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成帝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堂兄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叶尘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找人专门拟定了一个合同,就是于德入股醉仙楼的事情,然后回去的时候交给了于德的亲兵,让他们转交给于德。【愛↑去△小↓說△網w  qu 】

    虽然于德并不着急这个,叶尘还是早早的就把这个做好了,毕竟已经承诺了人家的事情还是早点解决的好。

    “哥哥,你教的字我们都记住了呢,你要不要教我们新的。”张倩问道,然后拿出一张刚刚写好的字给叶尘看。

    叶尘点点头道:“嗯,这样吧,把这本书给你们,等你什么时候能看懂了就行,遇到不懂的随时可以问我。”说着他把自己前不久买的一本书拿了出来,如果她们两个人可以把一本书都读下来,那么就可以不用学了。

    “哥哥,我们聪明不?”张倩接过书,笑嘻嘻的问道。

    “嗯,确实很聪明,不过要坚持下去才可以。”叶尘答道。

    张倩道:“那是一定的,哥哥相信我们。”

    方志现在的府邸位于镇远府的中间,外表上面看上去平淡无奇,只不过里面确实绝对的富丽堂皇。

    “老爷,刚刚接到消息,方幸少爷到城外了。”一个手下汇报道。

    方志喜道:“你快去通知李安派人把方幸从城外给我接回来,他们兄弟两个应该好久没见面了。”

    “是,老爷。”那个人应声退下。

    方志小时候在合县做过知县,所以方阳在合县才会有如此权势,后来方志被家族看中调到镇远府做知府,以便以后可以在王志天死后可以趁机把这块宝地给掌握在手中。

    刚到镇远府之时,所有人对他们都不屑一顾,都对王志天唯首是瞻,他这个知府和郑甘那个州长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王志天的身体越来越差,这些下面的官员渐渐的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纷纷前来投靠,要不是因为王家军的存在,方志都想让整个镇远府姓方了。

    至于郑甘,其实就是方家派来协助方志的人,虽然名义上比方志官位大,实际上两人都是一家人。不过现在看来也不差多少了,方志的探子刚刚来报,说王志天最多还有三年可活,让他耐心等待即可。

    王志天一生征战,甚至都没有结婚,而是前几年收了一个义子,最近几年慢慢的让他的义子开始接手王家军。在外人看来这时最好的结果,可是只要方志知道,那个所谓的义子其实早已经是他们方家之人了。

    “少爷,这镇远府真气派,不知道比咱们合县好了多少啊。”方东在方幸旁边说道,他是实实在在的第一次离开合县简单这么雄伟的城池,他现在越来越庆幸自己让方幸把他带来了,据传老太爷可是这里的知府,到时候自己跟在少爷身边就如同在合县一样没人敢说他们的不是,想干嘛就干嘛。

    方幸看着旁边意淫的都要流口水的方东一巴掌派过去道:“你这不是废话么,镇远府乃是林州省会之地,别说在林州,就是在整个齐国现在的镇远府绝对也能排的上号。你一会给我争点气,别和土包子没进过城一样被人笑话。”

    方东急忙道:“少爷放心,小的明白。”

    “嗯,那就好,咱们在这里等着把,我已经派人通知我爷爷了,估计一会就有人来接咱们了。”方幸点头满意的道。

    果不其然,不一会就有人来他们的马车旁边问道,是不是来自合县方家的人,“你们是谁啊,这是我们少爷方幸。”方东对着那个人说道。

    “什么,方幸在这里么,快让他出来见我?”那个人旁边的李安立马说道。

    方东一听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让我们家少爷来见你,你”刚要继续说话的方东突然被方幸打了一辈子,才停了下来。

    “你难道是李安堂哥。”方幸看着面前的人说道。

    李安一把抱住方幸道:“当然是我啊,这么多年你也不说来看看我,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方幸道:“堂哥言重了,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走走走,先把东西给我这些手下,咱们今天晚上先去福满楼,哥哥给你接风洗尘。”李安松开方幸笑道。

    旁边的方东看着面前的场景吓了一跳,这竟然是少爷的堂哥,幸好刚刚少爷拦着自己没有说话,要不然现在就惨了,看着前面的两人并没有在意刚才的事情,方东急忙追了上去。

    “我记着上次咱们见面还是三年前把,那次在合县还是多亏堂弟照顾。”李安说道。

    李安的母亲是方幸的亲姑姑,他们兄弟两个年龄相仿又都是纨绔子弟,所以也算的上是臭味相投,尤其是三年前李安去合县的时候方幸更是把他照顾的舒舒服服的,所以这次听说方幸来到镇远府,他决定一定好好带这个堂弟玩玩。

    方幸点头道:“堂哥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兄弟么,这都是应该的。没想到一转眼都三年了,堂哥最近过的怎么样?”

    “哥哥最近过的还不错,唉,就是姥爷不怎么给我钱,堂弟这次前来是为何呢?”李安问道。

    “不瞒堂哥,我这次前来一方面是想来看看堂哥和爷爷,另一方面是因为弟弟最近喜欢上一个小妞,可惜她跑到了镇远府,所以才过来。”方幸直言道。

    李安听完抱拳道:“堂弟果然是性情中人,为了区区一个女子,竟然不远千里前来找她,真是让人钦佩。只是不知道那个女子是谁,竟然这么有福气?”

    方幸听完脸一红,暗叹这个堂哥还真是会说话,把自己说的这么这么好,道“堂哥说笑了,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女子,她哥哥好像是个秀才。”

    “什么,我还以为是那家的大家闺秀呢,原来只是一个平民女子,改天可要给哥哥我引荐一下,让我看看到底是有多么漂亮,让我堂弟如此着迷,现在咱们先去福满楼,哥哥给你接风。”李安道。

    方幸道:“堂哥放心,等我找到了,肯定给堂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