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八章 楚留香式生活
    金叶子上多出来的四个字赫然是……

    钦犯,报官。

    老奸巨猾的费扬古仓促间也只能想出这种方法,四个字都是用很轻的力量压在金箔上,如果不是仔细看很难认出来,但稍一注意就能看清。

    杨丰此前一路都是用小柔身上的银子,直到给那少妇还债才用上金叶子,他连这东西上有内务府标记也是才刚知道,更何况是这种暗记,但收了他金箔的那两人,或者他们上头的主人却很容易就辨认清楚,放高利贷的那都是官方有人,内务府监造的金叶子上面却有钦犯提醒,那还不赶紧报官,汉口地方官追不上了,那肯定要找绿营巡江的战船帮忙抓钦犯。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也就是说你们只是因为得到这东西提醒才来抓我的,但并不知道我犯的是什么事。”

    杨丰沉吟一下说道。

    军官点了点头。

    “那就行了!”

    杨丰说完猛然扣动扳机。

    一分钟后,他退出一个弹匣换上新的,把空的直接扔进滔滔江水,顺便看了看正在顺水漂流的清兵尸体,十三名清兵一个没留,全做了长江上的鱼粮,他掏出打火机,接过小柔递来的一件衣服,点燃后扔进了战船船舱。

    “至于你们,我该怎么处置你们呢?”

    他很烦恼地看着程子铭说道。

    “大爷,我求您放过小人吧,小人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子啊!”

    程子铭吓得一下子趴在甲板上不停磕着头哀求道,包括他管家和其他随从甚至还有船老大及手下船工,也全都跪了下来,他们是真被吓破胆了,这货眼都不眨地连杀十几个绿营兵,而且手段诡异恐怖,尤其是那小黑铁球砸出去就像天雷般,一下子炸死好几个,这样的人在他们看来跟妖魔差不多,哪还敢有别的心思了。

    “好了,别嚎了,也不会换点词,一点新意都没有,收拾你们的东西,自己下船游到岸上去吧!”

    杨丰很无语地对老程说。

    后者赶紧连滚带爬地跑到船舱里收拾东西,这里离岸边也就几十步,都是江边长大的,谁还不会在水里扑腾几下,连那还昏迷着的小妾都没顾上叫醒,就一个个跳下去游向岸边。不但是他们,趁着杨丰不注意,那船老大和几名船工也跳了下去,紧接着一头扎进江水不见了踪影,虽然他们很舍不得这艘船,但这种时候毕竟保命要紧,跟一个不知道是人是妖的钦犯在一艘船上……

    万一他吃人怎么办?

    “****!”

    杨丰很无语地看着黑漆漆江面,转眼间这船上就还剩下他和三个女人了,啊,还有一个小女人。

    “爷,咱们怎么办?”

    小柔怯生生地说。

    “走,我带你当强盗去!”

    杨丰说道,随后自己动手收起锚来,在江水推动下,这艘沙船缓慢向前行驶,他又匆忙跑到尾部舵楼,此前上船时候他看过船老大怎么掌舵,后世丰富的知识水平已经让他基本掌握了原理,在那里试着弄了一番后,居然也让船回到了航道上,好在他是顺流而下,只要别偏离航道撞上浅滩或者暗礁就行,而武昌以下长江航道甚至能开进驱逐舰,一艘二十米长的小船还不至于那么难开。

    就这样一直开到黎明,在鄂州附近遇上一艘同样的沙船,杨丰掏钱从上面雇了几个船工替他掌舵,跟在这艘船后面继续顺流而下,过鄂州的时候还紧张了一下,但却毫无任何麻烦。他已经可以断定北京方面没有使用八里加急,否则这时候消息早到了,湖广总督衙门再一结合那张金叶子,肯定立刻就会判断出他到了,如果真那样的话别说湖广总督的绿营了,就是荆州,江宁两大将军的八旗兵恐怕也得出动了。

    至于现在,当然是抓紧跑路了。

    顺流直下的沙船也没载什么,张满了帆速度丝毫不输于现代的小火轮,这样提心吊胆地一直驶过江宁,他终于可以彻底放松了,以独自驾船去扬州为名,把几个雇工留在镇江后,然后他在江阴南下一头进了太湖。

    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天,北京发出的四百里加急已经到达江宁,分别送到了江宁将军鄂罗舜和新任两江总督阿山手中,这两个旗人封疆大吏直接被吓懵了,皇帝居然让人泼了一脸镪水,然后劫持到涿州,救回后还昏迷不醒,而凶手居然还是一个会妖法的妖人,这,这是什么节奏?

