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成帝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大掌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方志对他这个孙子了解不多,只是看最近方幸来到镇远府之后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不像李安那样每天找些狐朋狗友花天酒地,所以对方幸的话并没有怀疑。

    “管家,我让你查的叶尘怎么样了?”方志对叶尘虽然不在意,可是对于德还是有点忌惮的,在外人看来于德只是一个副将,只有他和极少数人知道于德和许超已经算是他的左右手,就是自己家族安排的那个人都没有这两人掌握的权利大。

    管家答道:“老爷,查到了,这个叶尘合县人,还是今年刚刚考的秀才。只不过他好像是个孤儿,父亲在他小时候参军没有回来,母亲几年前也病故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妹妹,据说也是收养的。”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把,最近派人盯着点醉仙楼。”方志道。

    方志原来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可是有极少人知道他其实还是京城方家的人,要不然怎么可能让郑甘这个州长也辅佐他呢,最近几年他和郑甘大肆发展自己的势力。

    虽然现在表面上王志天的威望还在,不过方志接到了内部消息,王志天命不久矣,而且在他眼中现在的王志天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军神”了,他只需要在等几年,整个林州,整个镇远府都将是他的囊中之物。

    林州不同于其它地方,齐国虽有五十州,但是富饶之地只有齐国京城和方,刘两家的惠州和青州两地,原本王家的柳州也和这三个地方差不多,只可惜当初战败,被兽人攻了进来,整个王家军转战林州,柳州被方,刘两家瓜分,而且繁荣景象不复从前。

    反观林州,本来是一个边塞之地,按道理应该就算不是蛮夷之地,也应该是荒凉无比,谁知道王志天竟然硬生生的把兽人打得不敢再犯,还用这么多年把林州发展的如此繁荣昌盛,尤其是镇远府,丝毫不逊色于齐国京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方志是一定不会相信的。

    本来所有人都不看好这里,毕竟这里始终是一个边塞之地,王志天只要一死,这里免不了和当初一样会被兽人攻破。

    结果让人想不到的是几年前兽人突然撤军,没有一丝征兆就全部撤离,这才让那些人垂涎林州这块宝地,尤其是曾经陷害过王志天的方刘两家,更是直接上报了朝廷派人来接管这里。

    镇远府这几年人数众多,如果不是因为王志天年岁已大,大家担心有一天兽人卷土重来,那么现在的镇远府应该可以算是最大州府了。

    “倩儿,你和红妆安心在家呆着,我出去一趟,记住千万别自己一个人出去。”叶尘叮嘱道。

    叶尘跟于德商量过了,他现在已经被各种杂事缠身了,至于醉仙楼的管理一段时间还可以,如果要是让叶尘长期守在这里肯定是行不通的,所以叶尘询问了于德,让他帮自己找了一些值得信任的人选。

    “叶公子,于将军派的人都在这里了。”叶尘刚刚来到前面大厅董胜就上前跟他说道。

    叶尘抬头看向了前方,果然有十几个人都在那里等着,上前道:“大家好,我就是叶尘,想必大家今天前来也知道了来干嘛,你们有谁想主动当大掌柜或者管理人员的。”

    “什么是管理人员啊?”有人问道。

    叶尘道:“就是大掌柜不在或者顾不上的时候负责的人,与大掌柜互相监督,当然你们有经验的优先。”

    “我想做掌柜,就是不知道一个月月钱多少?”有人站出去问道。

    “醉仙楼营业额的百分之一,管理人员与大掌柜月钱一样。”叶尘答道,

    那人又问道:“营业额是什么东西啊?”

    叶尘这才想起来这里好想还没有营业额这种说法,解释道:“就是当月利益的百分之一。如果一个月能赚十万两,那么月钱就是一千两,懂了呢?”

    “懂了,只是不知道在这里做掌柜有什么要求?”那人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叶尘这才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人,道:“大掌柜的意思就是我不在的时候醉仙楼可以在你的手中和平常一样运作下去,可以处理这里的任何事情。”

    那人点头道:“我叫蓝义,只要你能先给我一千两银票,算提前给我的月钱,我就同意在这里帮你干活。”

    叶尘看着眼前的蓝衣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而且你还没开始工作就想要这么多钱,我不知道怎么信任你。”

    这到不是叶尘舍不得钱,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个人才,那么就是再多一倍的钱他也可以给,只是现在叶尘只有一万银票了,虽然相信于德给自己介绍的人有点斤两,还是不敢贸然相信。

    “什么,你叫蓝义,福满楼是不是你的祖上开的?”听到眼前之人叫做蓝义之后有点惊讶道。

    叶尘道:“怎么,他很出名么?”

    董胜点头悄悄在叶尘耳边道:“叶公子有所不知,这个蓝义曾经是对面福满楼的老板,白手起家,最后把福满楼给变成了镇远府最大的酒楼。只是后来方志和郑甘两人眼红不已,用手段把这个蓝衣抓了起来,然后顺便把福满楼归顺到了他们的名下,估计这个蓝义是于将军特意给叶公子找来的。”

    “原来如此。”叶尘恍然大悟,看着面前的蓝义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只是你要告诉我要钱干嘛?”

    蓝义突然跪下来道:“我的结发妻子现在重病在床,这些年我又一直在监狱之中,所以根本没有钱帮她治病,现在眼看药又要吃完了,所以才听从于将军的来这里谋个营生,只要叶公子答应我,我这辈子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

    “董胜,你去查一下情况是否属实,如果是真的就把这一千两银票给他,让他后天开始来这里。”叶尘拿出一千两银票对董胜说道。

    “多谢叶公子,我肯定不会辜负你的。”蓝义起身道。

    叶尘没有说话,看向了剩下的人,道:“你们又不做掌柜,是来干嘛的呢,看你们的样子都当过兵吧。”

    其中一人走出来道:“叶公子说的对,我们都是王家军曾经的将士,只不过现在闲在家中,所以于将军这次才让我们过来,问下叶公子能不能让我们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可以,前提是为什么留下你们。”叶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