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二十五章 火龙狂舞

第二十五章 火龙狂舞

        石浦港。

        清晨时分一艘夜渔的舢板上,一名渔民正在忙碌着做最后的工作,一艘清军水师的战船缓缓驶过,船头吴字令旗猎猎舞动,他抬起头用敬畏的目光看一眼后便赶紧低下了头,继续摆弄着他那张陈旧的破网。

        战船上福建水师提督,和施琅一块儿降清,又一起攻破彭湖的威略将军吴英视线中当然不会出现这种蝼蚁。

        “把所有帆都升起来!”

        他很是威严地对身旁军官说道。

        后者嗻了一声,赶紧跑出船舱通知甲板上。

        “为高,此事能成吗?”

        坐在吴英上首的一名官服老者淡淡的说道。

        “大帅放心,他们只是求财而已,只要给他们足够好处,没有什么他们不会干的,再说咱们和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卑职所虑只是朝廷那边恐有非议。”

        吴英说道。

        “朝廷那边你不需要管,只要能破贼擒拿妖人,圣上高兴了,谁说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没用,咱们圣上乃旷世明君,岂是前朝那些废物皇帝。”

        老者朝北一拱手说。

        “那妖人的确凶狡,但若说是妖法恐怕为时过早。

        按照徐九功所说,他用的应该是火箭,震天雷,火油罐三种,另外还有一样卑职搞不懂的,但他的这三种威力更加强大。火箭射程几乎赶上大炮,而且可以一个人扛在肩膀上发射,内装的火yao威力也百倍于我们所用。而震天雷同样如此,因为他的火药威力巨大不需要装太多,可以做得更加小巧,扔得更远杀伤力更强,更兼内有无数铁砂,就如抬枪一般,而火油罐内装之物同样强于我们所用。

        也就是说他所用的,除了那种卑职想不明白的,其他都可以用我们有的解释清楚,只是他的更好而已,但绝不是妖法。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火炮射程内我们的炮弹打在他们的船上不过是一个洞,但他们却可以一击毁我们一艘船,再近到可以用火枪齐射的时候,就是那种卑职不懂的东西了,再近到弓箭可及时候他们的震天雷也落下了,再近到可以跳帮投火油罐时候,他们的火油罐早落下了,可以说无论在哪一步上我们都被他们压着。

        唯一的办法就是数量优势,但可惜我们之前已经做错了,若徐九功和李华等咱们,然后合力与之决战,或许有取胜希望,但在此时已经没有可能,必须得寻求帮助才行,这也是无奈之举。”

        吴英说道。

        应该说这家伙不愧为施琅的亲密战友,把杨丰的实力分析得已经很接近了。

        “那就让他们鬼对妖吧!”

        老者很有气势地一摆手说道。

        说话间他们的座船已经驶过东门岛,外面海上已经有四艘战船在等候,两下会合后转而驶向南方。

        而就在此时,他们后面依然隐约可辨的那艘小舢板旁,一个黑乎乎就像水鬼一样的脑袋冒了出来,在这个脑袋前面,还有一个玻璃镜,一根奇怪的管子从背后伸出连在前方……

        呃,这其实是一个背着水肺的潜水员。

        他没说话,只是冲着船上那渔民举起右手,伸出了五个指头,后者心领神会般掀开渔网,在底下推开一个隐秘的盖板,把手伸进去迅速掏出一个奇怪的东西。此物就像个小号铁菠萝,外面包着一层透明布,上面缠绕着一圈圈麻绳,麻绳下面坠着一个铁锚,看上去重量不轻,渔民拿出后立刻递给了那名潜水员,后者迅速装入自己携带的包里,紧接着渔民又掏出四个递给他,装好后潜水员迅速消失在了海面下,那名渔民盖好盖板放上渔网,依然在那里辛苦地忙碌着。

        而水下那名潜水员迅速游向石浦码头。

        海面上不时经过的清军水师巡逻船上,没有任何人知道在自己下方四米处的海水中,一个人正在如同鱼一样游动着。

        很快潜水员到达目的地。

        在这个无污染的时代,海水清澈如玻璃,从水下可以很容易地看清一艘艘战船龙骨,他迅速取出一个那种铁菠萝,直接奔向其中一艘战船,很快到达龙骨下面。他先是解开麻绳放下去,然后由从包里拿出一个钻孔的弧形薄铁皮,连铁菠萝一起按在龙骨上,再掏出一个奇怪的工具和两个奇怪的钉子,把钉子插入薄铁皮两端的孔中,用那个奇怪工具按在上面拧转,很快那钉子就悄无声息地钻进木制龙骨。再把另一个钉子也以同样方式钉进去后,他理开连着铁菠萝上一个铁环的麻绳,小心翼翼地拿着另一端的铁锚,在下面的海底找了一块岩石缝隙,将铁锚直接钩在上面,试了一下足够牢固后,满意地奔向下一个目标。

