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圣主明君
    秘密武器最终还是失败了。

    “这是为什么?”

    看着战场上一艘接一艘变成火炬的清军战船,徐总兵不由得发出了悲愤地呐喊,他为大清殚精竭虑,不怕脏不怕臭准备的大粪汤不但毫无用处,反而激怒了那妖人及其手下妖兵。

    话说谁被泼一身大粪汤能不火冒三丈啊,尤其是里面还夹着超级大杀器,徐总兵费尽心机才找来的女人私密用品,这东西甩在那些明军士兵身上,在明白过来它之前是在哪儿染红的后,那些明军水兵都疯了。原本还想着俘虏清军战船的也忘了,几乎所有人都气急败坏地拿着香蕉水燃烧ping砸过去,一艘艘清军战舰就这样连同上面的士兵一起葬身火海。

    “大,大粪汤,他们居然用大粪汤?”

    杨丰嘴唇哆嗦着说道。

    “抓住徐九功,把他泡大粪汤里!”

    紧接着这家伙吼道。

    这时候徐九功也清醒过来,这一战输了,而且还是惨败,现在最重要的是跑路,否则一旦落在明军手中……

    “撤退,快撤退!”

    他毫不犹豫地喊道。

    这时候海面上剩下的清军战船已经不足五十艘,而且很多不用他下命令都开始掉头逃跑,在看到旗舰掉头后,剩下所有战船也全部掉头,不过有十几艘肯定跑不了,这些船上士兵很干脆地选择了投降,剩下最终脱离战场的清军战船只有三十二艘。

    不过就算是脱离战场的,也依然没法逃出生天,那些被激怒的明军士兵紧追不放,誓要抓住徐九功把他扔大粪桶里灌死。

    他们的战场就在舟山南部崎头洋上,撤退的清军已经没有机会逃到象山湾了,所以纷纷驶向最近的甬江口,在又付出了六毁三降的代价后,最终徐九功还是带着二十三艘战船逃进甬江口,在招宝山和金鸡山两座炮台保护下驶往宁波,明军舰队追进甬江口和炮台略作交战,感觉不太好对付后便退了出去,转而继续封锁甬江口。

    这场海战让清军彻底绝望,再也不敢主动出击,转而开始加强沿岸尤其是钱塘江口的防御,防止杨丰再溜进去炮轰杭州,同样这场海战也让舟山老百姓暂时安下心来。因为战斗就是在他们视线内打的,明军是如何大败清军他们都看得很清楚,原本还在愁着一旦清军打回来,自己头上没辫子怎么办的,这时候也暂时不用发愁了,因为他们知道清军一时半会儿打不会来,至于以后会不会打回来这个也很难说。

    既然这样大家还是安安稳稳过日子吧,至少这位杨大帅对老百姓确实好,甚至就连地方上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也开始主动加人明军了,毕竟当年清军在舟山屠杀的仇恨,也不是就真得彻底被遗忘。

    而就在同一天,遥远的北京朝阳门。

    “八百里加急,阻者死!”

    一匹骏马风驰电掣般,带着满身尘土冲过来,马上身背黄锻包袱的骑手声嘶力竭地大喊。

    正在门前的人群瞬间分开,用惊讶的目光看着这匹远道而来的骏马,后者如风般从人群中冲了过去,而随着他的喊声,北京还算繁华的街道上,所有人都匆忙让开道路,这可是八百里加急,拦在前面被踩死也是白死。很快骑手就冲到了兵部衙门门前,紧接着滚落下马,用尽全力冲向正堂,两旁军兵严密保护,直到他跪倒在兵部汉尚书杜瑧面前。

    “杭州将军丹岱,浙江巡抚张勄奏报,康熙三十九年五月四日,妖人杨丰勾结疍家海盗陷定海,定海总兵施世骠战死殉国,麾下水师全军覆没,定海县令缪燧不屈于贼,自杀殉国。”

    半小时后,八百里加急奏章便放在了康麻子面前。

    “杨,杨丰?”

    刚刚才能从病床上起来,脸上还涂着药膏的康麻子茫然了一下,紧接着骤然怒吼道:“这妖人简直欺朕太甚!”

    吼叫时候还顺手把桌子上的东西猛得扫了下去。

    “皇阿玛息怒!”

    “万岁息怒!”

