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成帝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五十五章 背叛人族(七)
    此刻,无人区的边缘处,叶尘正在带着王家军,还有魏勇的人在日夜兼程的赶路。

    幸好这里是秦国,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他们这么长途跋涉的赶路,先不说有没有粮草,就连人都快受不了了。

    但在这里,不仅不需要担心粮草的问题,甚至赶路都是每人两匹战马,完全不需要徒步而行。

    当然,这也是因为无人区刚刚被攻破的缘故,除非在最近几年秦国可以把这里从兽人手中夺回来。

    否则的话,日后再近其中,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兽人了。

    叶尘正在吃饭,万宇突然跑了过来,有点担忧的问道:“叶老弟,你说现在外面怎么样了,我爹他们不会有事吧?”

    叶尘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安慰道:“放心好了,不仅你父亲没事,嫂子他们也好着呢,而且我比你好急呢,你现在都成亲了,我可是还没有呢。”

    “嘿嘿,我就是随便问问,只是有点后悔,上次没有跟你一同回去,现在想想,都有好几年没看到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变成什么模样了。”万宇道。

    “他们变成什么样我不知道,不过你肯定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相信我,等你回去的时候,伯父一定会以你自豪的。”叶尘答道,说完拍了拍万宇的肩膀,不仅是给他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安慰。

    自从他们上次遇到阳殿的人之后,他们已经6续遇到了几个兽人部落,并且是准备好了埋伏在等待他们。

    好在叶尘反应迅,又靠着人多,虽然是中了埋伏,但也算是赢得了胜利,只可惜他们反击的晚了,并没有抓到背后帮助兽人出谋划策的人类。

    但有了前车之鉴,叶尘也不敢再想之前那样,横行无忌的在无人区中穿梭,只能放慢了度,等斥候和信鹰确定安全之后再赶路。

    不过叶尘也只是小心了一点而已,因为根据他的猜想,就算阳殿跟兽人勾结了,但秦皇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否则的话,凭借柳依柔在秦国的身份和地位,一定会提前知晓一些事情的,绝对不可能对这么大的事情毫不知情。

    所以,很有可能是阳殿单纯的跟兽人勾结,想籍此来谋夺秦国的领土,或者是有别的打算。

    不然的话,他们直接把六国援军代入埋伏就行了,根本就不用那个这么麻烦,尤其是现在还在无人区的各个出口处,准备了大军准备彻底灭口。

    所以要是这样的话,他们的大部分人肯定都在无人区内,或者无人区的各个出口。

    这里就算是有人,也绝对不可能太多,而且这也是他唯一的机会,否则的话,阳殿的人和兽人全都反应过来,进而封锁整个秦国,他们就想走也走不了了。

    叶尘担忧的同时,公孙羊也收到了韩国和齐国来的密信,让他帮忙说服兽人离开秦国与六国的通道处。

    否则的话,不仅容易暴露他们,更容易暴露兽人并没有消亡的事实。

    此刻,兽人营帐之内,公孙羊满脸愤怒的站在一群兽人中间,用兽人语大喊道:“究竟是谁,到底是谁让你们,擅自把六国和秦国的入口堵住的,为什么不事先跟我商量一下。”

    只不过,等公孙羊吼完之后,并没有任何兽人回应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违背我们当时的盟约了么?”公孙羊冷声道,心中早就把这几个兽人骂了无数遍。

    听到盟约两字之后,兽人之中终于有人开口了,但却是十分不屑的语气,道:“公孙殿主,你现在竟然还质问我们知道不知道盟约,难道你不知道是你先食言的么?”

    公孙羊一怔,还以为是兽人在故意找茬,刚想怒,但想到这里毕竟是兽人的地方,这群人又是兽人之中的掌控着,只能耐着性子问道:

    “蛮族长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食言了,明明是你们擅自行动,之前随意行动就算了,现在竟然擅自把通道给堵了,你知道我有多少消息需要这条通道传播么!”

    公孙羊说完之后,其余的几个兽人互相对视几眼,都从各自的眼神中看到了担忧,担心这次的事情会影响他们和公孙羊的合作。

    但就在这时,突然又有一个兽人有反应了,但他并没有选择跟公孙羊说话,而是直接大步迈向了公孙羊,想要把他给抓起来。

    旁边的几位兽人看到这一幕也都吓了一跳,全都起身想要阻止,担心公孙羊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又或者会因此不再跟他们合作。

    不过,他们早就已经享福惯了,反应度根本就跟不上那个暴怒的兽人,只能眼看着他挥动着巨大的拳头来到了公孙羊身前。

    “公孙殿主,快点闪开。”

    “雷怒,快点住手!”

    “......”

    所有的兽人都惊叫出声,后悔刚才为什么要这么做,完全忘了雷怒这个疯子。

    兽人原本有七大部落,但因为有两个已经被王志天消灭,所以现在只剩下了他们五个大部落,分别为蛮族,风族,雨族,雷族,火族。

    其中蛮族因为和阳殿合作最多的缘故,也是现在五大族里面实力最强的一族。

    至于现在动手的,则是雷族的族长,而公孙羊刚才质问他们的事情,也都是雷怒联合他们所做。

    就在所有兽人以为公孙羊被吓傻了的时候,他们只见眼前闪过一个黑影,一个清秀的年轻人突然出现,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短刃,放在了雷怒的腰间,已经有鲜血流了出来。

    “雷族长,你可想好自己在做什么,要是再不退下,小心我手下不留情。”公孙剑南威胁道,同时加重了手中短刃的力度。

    雷怒闻言大怒,但腰间穿来的疼痛也让他清醒了过来,知道自己确实有点冲动了。

    而且,刚才出言阻止他的几人也都走了过来,让他想动手也不可能了。

    “哼。”

    雷怒冷哼一声,只能放下了如用铁锤一般的拳头,不爽的做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义父,你没事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