        好吧,这套东西其实很简单的。

        一枚防御型手雷,国产最早期的防1型,也就是苏联人二战时候时候的柠檬手雷国产仿造改进型,杨丰在那座军火库也搜罗了不少,不过一直没用,毕竟这玩意儿太沉了,而且清军也没有攻上岛过,但那六十克锑恩梯的巨大威力绝对不是木船龙骨所能承受的,完全可以当成一枚微缩版水雷使用。

        在拉环上连根绳,下面挂铁锚钩在海底,上面手榴弹用固定铁片和螺丝钉锁牢,为了防水还特意装在厚塑料袋内,一旦清军战船开动,拉环会立刻被扯出来。

        在整整一个早晨时间里,这名潜水员不知疲倦地一趟趟往返码头和那艘渔船之间,将整整三十枚这样的简易水雷装在了三十艘清军战船龙骨上,当最后一枚水雷安装完成并且返回渔船后,他直接筋疲力尽地躺在了船舱里。

        然而这还没完,就在同时那名假扮渔民的明军士兵,又从渔船底下的暗舱中抱出了一台沉重的船用挂机来,按照此前很多次的练习,小心翼翼地装在舢板改造好的尾部,把破渔网随便往上面一盖,摇着橹朝清军水师集结的码头驶去。

        快到目的地时候,那名解下水肺的潜水员缓过劲儿来,迅速从暗舱拖出另外一套装备,趴在甲板上很快做好准备工作,然后瞄准了越来越近的清军战舰。

        此时已经吃过了早饭,石浦码头上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同样夜渔的船只也多半开始返港,像他们这样的小舢板太多了,丝毫不会引起任何注意,实际上清军战船上留守的官兵根本就没想过遭到袭击这种事情,自从拿下台湾到现在快二十年了,水师早就不复往日,不说糜烂但也没有什么战备意识了。

        很快小舢板就接近了码头。当距离接近到不足三十米的时候,船上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假扮渔民的明军士兵迅速调整好船头,拿开渔网以最快速度启动了那台挂机。九点八马力的强大动力推动下,这艘简陋的小舢板骤然开始了诡异的加速,还没等岸上一个无意中看到这一幕的人发出惊叫,那名潜水员的手中,一道火龙横空出世,瞬间撞在了码头上排列整齐的清军战舰中。

        “龙,龙火!”

        岸上那人发出歇斯底里地尖叫。

        在他的尖叫声中,加速到超过二十节的小舢板,飞一样在清军战舰旁掠过,从侧舷喷射出的火焰,就像从神龙口中喷出一样,在那些木制帆船的船身上横扫而过,然后瞬间变成冲天而起的烈焰。

        好吧,这是一具国产的七四式火焰喷射器。

        整个石浦港码头上,不论清军士兵还是那些忙碌的渔民,所有人全傻了,就那么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这艘诡异的渔船,以狂奔战马般的速度,在清军舰队三十米外飞速掠过,所过之处一条火龙也如同狂奔战马般向前狂奔,所过之处一艘艘战舰不断被烈焰所吞噬。

        “啊!”

        按照之前训练短点的射手,就像发疯一样尖叫着。

        只不过他是兴奋的尖叫,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如同喷火的神龙般,那些曾今被他视为强大的战船,在他面前变成了可笑的蝼蚁。

        但有人这时候却同样发疯了。

        只不过是惊恐的发疯了。

        “快,快拦住他们!”

        留守代替吴英指挥水师的漳州总兵王杰,就像是发疯一样吼叫着。

        在这极短的时间里,就已经有整整十艘战船被火焰吞噬,而且灾难还在以眨几下眼皮一艘的速度继续着。

        “拦截?”

        这时候那些没有遭到攻击的战船上,茫然无措的清军士兵们才一个个醒悟过来,赶紧寻找弓箭,火枪甚至还有人奔向大炮。

        但这时候已经晚了,一具火焰发射器打不了几下,很快油料打空后,小舢板转头直奔铜瓦门水道口,这时候它的速度都已经超过二十五节,在这个超过十节就很惊人的时代完全堪称逆天,还没等东门岛上的炮台守军做出反应,就冲出铜瓦门直奔外海。

        “追,快追!所有战船全部起锚离开码头!”

        王杰挥舞着军刀吼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