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十五章 留头不留辫,留辫不留头

第十五章 留头不留辫,留辫不留头

        “康熙三十九年五月四日,妖人杨丰勾结疍家贼陷定海。”

        定海县令缪燧匆忙写完最后一个字,吹干墨迹将信纸放入信封,紧接着交给身旁的一名衙役说道:“快,立刻乘船送宁波。”

        “大人,您呢?”

        衙役满含热泪地看着知县大人。

        “我乃朝廷命官,守土有责,自当死战以报圣上恩典!”

        缪知县抽出宝剑大义凛然地说道。

        此时外面已是杀声震天,杨丰率领的数千大军一个小时前登陆定海,清军定海镇总兵标下水师在海上全军覆没,留守定海的只有不足一千人,而且分散在东西八十多里的各处防区,定海县城几乎无兵守御,在被他以仅有的八枚火箭弹和大炮一块儿解决了炮台后,紧接着就杀入定海城,县令缪燧亲自率领众衙役……

        “混蛋,你们是大清子民,世受皇恩,岂能屈于盗匪?”

        缪知县挥舞宝剑悲愤地吼道。

        他前面的衙役在看到正扔手榴弹的一念和尚之后,立刻以最快速度扔掉武器跪倒在地。

        还世受皇恩,满人占了江南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才到第二代好不好?至于皇恩什么的就更扯淡了,当年屠舟山时候几万人被杀得血流成河,现在井里还经常淘出那时候扔进去的骷髅头好不好,再说了,这是妖人,没看见人家会妖法吗?这样的对手就咱们这几把破刀有个卵用?不投降?不投降等死吗?

        “这个是县令?”

        杨丰背着自动步枪,肩上搭着那挂榴弹,手里摇着把折扇从人群后面走出来,用扇子指着手拿宝剑不知如何是好的缪知县问陈香主,就他现在的形象也的确跟个妖人差不多,至少从周围老百姓眼睛里看到的只有恐惧,甚至还有不少人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估计在想象着接下来他会不会烹饪个小朋友之类的。

        “对,定海县令缪燧。”

        陈香主看了看缪县令说道。

        “官当得怎么样?”

        “是个好官,对老百姓也算好的,鞑子的官员里面也算罕见。”

        “那就别杀了,去把他辫子割了,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留就爱去哪儿去哪儿。”

        杨丰说道。

        好官什么的,在这年头绝对属于稀有动物,还是尽量多善待一下吧,要不然对争取民心不太好。

        “逆贼,我和你拼了!”

        然而缪知县却不领情,他悲愤地怒吼一声,挥舞着宝剑冲向杨丰,紧接着就被一念和尚抬脚踹倒,不顾他如同被强jian烈妇一样的挣扎,手起刀落直接把辫子给割了下来。

        就在同时杨丰指着周围所有人说道:“所有男人,统统把辫子割了,留辫不留头,留头不留辫,敢留辫子的一律斩,另外从今天起,舟山永远不纳粮!”

        “舟山永远不纳粮?”

        那些老百姓直接傻了,虽然这里并不算农业区,主要是渔业和商业,但种田仍然是多数人的谋生手段,一句话不纳粮,是多数人祖祖辈辈梦寐以求的,甚至就连杨丰之前的留辫不留头,留头不留辫都被忽略了,一个个傻在那里看着杨丰。

        “大帅,不纳粮咱们吃什么?”

        陈香主低声小心翼翼地问。

        “有我在,饿不着你们。”

        杨丰淡淡的说道。

        话说这个年头想要造反成功,最无解的大杀器就是不纳粮,李自成把崇祯逼到煤山上靠的是什么?还不就是那一句闯王来了不纳粮?这时候造反玩其他的都没用,这时候老百姓知道个屁,跟他们讲什么都白搭,反清复明也好民族感情也好,还有什么先进思想也好,对他们来说都是扯淡,就是最传统最经典毁掉无数王朝的农民起义模式最管用。

        他不但舟山不纳粮,以后无论打下哪里全都不纳粮,至于他的财政和吃饭问题,这个多简单,玩工商业呗,赚了钱买,买不来出去抢,日本东南亚国家印度,哪个地方不能供他抢?

        就在这时候他前面突然传来一声痛不欲生的惨叫:“皇上,臣有负圣恩啊!”

        然后就看见缪知县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用尽全力向旁边一堵石墙撞过去,紧接着伴随骨头碎裂的撞击声,他一头栽倒在地上。

        “呃?这人脑子有病吗?”

        杨丰愕然说道。

        “看来士子们说到底还是向着鞑子啊!”

        陈香主有些沮丧地说。

        “靠他们?就是靠他们大明才亡了国!”

