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十六章 雷霆之杖
    听着野生包衣被拖下去时凄惨的喊声,杨大帅颇为愉快地迅速赶到对峙地点,数百名疍家贼正跟二十多名他部下义军对峙。

    义军中间有四个疍家贼被控制着,而在他们身后是一家店铺,杨丰实际上就是把自己的义军当执法队使用,这四个疍家贼刚抢了这家店铺,一名看似店主模样的,正哆哆嗦嗦地站在一旁看着,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少女。很显然除了抢劫之外这四人还试图干点别的,这样杨丰就释然了,实际上他也知道,仅仅是抢劫的话,他的义军是不会管的,但祸害小姑娘就不得不管了。

    “怎么回事?”

    杨丰阴沉着脸走过去喝道。

    一名义军士兵赶紧上前介绍了一下情况。

    和他猜得差不多,四个疍家贼抢了这家店铺,顺便还想对店主女儿做点什么,结果正好被这队义军遇上,而恰好这队出身天地会的义军那是自认最正统的,当然不能眼看这种事情发生,他们拿下四个疍家贼,可紧接着这四人所属的海盗团就跑来要人了,双方之间形势骤然紧张,要不是郑家海盗团老大郑建闻讯赶来,说不定这时候已经火并了。

    “郑公,有劳了!”

    杨丰向郑建,也就是那指挥冲锋的黑瘦老者一拱手,这人是原郑成功部下军官,他还想说什么,但被杨丰止住了。

    “马老大,之前我说的很清楚,入城之后严禁抢劫,你们是把我说的话当放屁吗?”

    杨丰阴沉着脸走到海盗首领面前说道。

    他手里拿着一根银光闪闪的铁棍子,前端细后面粗,一边说话一边在手里掂量着。

    疍家海盗分好几伙儿,这一次是受郑建邀请,属于同盟军性质,正因为如此,这件事才难办,因为兵力缺乏,这些疍家海盗是一支至关重要的军事力量,一旦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导致散伙,就凭义军,哪怕再加上郑建的延平王旧部也很难控制舟山,更别说抵挡接下来清军的大举进攻。

    马老大警惕地看着他。

    因为双方语言不通,需要郑建来作为翻译,当他翻译完之后,马老大立刻语气激动地喊起来,还挥舞手臂做不服状,他手下海盗也同样挥舞手臂,不过倒也没有更进一步举动,杨丰的仙人身份显然还是很有用的。

    “他说来之前说好的,东西女人随便他们抢。”

    郑建尴尬地说。

    他的确是这样许诺的,接到天地会的通知后,他就准备前来赴会,但这里和广东相距数千里,不管会盟结果如何,他都很难及时调动自己的部下,所以干脆带齐部下北上,反正他们本来就是居无定所在海上四处游荡。这样自然带的人越多越好,他索性把珠江口的各股疍家贼,包括和他关系并不算好的马家一块儿召集,想要让这些人一块儿拼命,自然也得许诺足够的好处才行。

    “以前?”

    杨丰冷笑着说:“以前不是我做主,但现在我是这里的老大,这里我说的话就是命令,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必须按照我的规矩来。”

    马老大听完郑建的翻译后立刻火了,指着杨丰大声吼了起来。

    “大胆!”

    杨丰怒喝一声,手中短棍猛然向前一戳,正好点在马老大胸前,然后就听马老大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曾经也是浪里跟鲨鱼搏斗的汉子,就像发了羊癫疯般浑身剧烈颤抖着,仿佛烂泥一样倒了下去立刻不省人事,甚至裤子上都明显可以看出尿湿,但身上却看不到任何伤口。

    四周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傻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看着杨丰手中继续掂量着的短棍。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有谁?还有谁想像他一样?你?还是你?还有你?”

    杨丰用手中一百万伏的电棍,指着刚才几个表现比较突出的疍家贼喊道。

    但却已经没有一个人敢回答,都被这诡异的手段吓住了,他现在在这些人的眼中就是真正的神仙,不是神仙谁有这本事,那短棍甚至还没真正戳在马老大身上呢,那赫赫有名的勇士就尿裤子晕倒生死不知,不是神仙谁能做到这一点?

    人是无法跟神仙对抗的。

    “你们是贱民,世世代代都是贱民,你们世代漂泊,衣不蔽体,食不果腹,随时都有可能被大海的浪涛吞噬,甚至就连死了也只能抛尸大海或者葬身海岛。而我给你们一个改变这一切的机会,为我而战,为大明而战,为你们的子孙而战,然后你们会拥有你们梦想的一切,你们可以到陆地上生活,你们的孩子可以到学堂里读书,你们可以当将军,你们可以成为官员,这所有一切你们都会拥有。

    而现在,你们却仅仅为了几两银子,一次在ji女身上一样能获得的满足,放弃你们将要获得的这一切,你们是不是很蠢?回答我,你们是不是很蠢?”

