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成帝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恶人先告状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于德走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叶尘看时间有点晚了,想让曲露留在这里陪红妆,明天再回家,毕竟这里空房间多的是。【愛↑去△小↓說△網w  qu 】只不过最后曲露非要回去,叶尘只好让董胜用马车把她送回去。

    “你们两个也早点休息把,这个明天有人收拾。”看着正在帮忙收拾的两女叶尘有点温馨的感觉,张倩和红妆从来不需要叶尘来催促去做什么,都是两个人抢着去做。

    张倩嘿嘿一笑道:“没事,反正现在还早,我们也睡不着。”

    “哥哥,你一会给我们讲故事好不好,上次西游记那个猴子怎么样了啊?”红妆问道。

    叶尘突然想到,上次给两女讲西游记只讲了一点她们便睡着了,谁知道两人醒了以后非要继续听。当然叶尘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们,要是一次讲完了,那他可就没新的故事讲了,只得答应她们一周讲两次。

    “嗯,那你们先收拾,一会给你们讲。”叶尘答道。

    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叶尘就越来越发现这里与自己曾经生活的地方的不同。他现在慢慢的开始教导张倩和红妆与这个大陆不太相符的东西,因为她们两个人都还是孩子世界观人生观都还没有完全形成,所以还能慢慢培养,只不过叶尘也只是稍微的改变一下,不敢说一些太深的东西,万一被有心之人听到了,那就是灭顶之灾。

    “哥哥,那个孙猴子会不会被那个炼丹炉烧死啊,如果不死,它怎么逃出来呢?”张倩听叶尘讲到孙悟空在八卦炉那段,忍不住替这个故事中的猴子担心。

    叶尘道:“这个呢,等下次在和你讲,现在你们要睡觉了,你们的锻炼应该继续持之以恒。”

    “那好吧,哥哥晚安。”张倩说道。

    “嗯,你们两个快点睡觉把,有事情喊我,我就在隔壁。”叶尘回道。

    仙客居,方幸和李安两人自从进入这里,就忘记今天发生的所有不愉快,完全沉浸了进去,要不是担心晚上不回去被方志发现他们在这里花天酒地,两人都不打算从里面出来。

    “堂哥,我这次真庆幸自己来镇远府,在合县那个地方虽然自由自在,可是就那么大一片地方早玩腻了。还是这里好,各种新奇玩意都有。”方幸道。

    李安大笑道:“那是,也不看看镇远府是谁的地盘,哥哥跟你说,别看今天那个叶尘在那里嚣张,等我回去禀报给老爷子醉仙楼之事,看他还怎么得瑟。”

    方幸道:“唉,还是堂哥仗义,对弟弟这么照顾。”

    “你看你这就见外了,对了,还是没看到那个让弟弟魂牵梦绕的小妞到底长什么样子,哥哥我现在可是好奇的很啊。”李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方幸想了想答道:“不瞒堂哥,据我的观察,我感觉那个小妞长大后甚至能和现在的夏凝蝶一较高下。”

    “什么,你说她和夏凝蝶差不多?”李安突然清醒了过来继续道:“堂弟你不是喝多了忽悠哥哥把,整个镇远府美女虽然多,可是这么多年能出一个夏凝蝶已经不容易了,你现在告诉我就合县那个破地方又来了一个差不多的,只不过那个夏凝蝶真不错,那身材,那皮肤啧啧。”

    “确实不错,可惜听堂哥所说,估计是不可能把她搞到手了。”方幸叹气。

    叶尘回去以后数了数,自己现在只剩下了一万两银票,虽然不算少,可是也绝对不算多,就是希望自己的计划能成功了。

    这次幸好王志天帮自己,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办。而且此事忙完还要考虑接下来的会试,让叶尘不得不感叹时间紧迫。

    于德回去以后就让于一用自己的名义去邀请镇远府所有的富商在六月十五日前去醉仙楼捧场,当然某些已经摆明了投靠方志和郑甘等人的就没有通知了。

    “老爷,听说福满楼对面新开了一个什么醉仙楼,而且于德最近还邀请了镇远府许多商贾下周去捧场。”方志的管家说道。

    方志道:“那个酒楼是于德开的么?”

    管家迟疑了下道:“这个尚且不知,只是我派人去找建酒楼的刘光打听了一下,好像是个叫做叶尘的少年开的,只不过于德好像也加入了进去,而且听说里面极其豪华,比之福满楼有过之而无不及。”

    “先不要着急,等它开张了在说,你先下去把。”方志吩咐道。

    “是,老爷。”管家应声退下。

    方幸刚刚在外面偷偷的听到了管家所说的话,走到方志面前道:“爷爷,听说有人建了酒楼在福满楼对面?”

    方志道:“嗯,我也是刚刚接到的消息,怎么了,你知道这是谁开的么?”

    “禀告爷爷,我也是刚刚听我的手下说的,而且据他所说,好像开酒楼之人我还真认识。”方幸答道。

    方志来了兴趣,道:“哦?那你说说此人是谁?”

    “此人是我在合县认识的,叫做叶尘今年刚刚考上了一个秀才。我曾十分仰慕他的妹妹想与之结成连理,还让我父亲下了聘礼,谁知道那个叶尘不仅把聘礼收了不还,而且还联合这次去监考的于德说我父威胁他们,还借此敲诈了我们方府十万两银子,而且我此次前来镇远府,也是听说其妹来到了这里,心中想念,由此想来看望一番。”方幸把自己精心改编的故事说了出来。

    方志听完大怒道:“竟有此事,还敢威胁于我方家,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次又敢在老夫的福满楼对面建什么醉仙楼,看来不给他点颜色他是不知道厉害了,你父亲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就这样被人家欺负到头上了么?”

    “唉,爷爷有所不知,我父亲本来还想与他们据理力争,可是他们竟然还联合了合县的知县杨斌一起找上门去,那个叶尘还武艺高强,父亲是迫于无奈才妥协的啊,这次我来就是想请爷爷给我做主啊,”方幸说完跪了下来,仿佛真的受了天大的冤枉,甚至都要哭出来。

    “你放心,这事爷爷会给你个交代的。”方志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