        杨丰冷笑着说。

        他没指望靠士绅,这些人根本不会造康麻子反,康麻子这时候正是他们的圣主明君呢,相反他才是祸乱天下的妖人,他的战略很简单,前面驱使农民起义肆意破坏,就像太平天国一样毁掉旧的一切,后面他在一张白纸上好作画。

        紧接着他瞪了一眼周围喝道:“看什么?还不动手割辫子?明天这个时候我再看见哪个男人后面拖着这东西,我亲手帮他割,就是割的时候连脑袋一块儿!还有,割了辫子的拿辫子换布,都把身上衣服也换了,我汉家衣冠岂是你们这个样子?别管谁的辫子,就是割了别人的辫子也算,一根辫子一丈布!”

        女武神号上的棉布还有差不多一半没扔呢,他都把八音盒给华莱士了,这些布当然也算他的了,舟山总共也就几万根辫子,一人一丈布足够了!

        他撂下这句话后便直奔定海县衙,在后面那些舟山的老百姓犹豫地互相看着,很显然不确定该怎么做,一旦清兵大举杀过来,杨丰拍拍pi股走了,剩下他们如果剪了辫子,岂不是要担杀头的大罪?

        但他们犹豫,那些义军士兵可不会犹豫,来之前杨丰已经说了严禁抢劫,强jian等类似行为,敢犯者小心他引天雷诛杀,作为仙人他的话还是有点威慑力。当然旗人及其包衣不受法律保护,可以随便爱怎么杀怎么杀,但问题是舟山没几个旗人,这儿又不是北方,这样攻下舟山后大家的收获肯定没多少,既然这样割辫子换布也是一个不错的生意。

        好歹布匹也是值钱的,这年头穷老百姓有几个有多余衣服的?

        几乎杨丰一走,他身后就动了手,那些义军士兵如狼似虎般扑向周围老百姓,毫不客气地手起刀落割下一根根辫子,而那些老百姓也反应各不相同,有如丧考妣般哭号的,有挣扎逃跑的,也有忙不迭自己找东西割的……

        总之那场面也是相当热闹!

        杨丰端坐县衙大堂,很满意地听着外面声音。

        “大帅,有几个疍家人抢劫的,被咱们的兄弟拦下,这时候正对峙着呢!”

        一名原天地会的义军突然跑进来向他禀报。

        杨丰不由得叹了口气,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实际上哪怕有他仙人身份压着,这种事情也是很难避免的,尤其是随他攻下舟山的主力就是疍家海盗,其实也不能说纯粹的海盗,这时候疍家人是贱民,而且是法律规定的贱民,别说参加科举了,就是上岸居住都是被禁止的,所以只能一辈子漂泊海上,生活极其艰难,当海盗做兼职必不可少。

        这些人起源复杂,他们自认为是东晋卢循余脉,也有说是古越族,甚至还有说是元末蒙人,总之乱得很,但他们是坚决地自认为是汉人。

        这些人来这里,实际上就是抢劫的,口号是一旦反清复明成功,能让疍家人改变贱民身份,当然这个只是次要的,主要还是抢劫捞一把。

        但他又不能纵容抢劫,因为舟山是要作为他基地的,更何况他是起兵的正义之师,反清复明军大元帅,这样的军队也不能跟土匪海盗一样,虽然理论上他的军队绝大多数都是土匪海盗。

        “走,去看看!”

        杨丰阴沉着脸站起身走出去。

        此时外面的舟山早就成了一片混乱,满大街都是挥舞刀剪追赶着剪辫子的,颇有点辛亥之后的味道,他正走着突然前面冲出一个中年人,捂着脑袋尖叫着就像有人要爆他ju花一样,后面还有一个义军士兵挥着刀,在怀里已经揣了五六条辫子,看上去收获丰厚得狠。

        杨丰顺手一把拽住了中年人的辫子,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紧接着拽出狗腿wan刀,一刀给他割了下来,然后随手扔给那名正在追赶的义军士兵。

        中年人愕然了一下,忽然一摸自己头顶,紧接着就仿佛天塌地陷般一pi股坐在地上,然后痛不欲生地哭号起来。

        “列祖列宗,孩儿不孝啊!”

        他就像个泪人般趴在地上,一边捶地一边哭。

        “哭什么哭,你们家祖宗有这东西?”

        杨丰恶狠狠地说。

        “妖,妖人,我跟你拼了,康亲王,奴才给您尽忠了!”

        中年人悲愤地怒吼一声爬起来就要去撞杨丰。

        “耶,发现一只野生的包衣欸!”

        杨丰一脚把他踹倒在地很是惊喜地说道,紧接着他身旁几个义军士兵便不怀好意地围了上去。

        “你,你们要干什么?”

        紧接着里面响起了惊恐的尖叫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