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中二的康麻子
    “废物,都是废物!”

    北京的乾清宫内,康麻子怒不可遏地把奏折摔在地上。

    这是浙江刚刚传来的最新战报,虽然上面充满了修饰语和语焉不详的东西,但早就习惯看这种格式奏折的他,基本上已经能做到从那一堆废话里面找出真正内容了。

    而真正内容就是他的军队又遭遇惨败,福建水师在石浦港遭贼人偷袭,导致数十艘战船沉没港内或者被大火焚毁,好在水师上下奋勇争先最终击退贼兵,并击沉贼兵战船若干,毙敌无算,贼兵仓皇逃走。当然后面这段他其实知道没必要看,肯定不会有一句是真的,想想就知道让人堵到老窝里击沉三分之一战船,居然还能反击打败敌军,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一样,肯定反击了,也肯定击沉一两艘敌船,然后人家看看成绩满意自己从容退走了。

    好歹那也说糠稀大帝,这点分辨力他还是有的。

    可惜他并不知道其实袭击石浦港的只是一艘小舢板,而且人家袭击完连根毛都没掉就走了,王杰害怕这样上报自己脑袋就不保险了,所以干脆把牛笔吹得大一点,反正隔着好几千里路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但即便是这样,也把康麻子刺激得挺狠,脸上刚刚戴不久的金面具不住抖动着。

    这个金面具是精心打造,正好能遮住他那半边实在没法看的脸,原本他是想造个整的,但却害怕一旦时间久了,外面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容貌,再出点意外岂不是随便找个身材差不多的就能冒充他?这种可怕的想象让他迅速否定了戴一个整面具的想法,改成了只遮住半边脸的,反正他左边剩下那半边还算可以看,只是多了几个烧伤的斑点,不像右脸上被烧得都可以不化妆演丧尸片了。

    不过他这幅形象,要是被后世的中二少女们看到,倒是肯定会兴奋得尖叫的,当然他要拿下面具的话,估计也会叫的,而且叫得声音会更大。

    他就不明白了,那杨丰不过是纠集了一群乌合之众,怎么就那么难打了,几乎半个国家的水师都上去了,居然还是被人家打得一次又一次惨败,到现在光总兵被弄死俩了。而且还让他炮轰杭州把半个驻防城都烧糊了,光死伤就好几千,这可全都是旗人,全都是他的老根啊,当那一长串遇难者名单送来后,北京城里都能听到他们那些亲戚的哭声。

    他现在是真不明白了,那妖人怎么就那么厉害。

    “主子,奴才觉得该派钦差了。”

    李光地趴在地上说道。

    他现在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称奴才了,这种感觉让他很舒服,就像一只狗在流浪了很久之后终于获得了主人的抚摸一样,这些天李大学士最常挂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咱做奴才的怎么怎么样。

    “钦差?”

    康麻子眼睛里诡异的光芒一闪…

    当然也有可能是黄金面具的反光。

    “没有钦差看着,下面那些人做事终究不是那么尽心,福建水师,长江水师都已经齐聚舟山,但到现在也没敢主动出战,反而让那妖人一次次打上门,虽说他们持重也无过错,但其中也难免有畏敌之心。这些天根据杭州,宁波各府的奏报,不少前朝余孽正潜往舟山,那杨妖人实力一天天增强,若持续下去,有他的煽诱恐生其它事情,别的不怕,就怕其它地方也有逆党效仿,那时候可就真麻烦了,此时应以最快速度剿灭杨丰,绝了那些逆党的心思。”

    李光地说道。

    康麻子心中一沉。

    这的确是他最担心的,他不怕杨丰占据舟山,那座小岛对他没有任何价值,他也不怕杨丰会向陆上扩张,就那几千人上岸纯粹给他送菜,但他害怕别人都跟杨丰学,虽然已经过去快一甲子,但当年那血海深仇可没那么容易消弭。自从他继位后光朱三太子闹了多少次?再加杨起隆,十几年前浙江还有前明宗室起兵造反呢,之前被他努力压制下去,但杨丰的出现恐怕又让很多人的心思活动起来,一旦拖久了,恐怕真要出大乱子。

    “钦差,看来的确需要一个钦差了,传大阿哥。”

    康麻子冷笑着说。

    “你主人家没人了,怎么总是派你出来?”

