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九章 造反了造反了
    杨丰大老远从北京直下江浙,当然不是为了躲在太湖守着几个女人学楚留香。

    他是来造反的。

    话说穿清不造反,那是要ju花套电钻的,再说他和麻哥之间也没有别的可能了,这时候无论他是仙人也好妖人也罢,康麻子得到他的唯一处理方式就是拿小刀一点点片了。

    这一带可是康麻子朝最著名的乱党根据地,一大票前明遗民都躲在这儿混呢,玩理论的黄宗羲,吕留良虽然都已经死了,但他们的一帮子孙可都在,包括尊崇他们那些破坏旗汉感情的反dong言论的也大有人在,如吕留良的弟子严鸿逵,这可是雍正时代跟吕留良一块儿开棺戮尸的。

    同样玩行动派的也不乏其人,比如说实打实起了兵的一念和尚。

    甚至还有一个隐藏boss,大名鼎鼎的朱三太子,这可是真朱三太子,虽然康麻子为了杀他不承认这个身份,但一个七十多老头脑子让驴踢了,也不会冒认这种灭门的身份。

    这些乱七八糟的前明余孽们可都扎堆在太湖周围,比如严鸿逵就是湖州人,而一念和尚起兵就是在太仓,还有冒他名号的张念一,钱宝通等人则是在慈溪嵊州之间的大岚山造反,还有黄宗羲儿子据说是武林高手的黄百家在余姚,这样算算能搜罗的杂牌军还是不真少呢,需要列个单子慢慢来才行。

    虽然这些人战斗力不行,确实也没什么战斗力,但……

    但他这时候也没什么人可用了,穿越这个时代简直就是地狱模式,刚刚经历尸山血海时代的老百姓有地瓜啃着,一般很难再提起造反的兴趣,毕竟造反是要死人的,当年那一座座城市被血腥屠杀的教训,已经让这时候的人很少有敢直起腰的了。

    至于学李同志那一套……

    别逗了,学洪教主那一套说不定更管用。

    所以暂时来讲他也就只有反清复明的那些前朝遗民们可以利用了,主要是这个招牌见效快,可以拿来就用直接上手,他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想办法建立起军事力量,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有足够的保护。否则这样东躲西藏下去终究不是个事,他不可能只凭自己抵挡康麻子的庞大军队,可以说以最快速度扯起义旗是他远离菜市口的最好办法。

    其他无论什么方式都需要很长时间积累,他不可能这时候跑大街上去拉个人告诉他,跟我造反吧,你会成为传奇,别逗了,成为神经病还差不多!

    但只要打着反清复明旗号,先把势力建立起来,然后打几个胜仗,就凭他射康麻子一脸浓硫酸的光辉事迹,肯定会有人从各地跑来投靠的。

    再说谁创业之初也都免不了有几个合伙人,赞助商什么的,先将就着等事业做大了再说呗,黄袍加身的游戏又没什么难度,辣么多很好的前辈在示范难道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连洪武爷不都早就给写好剧本了吗?

    而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严鸿逵。

    天黑后他的沙船升起帆悄然驶出苇荡,一路小心夜行,在熟悉地形的如玉带领下黎明时分停靠南岸一座小村庄,先是去雇了几名船工,这里都是船上讨生活的,只要有钱雇人很容易。杨丰把老程没带走的官服穿上一吓唬,鹭鸶补子保证了船工不会起歹心,然后留下小柔和韩莹母女走运河奔杭州,而换一套青衫的他和如玉则雇了艘小乌篷船走另一条水路去湖州。

    这一带属于最典型的水乡,河道如同蜘蛛网一样纵横交织,坐在船上看着两岸原生态的水乡风光,入目一切都如同画一般,但可惜就是行人后面那一根根丑陋的辫子,彻底破坏了这种美感,就这样一路唏嘘着到了湖州,至于寻找严鸿逵并不难,他又不是普通老农,那是当地有名学者,随便打听了一下之后便找到了门上。

    “杨公子是?”

    已经人过中年的严鸿逵疑惑地看着杨丰。

    “赓臣先生,鄙人只是慕名而来。”

    杨丰说着往头上抹了一把,将缀着假辫子的瓜皮帽随手往旁边一扔。

    看着他那半长不短的头发,严鸿逵立刻愣了一下,紧接着更让他震惊地事情发生了,就看见这家伙的右手向前一伸蓦然消失,但随着他向后一缩,又再次出现了。只不过此时手中多了一个奇异的玻璃球来,拳头大小,放在一个底座上,里面居然还有一个栩栩如生的小人,略微一动更恍如有无数雪花飘零,端得是可谓鬼斧神工。

    “一个小玩意儿,算做见面礼了。”

    杨丰淡淡的说。

    被一个廉价雪花玻璃球晃晕的严鸿逵,深吸一口气满脸尊敬地说:“仙长可是修道之人?”

