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三十二章 死神来了
    “胤礽?”

    杭州附近一处宅院里,杨丰被这个名字搞得挺茫然。

    “麻哥这是要搞什么?他难道不知道胤礽一旦失败,会对声誉造成沉重打击吗?”

    他摸着下巴自言自语。

    旁边一念老和尚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越来越不正常的大帅。

    不过很快杨丰就把这个问题抛到了一边,不论康麻子是抱着什么心思,既然把肥肉送来了,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胤礽啊,虽然各种辫子戏里面通常都把他列为反派,但似乎好像也有不少粉的啊,要是把他脸上也泼一罐子浓硫酸,然后再把小di鸡给切了,不知道会不会有粉丝悲痛欲绝要死要活的。

    唉,造孽啊!

    “你到底在干什么?”

    黄薇愠怒地说。

    “啊,没什么,有点走神而已,过来,帮我把衣服换上,这些衣服我不是很会穿。”

    杨丰说道。

    黄薇脸色一红,好在周围也没外人,她还是低着头上前,拿一套如雪的描金白色长袍帮着杨丰穿上,又给他戴上七梁冠,虽然杨大帅官职是自封的,但好歹也是如今大明的顶梁柱,戴个一品的七梁冠不为过,然后腰上再扎一条玉带,房间里幽暗的灯光中衣袂飘飘也是很有诱惑力的,反正在给他穿好行头后黄薇首先看得有点痴了。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害羞的!”

    杨丰很无耻地说。

    黄薇瞪了他一眼低声说道:“你真要这样吗?”

    “当然,你就等着好了,我肯定会把主一先生带回来的。”

    杨丰说道。

    “我,我和你一起去吧!”

    黄薇说道。

    “那可不行,你要去了我就什么都干不了了,乖,跟着大师一起,先去把那个老不死的狗汉奸杀了,然后直接返回舟山,不用等我了,我保证会带着主一先生一起回去的。”

    杨丰抚摸着她肩膀说。

    黄薇眼圈儿红红地站在那里啜泣。

    “好了,不要哭,来,抱一抱!”

    杨丰张开双臂说道。

    黄薇气结地打了他一拳,看了看装看月亮的一念老和尚,犹豫一下还是扑进杨丰的怀里,然后两人就那么抱着,一直过了大约一分钟,杨丰才毅然地推开她,随手拎起旁边一个巨大的绿色罐子,直接往肩头上一扛,就像终结者3里扛棺材的施大爷一样走了出去。

    在走了几步之后,他蓦然间回过头,用温柔似水的目光看了看黄薇。

    后者正站在门前,表情痛苦地看着他,在看到他转身后,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猛然就想冲出门扑向他,不过却被一念老和尚一把抓住了,只能在那里哭泣着伸着手仿佛要拉住他。

    “回去等着我!“

    杨丰表情坚毅地一挥手说道,然后紧接着融入了夜色中。

    “唉,儿女情长啊!“

    看着依然在那里痴痴地望着杨丰消失方向,就仿佛筋疲力尽一样瘫坐在地上痛哭的黄薇,一念老和尚慨然长叹,很显然这一幕也勾起了他压在心底的记忆,在那个个血雨腥风的时代里谁还没有点故事呢!不过差不多一刻钟后,他还是拉起了黄薇,和四名精心挑选的高手一起离开这处藏身宅院,然后乘船前往萧山去收拾出卖黄百家的毛奇龄。而杨丰是单独前去营救黄百家的,虽然感觉很匪夷所思,但他以仙人身份保证,别人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只有已经算是对他倾心的黄薇难忍担忧而已。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毛奇龄又不是什么朝廷大员,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家而已,根本不会有什么警卫力量,唯一的障碍无非就是萧山城墙,但这些人都是武林高手,就算黄薇也是自幼习武的,区区一道城墙还难不倒他们,只要进了城这些对萧山熟门熟路而且杀人如麻的家伙收拾他还不简单。两个时辰后他们就把这老东西脑袋给剁了下来,然后把印有杀他原因的告示随便往他家墙上一贴,紧接着便乘船消失在蜘蛛网一样的水道中。

    清晨,杭州涌金门。

    正在城外道路上匆忙开始一天辛苦生活的老百姓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路上一个行人,没有留辫子,白袍玉带,头戴只有戏台上才看见过的帽子,扛着一个巨大的绿色罐子,那罐子几乎有大半个人高,比成年人腰还粗,看着极其有分量,但他扛着却极其轻松地样子,一边走一边好奇地欣赏着四周。

    那些老实巴交的老百姓赶紧低头,直觉告诉他们跟这种怪人最好离远点。

    他们的直觉很敏锐,很快这怪人就走到了涌金门前,杭州守门的都是旗军,在看到他的形象,尤其是看到他居然没辫子后,正在勒索一名进城老百姓的旗军军官先是愕然了一下,紧接着一挥手大声吼道:“来人,把这个反贼给我拿下!“

    四名旗军士兵立刻拎着腰刀上前。

    “先等一下!”

