方家好大的威风,难道想强娶不成?”叶尘看得出来这个管家并不知道自己前几天打了方幸的事情,要不然不会这么趾高气昂的。

    “怎么你还有意见不成,让你一个小小的穷丫头嫁给我家少爷做妾乃是天大的好事。你们难道还敢不同意,记着这里可是合县。”方业话带威胁的说道:“你们愣着干什么,快点抬进去啊。”

    叶尘刚想动手,就看到街角来了两个人,一个是今天宣布榜单的杨知县,另一个则是今天站在他身边的人将军,本来打算动手的叶尘停了下来,只是不让方业等人进门。

    杨知县今天宣读完乡试结果就去找于德,他和于德约定开榜以后两个人一起去看看这个能写出凉州词和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种文章的到底是何人。于德前天已经派人八百里加急让人去把叶尘的文章送去林州给大将军看了。

    两个刚刚走到长青街街就看看有一队下聘礼之人站着那里,杨知县道:“难道是有人给叶尘的闺女下聘礼么,老于咱们过去看看?”在他们两个眼中,叶尘还是那种隐士高人,最起码也得四五十岁。

    “这是怎么回事啊?”杨知县走过来问道。

    方业一看便知道要遭,他认出了这是合县的知县大人,而且经常和自己家老爷过不去,今天要是知道自己是强行下聘礼,估计这事情就搞砸了,还是硬着头皮说:”禀告知县大人,我是替我们家方幸少爷来给张倩姑娘下聘礼的。”

    “知县大人请别听信小人之言,他们不是来下聘礼的,而是不久前来强抢我妹妹不成现在又假借下聘礼威胁于我想让小妹从了方幸那个混蛋。”叶尘在旁边说。

    杨知县现在也认出了方业道:“你是谁呀,这个张倩是你妹妹么?”

    “在下叶尘,张倩正是我妹妹。”叶尘弯腰道。

    “什么?你就是叶尘?乡试的那个解元?”杨知县和于德都愣住了,这算什么情况,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啊,这那是什么隐士高人,就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

    叶尘点头说:“是的,如果报喜之人不曾说错,我就是那个解元。”

    方业这时候有点晕这个叶尘还是解元,而且少爷还来这里强娶过人家一次被赶跑了,老爷可是什么都没和自己说啊。

    杨知县虽然心中震惊还是点点头压下心中的惊讶对旁边的方业道:“你可听到了,此事是否属实?”

    “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既然叶小哥不同意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告辞,知县大人。”方业说完便带着人灰头灰脸的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