    “然也,家师青冥子,乃扶摇子同辈中人,久居昆仑,此次命吾下山入世修行,不想一别不过百年,我神州竟成犬羊之地,遍地腥膻之气,我堂堂华夏衣冠,竟如夷狄般拖着此秽物,更可悲者竟以奴者自居,纵然士人亦以媚事鞑虏为荣丝毫不知廉耻,简直令人发愤欲狂。

    日前吾独闯京城,意欲击杀虏主以拯华夏,然法力低微,仅得伤其肢体。

    脱身之后自思终究势单力孤,欲纠集忠义之士,起兵尽灭鞑虏复我汉家天下,日间闻得先生师徒皆怀忠义,故此登门相邀共谋盛举!”

    杨丰慷慨激昂地说道。

    严鸿逵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说道:“仙长方才说击伤了鞑子皇帝?”

    “然也,其面被吾用法宝击伤,容貌必毁无疑,一目定然已毁,若救治得力或许能保住性命,若救治不得法,估计此时已归伏诛,此事刚过不久,吾乘坐骑南下甚快,想京城消息尚未传来。”

    杨丰说道。

    “仙长此言当真?”

    严鸿逵恍惚地说。

    这家伙的话信息量太大了,由不得他不恍惚,实际上他听得就跟做梦一样,这家伙意思是他之前就已经闯过北京了,而且把康熙打成重伤,不但毁容打瞎一只眼,甚至还有生命危险,而现在他跑来是邀请自己跟他一块儿起兵造反,继续跟清廷对着干的。

    “当然是真的,如若不信你可以等几天,北京的消息必然传来。”

    杨丰很随意地说,这种消息康麻子的人封锁不了,他在外城就跟展览一样估计得几万人看见了,也就是民间消息传递没那么快而已。

    这时候严鸿逵忽然脑子里一动,立刻和最近几天各地清兵发疯一样的调动联系起来了,这些天不但各地绿营,甚至就连杭州的驻防旗军都调兵北上长江,要知道那可不是他们的防区。虽然调动原因还不知道,但如果真是这家伙差点把康熙弄死,那么这些调动就完全合理了,这是在搜捕这家伙的,一个和陈抟同辈仙人的弟子,也的确有能力独闯北京,同样也的确必须这样兴师动众才能对付。

    也就是说这几乎可以确定是真的。

    “好,仙长所为简直大快人心,不瞒仙长,在下早有起兵之心,无奈势单力孤,有心杀贼,无力回天,而今有仙长相邀,自是义不容辞。”

    他猛然站起身一拍桌子激动地说。

    “好,我没看错你!”

    杨丰很满意地拍着他肩膀说。

    很显然这个人还是比较冲动的,他现在就需要这样的人。

    “不过只有你我二人远远不够,尚需更多同道义士,我欲纠集最少几千人马,先打开杭州城尽灭城中鞑虏,而后以浙东为根据地北伐中原,直捣北京,复我华夏衣冠。”

    紧接着他又说道。

    这才是他首先找严鸿逵的原因,以他的情况,可能知道有哪些人还心念旧朝,更不可能把这些人纠集起来,但严鸿逵可以,作为吕留良的得意门生,他在浙江士子中肯定是交游广泛的,而这些人里面有谁是和他一样的基本上也了如指掌,剩下无非就是送个信而已。

    而这些散居各地的前朝遗民们同样也有各自的关系网,他们再向外一扩散那么这张网就更大了,如果能和那些专职干这个的,比如天地会之类搭上线那无疑就可以说完美了。

    至于打杭州什么的……

    扯个大旗而已,到时候再说呗,就算打杭州不切实际,打定海还是很实际的。

    “仙长不必担心,我江左男儿也不尽然是甘做鞑虏家奴的,有志恢复华夏的大有人在,只需书信相邀即可。”

    果然严鸿逵拍着胸脯说。

    “这样最好,不过此事最好做得隐秘些。”

    杨丰说道。

    “仙长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严鸿逵满怀豪情地说。

    “这样的话我们还需一个会盟之处,这里是肯定不行,必须得足够隐秘,不会被鞑子盯上的地方才行,有了,定海附近有一桃花岛,地方足够宽敞,也足够不为人所注意,就定在此岛如何,我们以一个月为期,一个月后齐聚桃花岛共商大计。”

    杨丰说道。

    “一切但凭仙长吩咐!”

    严鸿逵说道。

    (请不要在书评区讨论敏感话题,已经收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