    话说国家将亡,必出妖孽。

    可咱大清正当盛世呢,这怎么就出妖人了,而且还是一个如此猖狂的妖人,居然直接对皇上下手,难道他不知道皇上都是真龙天子,有众神庇佑吗?

    呃,这个好像真没有,要有的话就不会被泼一脸镪水了。

    而就在同时湖广总督郭琇那边的公文也到了,后者这时候实际上也得到了四百里加急,但送到江宁的公文不是,这份儿公文只是通知两江方面,一名持有内务府金叶子的钦犯下江了,而且还杀害十三名湖广的绿营兵,抢了松江通判的船,要两江方面帮忙在长江上拦截。

    不过这就足够了。

    把这些信息综合起来一对,阿山二人哪还不知道泼了皇帝一脸镪水的妖人就在长江上,这两人不敢有丝毫怠慢,一边向北京奏报,一边行文各地抓捕,同时两江绿营,驻防旗兵几乎倾巢而出,在长江两岸展开拉网式搜索,务必要把这十恶不赦的妖人揪出来,然后押到北京千刀万剐。

    然而杨丰并不知道这些,他在太湖里正过着楚留香式的生活呢!

    八百里太湖可是好地方,这可不是后世下一晚上笼子第二天收不了一盆底小鱼的时候,这年月随便撒一网子就够后世在高级酒店凑一桌子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两千多平方公里浩渺烟波,数十条河道,不计其数沟岔,一座座小岛,茫茫无边的芦苇荡,给他提供了无比可靠的藏身之所,现在他抢的这艘沙船,就停在一道芦苇深处的港汊中,在让人昏昏欲睡的阳光下如摇篮般轻柔地摇晃着。

    “爷,您为何不愿意奴家服侍呢?难道是嫌奴家脏吗?”

    老程的小妾如玉跪在趴甲板上的杨丰身旁,一边给他按摩着一边抱怨道,她是松江名妓,老程花三千两银子买下的,醒来知道老程撇下她跑路后,倒也没怎么太在意,反正她就是个花瓶而已,谁插不是插呀!

    就是在发现杨丰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和其他男人一路货色后,没事总喜欢过来骚rao他,但让她奇怪的是,尽管杨丰很喜欢跟她动手动脚,聊点荤素不忌的东西也有滋有味,但就是对上她始终缺乏兴趣,搞得这女人心痒难耐。

    “你想多了,我对性工作者没有偏见。”

    杨丰舒服得哼哼了一声说道。

    “那为什么呀?”

    如玉摇晃着他,用甜腻地声音说道,虽然不明白那性工作者是什么,但基本上也能猜到了。

    “呃,主要是你脱下鞋子吧,我一看到你那双脚就跟被冰水当头浇了一样,什么情绪也没有了,哪怕已经硬起来也就一下子软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很难跟你有更进一步发展!”

    杨丰很坦诚地说道。

    “什么?奴家的三寸金莲可是松江府大名鼎鼎的,多少士子慕名而去,就是为了看着奴家双脚用奴家鞋子盛酒喝!”

    如玉就像受了莫大侮辱般气愤地说。

    “呕!再说此类话题我就把你扔湖里。”

    ……

    话说杨丰实在受不了这时候人的品味,小柔是天足,她是给旗人家当丫鬟的,裹了脚还干个屁活,她是奴籍,自己又不指望嫁个良人,无非就是被主人指给某个同样的奴仆,然后再生下孩子世世代代当奴仆,就更不会去追求这种bian态的审美了,但这个如玉,他刚买的少妇韩莹全都是,如玉是标准三寸金莲,韩莹只能算铁莲,一看她们那马蹄一样的鞋子,杨丰就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这样的女人两腿往肩上一架……

    那妥妥的恐怖片呀!

    真像他自己说的,原本硬的也一下子软了。

    “爷,饭好了!”

    小柔看着满脸幽怨离开的如玉,笑吟吟地对杨丰说道,估计她从没想到天足居然成了自己的优势,事实上她已经做好准备,随时为主人暖床,虽然这位主人是泼了皇帝一脸镪水的钦犯,但和他一起从北京逃到这里,早让她确认了这位爷就是仙人,在仙人面前神马皇帝之类都是浮云了。

    “嗯,吃饭,吃完饭咱们得去找几个名人!”

    杨丰走过她身旁时忧郁了一下。

    这又是个能看不能吃的,虽然人家早就准备好承受他的雨露恩泽了,可问题是他下不去手啊!

    今年才十四啊!

    一想到和初中生滚床单,他满腔罪恶感啊有没有!

    哪怕十六也行啊,至少咬咬牙也就上了,可这么幼chi完全下不去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