    胤礽,主管兵部的胤禔,送奏章来的杜瑧,满尚书席尔达,断了一只手的李光地,吓得纷纷跪倒劝说。

    “陛下,臣觉得这不失为一件好事,若那妖人蹿匿江湖,天下如此之大,想要找到他藏身巢穴反而困难,但如今他居然狂悖至此,胆敢占据一地公然造反,却只需一员良将率领精兵即可擒拿正法。”

    李光地趴在地上说道。

    说话间还带着恨意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当初被泼了浓硫酸后烧伤严重,因为没有足够厚度的皮肉保护,最终甚至里面骨头都大面积露出来,尽管太医悉心救治但还是无力回天,不得不给他锯掉了。可怜一代名臣,那无论书法还是文章都冠绝一时的李中堂,现在不得不只能靠一只左手写字了,每每这个时候他都对那杨妖人恨不能寝其皮食其肉。

    好在一只手换来了皇上的奴才身份,也算是一份儿慰藉了。

    听了他的话康麻子这才平静下来,然后点了点头。

    很显然李光地说得对,若杨丰跑到深山老林藏起来,或者说干脆逃回那虚无缥缈的昆仑,他恐怕这辈子都别指望报仇了,但如今居然还敢公开占据定海和他对抗,那事情反而就简单了,虽然这妖人手段厉害,但终究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成千上万的大军杀上去,什么法术也白搭了。

    “皇阿玛,儿臣愿领兵前去擒拿此妖人。”

    胤礽和胤禔几乎同时说道。

    “你们?”

    康麻子用玩味的眼神看着他们。

    他当然知道这俩儿子在他昏迷时候,为了争皇位差点刀兵相见,自从那回撕破脸后,这段时间两人私下里动作不断,除了竭尽全力在他面前扮演孝子,也在拼命拉拢朝中大臣,这时候争着领兵出战,除了表现自己外,更多恐怕是去拉拢军队和外臣。

    不过这也是他希望看到的,毕竟胤礽这个太子当得太久了,历史上当太子久了生出不臣之心的可不只一个,他需要一群狼来看着这个儿子。

    “皇阿玛,儿臣主管兵部,于公于私领兵前去擒拿妖人都责无旁贷。”

    胤禔说道。

    “此妖人理应由皇阿玛亲自诛杀,但皇阿玛有伤不便前往,儿臣身为太子理应领兵前去。”

    胤礽说道。

    他们俩都不傻,杨丰无非纠集一帮海盗而已,能有个屁战斗力,大军一到自然灰飞烟灭,他们去不过是镀个金而已,不但可以收获一个统军战胜的名声,而且还能和江南地方上那些封疆大吏们建立起亲密关系,这种好事为什么不干呢!

    “都不要争了,朕自有安排。”

    康麻子很满意地说。

    他又不是那些什么都不懂的皇帝,杨丰攻陷定海是五天前的事情,定海周围八旗,绿营,水师有一堆的军队呢,说不定这时候丹岱和赵宏灿已经拿下定海了,再说就算还没拿下,等北京派人带兵长途跋涉数千里到达浙江,恐怕也得几个月后了,闽浙,两江十几万大军要是这么长时间再拿不下一个定海,那些将军总督还不如去死算了。

    “传旨杭州将军丹岱,闽浙总督郭世隆,速速擒拿妖人,以防其流窜陆上祸乱地方,再传旨江宁将军鄂罗舜,两江总督阿山,必要之时可派兵增援。”

    康麻子想了想说道。

    下面趴着的赶紧山呼万岁。

    在万岁声中康麻子露出和鬼一样的欣慰笑容,但却立刻牵动了脸上的伤口,尤其是那被烧烂一半,就像丧尸一样露出大片牙槽的嘴角处,更是传来钻心的疼痛,他的心情一下子转坏,咬着剩下一半的牙挥了挥手,示意儿子和大臣们都滚蛋吧!

    一名小太监趴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捡起散落一地的东西,然后低着头放在桌子上。

    “抬起头来!”

    他这很平常的动作,却让康麻子一阵莫名的燥怒,带着一丝怒气喝道。

    小太监赶紧略微抬头,习惯性地向下看着,然而就在这时候,康麻子却突然爆发了,他猛然一脚将小太监踹翻在地,怒不可扼地咆哮着:“你个狗奴才,为什么不敢看朕,为什么不敢看朕,是不是朕的样子很可怕,是不是朕的样子像个怪物!”

    边吼着他还边狠很地踹着。

    小太监惨叫着在地上翻滚,抱着头不敢有任何动作,然而康麻子还不解气,猛然拔出宝剑就砍了下去,剑刃正砍在小太监背上,后者惨叫一声,或许疼急了,他居然一下子爬起来,就在康麻子第二剑砍下的时候下意识地推了他一把,本来就怒火烧昏头的康麻子站立不稳,一下子歪倒在桌旁,只剩下了半边的鼻子正撞在桌角,刚刚长出的嫩皮立刻被撞裂,鲜血紧接着渗出。

    康麻子疼得惨叫一声。

    原本装摆设的侍卫们吓得赶紧冲进来,以最快速度拿下了吓傻的小太监,同时传召御医。

    “把这个狗奴才拖出去剐了,诛九族!”

    康麻子暴怒地吼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