    杨丰坐在花园的凉亭中,一边喝着茶一边对黑八说,后者此时正谦卑地趴在他脚下,就像只狗一样磕着头。

    “回大人的话,只是小人熟悉海路而已。”

    黑八说道。

    “下次再来时候给我带一对小姑娘来,要双胞胎啊,漂亮点的,要是不漂亮我把你扔海里自己游回倭国去,话说你们倭国女人我还没玩过呢,对了,不许要染黑牙齿涂得像鬼一样的,要是你敢弄一对那样的过来把我吓着,我一样还把你扔海里喂鲨鱼。”

    杨丰说道。

    他可不想闹富贵公的笑话。

    “大人请放心,小人一定给您办好。”

    黑八赶紧说道。

    这时候倭国女人都不算人,顶多也就是生育机器加头大牲口,买卖起来毫无压力,实际上像岛津家这样的大名都养着不少当玩具的小姑娘,虽然这家伙的审美观令人鄙夷,充分显示了他的品味是何等低俗,但现在有求于这家伙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话说一个美女不把脸涂成粉白色再把牙齿涂黑,那还算什么美女!

    “大人,那我们的生意?”

    黑八小心翼翼地说。

    他来就是为了软玉杯和皓月镜,这两样东西拿回去后,他不但没有因为赔上一船铜而遭到惩罚,反而被主人夸奖了几句,岛津纲贵对这两样宝物简直爱不释手,而他此次前来的任务就是从杨丰这里搞到更多的这种东西,然后拿回去赚那些公卿大名们的钱。

    岛津纲贵又不傻,这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萨摩藩这几年财政一直苦苦支撑而已,可以说他很缺钱,而这两种东西只需要倒手就可以从中赚大笔的钱,为什么不干呢!

    “拿我的宝盒来。”

    杨丰很爽快地一招手,小柔立刻抱着一个小木箱走来,然后打开箱盖冲黑八示意了一下,里面放着红橙黄绿四个塑料杯,四面书本大的镜子,而且镶在黄金和宝石制作的镜座上,看着就充满宝物应有的奢华,包括那些软玉杯上也镶嵌着宝石,还是一种非常美丽的彩色宝石,看得黑八都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就仿佛看到了太阳下堆砌的黄金一样。

    当然,他并不知道那其实是锆石。

    然后就看见杨丰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一个杯子和一面镜子,在那里恋恋不舍地看着,看了大概一分多钟,看得小柔都打呵欠了,才带着一副肉疼的表情递给黑八说道:“这是你的了。”

    “大人,这,这也太少了吧?”

    黑八哭丧着脸说道。

    “一船铜而已,你还准备换多少?这也就是看上次给你那两个没有镶宝石,要不然你这船铜连这两个都换不了,我这里又不缺你那点铜,以后你们要是还想要就先别拿铜来换了,金子银子都行,尤其是金子,我这个人最喜欢黄金了。咱们定一个标准,二十斤黄金一个软玉杯或者皓月镜,你们要是想要以后这箱子里的全卖给你们都行,唉,要不是看你们有诚意,我还真舍不得卖它们,你以为我弄到这几件宝贝容易吗?”

    杨丰放下说道。

    不容易你面前还摆了一桌子呢!

    黑八趴在地上腹诽。

    他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这东西对杨丰来说丝毫不值钱,但就像这家伙说的,别人那里别说有了,根本就是闻所未闻,所以这东西到了外面就变成了价值连城的宝贝,但这东西本身的价值并没有多少,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特殊的骗钱方式,他们做这个转手商就等于跟杨丰合作赚那些公卿大名们的钱。

    要说二十斤黄金并不算贵,无非几千两银子而已,但他们回去就加不了太多了,这东西卖得太贵一样没人要,毕竟都只是一件玩物而已,也就是说大头杨丰赚小头他们赚。

    “大人,这价格真得太高了。”

    他犹豫着说。

    “不干?我这可是给你们很大优惠了,你们这一船铜才不过八万多斤,以后拿六万来斤铜换这么两个居然还嫌贵了,做人不要这么贪心,倭国不只你们一个有能力做这种生意的,你们要是不****就找锅岛家了。”

    杨丰脸色一变说道。

    一两银子一千文,一文四克左右铜钱,也就是四公斤铜,金银比价国际上是十五比一,也就是二点六克黄金换四公斤铜,二十斤黄金一万两千克,这时候一斤是六百克,换十八吨铜,而现在杨丰卖的是五十吨铜两个,这样算起来他的优惠的确很大了,他应该卖三十斤的,但那样的话岛津纲贵就很难往外卖了,毕竟就算倭国的公卿大名们其实也不是很有钱。

    “要,要!”

    黑八吓得赶紧扑上前抓住那两个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