    杨丰很没点觉悟地伸手做阻止状说道。

    四名旗军士兵愕然一下,估计被他的镇定给搞懵了,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难道你们就不觉得我和那张画像上的人有几分相似?”

    杨丰很好心地指着城门口一张画像说道,那上面画着的人依稀有点他样子,至于下面自然就是对他官方身份的介绍了,然后下面还有赏银,居然高达十万两而且还赐子爵抬籍入正黄旗。

    那名军官急忙转过头,先看了看画像,再回头看了看他,然后很干脆地把画像从墙上撕下来,上前走了几步,看着杨丰仔细对照,陡然间惊叫一声。

    “快,别走了这妖人!”

    他下意识地吼道。

    四名士兵带着满腔仇恨下意识地直扑向杨丰。

    的确是满腔仇恨,这时候杭州旗人恨他无不恨得咬牙切齿,多少人因为他而家破人亡,多少人的父母妻儿死在他手中。

    杨丰很满意地用右手从那个绿色罐子上拿下一个东西来,此物后面还有一根管子连在那罐子上,就在四名旗军士兵扑到跟前时候,杨丰抬手对着他们握了一下手掌,他手心那奇怪的东西前端,骤然间喷射出一股黄绿色的烟雾。四名士兵一下子被包裹其中,紧接着已经冲到他近处的一名士兵猛得一阵咳嗽,咳得甚至都直不起腰来,直接跪在他脚下,就像那些痨病晚期的病人一样,痛苦万分地剧烈咳嗽着,边咳还边吐出带红色的泡沫痰,而在这名士兵身后另外三名士兵也以同样的姿势趴在地上拼命咳起来。

    “有毒的,别靠近!”

    杨丰很好心地对两旁老百姓说道,那些老百姓吓得瞬间一哄而散。

    “放箭,快放箭!”

    军官惊恐地尖叫着。

    城墙上几名士兵立刻拿出弓箭,还有人抱着鸟枪的,纷纷瞄准了杨丰,紧接着利箭和子弹同时射出,但可惜这些东西在快要击中杨丰身体的时候,一阵隐约的金光闪耀,然后所有弓箭和铁砂子全部被弹开。

    好吧,这是上次杨丰强吻黄薇时候发现的新功能,那条几乎已经缠绕他全身的金龙,会为他阻挡所有的攻击,之前他自己偷偷试过,刀砍斧剁都免疫,甚至咬牙擦着自己胳膊开一枪,那圆形铅弹都被金龙的身体给挡开,还有火也烧不着,现在的他也就还不知道能不能挡住红衣大炮的炮弹,至于其它类型的攻击已经完全可以无视。

    就连du气在接近自己身体的时候,都被那条金龙阻挡住,然后吸入透明的身体过滤掉,比防毒面具好使多了。

    呃,他肩膀上扛着的就是du气,那是一个装着五百公斤****的气罐。

    这就是他独闯杭州的武器,话说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好的,哪怕他抱一挺重机枪来浑身缠满子弹,也终究有打光的时候,但这东西几乎完全没有弹药限制,毕竟这是五百公斤****,就算让他敞开了放,估计也得放上一阵子。机枪打不了多少发枪管就过热了,甚至还会出现机械故障,这个基本上是不会出现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除了射程近一点,其它完全没有任何毛病,枪械和手榴弹能干的活儿它全能干,更重要的是还有大规模杀伤性,不怕清军几百人一拥而上跟他玩人海战术。

    别说几百了,就是几千人一拥而上都没什么卵用,无非就是给他增加点牺牲品而已。

    可怜那四名旗军士兵就成了第一批牺牲品,转眼间就咳得在地上蜷缩成油锅里的大虾,很快就在痛苦中昏迷过去。

    杨丰很悠闲地顶着箭矢和铁砂子向前走了一步,在城墙上那些士兵惊恐的目光中,很随意地向着头顶喷了一下,头顶上的八旗精兵们就像受惊的麻雀般瞬间一哄而散。然后他又走到已经傻了的旗军军官面前,用沉痛地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抬手射了他一脸氯气,在后者痛苦的惨叫声中迈过他倒下的身体,就那么悠然地进了杭州城。

    在他身后是无数汉人百姓崇拜的目光,甚至还有人都跪倒在了地上冲着他的背影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