    杨丰掂量着他的电棍吼道。

    “是!”

    一个离他最近的疍家贼低声说道,紧接着更多的人开始做出同样的回答。

    “大声点,我听不见!”

    杨丰吼道。

    “是!”

    立刻一片声音更大的回答。

    “很好,等他醒来送到我那里去!”

    杨丰指着地上的马老大对一名义军士兵说道,紧接着又指着那四名疍家贼说道:“至于你们,我说过谁违抗我的命令就引天雷劈他,但这次念在你们初犯且没有酿成恶果,引天雷劈就免了,一人过来领一记雷霆之杖算作惩罚,如果承受不了死在雷杖下那就只能说天意了。”

    四个疍家贼哆哆嗦嗦地走到他跟前跪了下来。

    紧接着杨丰手中电棍戳到其中一个胸口,这人表现比马老大更不堪,在被电晕的时候直接屎尿横流,而杨丰并没有管他,随后又在另外三人身上各点了一下,他看似点得很随意,但在点第三个人的时候却是正点在心脏位置,而且故意顿了一下。

    很快当四人全部电晕后,郑建过去挨个试了一下,在试了第三个人之后抬起头说道:“大帅,这个人死了!”

    而这个人恰好是那个试图强jian少女的元凶。

    杨丰很淡然地点了点头。

    这个逼装得相当完美,这一下子基本上就可以震慑住海盗们了,不过这仍然不行,这种震慑只是暂时的,维持不了长久,而且他也不能就指望这几千海盗守住舟山,还必须得扩军才行。

    好在清军这一带的水师已经被他一网打尽,接下来能最短时间赶到的只有台州,杭州一带的水师,但数量不足以发起进攻,必须等更多的战船汇合,另外还有陆上的军队完成集结,这样他还有几天准备时间,当然扩军是来不及了,把藏着的那些军火运回来却是没问题的。

    另外在这之前,他还得先把乱糟糟的各军整编一下。

    不仅仅是军队,还有地方的行政也必须重新整理一下,可以说攻克舟山仅仅是万里长征踏出第一步而已,接下来还有无数的事情需要他去做,而他现在最缺乏的还是人才,原本那个碰死的县令的确是个人才,这个人在定海历史上也是很有名的,但可惜人家不愿意跟他。

    至于很快就会赶来的严鸿逵等人……

    这些人不保险啊!

    他们说白了就是一群老愤青,而且还是标准的旧文人,他们的能力不会超过康麻子手下任何一个科举考出来的县令。

    不过他们所代表的儒家另一个体系,是杨丰必须利用一下的。

    这些人实际上都是王阳明的信徒,他们的反清也不仅仅是因为民族问题,还有思想上的对立,康麻子大力扶持的是朱扒灰的程朱理学,而以王阳明心学为核心的这帮人自然被抛弃。相反王阳明在明朝可是神一样的人物,他这些徒子徒孙们自认自己掌握的才是真理,而只是因为鞑子无知所以才让他们满腔抱负无处施展,这样自然他们就认为明朝好了。

    而这也正是杨丰利用来避免自己走到儒家思想对立面的法宝,他不是儒家的敌人,他只是反对程朱理学而尊崇王阳明而已,这样就把明清对立,变成儒家学说两个不同流派之间的对立。

    话说王阳明至少比朱扒灰强得多。

    事实上他弟子王艮的思想已经非常让杨丰喜欢了,在封建时代能够喊出夫子亦人也,我亦人也,圣人者可学而至也这种话的人不是一般强悍,王艮的思想事实上已经完全接近于现代人,以至于现代到就连他的老师王阳明都将其视为叛逆。而他的徒孙何心隐更是玩起了古典版社会主义,以至于连张居正都害怕,将其直接归为妖人类最终逮捕杖毙,而后还有一个更加可怕的李贽。

    但即便叛逆到这种地步,他们也是儒家。

    杨丰想要重建一个新明朝,必须也得有自己的思想体系来作为依托,儒家根深蒂固,他不准备把这棵大树拔出来,因为他也没有能力重新栽一棵,这种事情是需要百年甚至几百上千年积累传承的,他一个靠金手指吃饭的穿越众哪有这本事?

    但他可以把这棵大树强行掰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