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三十四章 劫狱
    “快,快堵住!”

    那名牛录躲在城门后面,指挥着士兵堵死一切缝隙,防止毒雾渗透进城,好在驻防城的城墙足够高,那毒雾要么被阻挡在外面,要么被风吹散到高处,至少他们现在这个位置上的还是不受影响的。

    “那妖人走了没有?”

    他压低声音问一名贴在城门上听着的士兵。

    “没听见他走开。”

    士兵皱着眉头说道。

    外面的确听不到那妖人离开的脚步声,有的只是那些垂死的八旗精兵的哀嚎,还有他们那些战马的悲鸣,这些声音制造着恐怖的气氛,让城门后面所有士兵都不由得心惊肉跳,一个个紧握着手中的武器,尽管他们也知道这些武器没什么用处。

    “黑狗血,还没把黑狗血找来吗?‘

    牛录焦急地看着后面说道。

    正在这时候一名士兵从后面跑了过来,手里还牵着一条倒霉的黑狗,除了他之外,远处还有身穿奇装异服的老太太,在两个女人搀扶下慢慢走来,气质雍容姿态优雅一看就让人充满了信心。

    “黑,黑狗血来了,萨满奶奶也来了!”

    那名士兵激动地喊着。

    八旗精兵们立刻一片欢呼。

    但就在这时候,骤然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他们前面的城门狠狠地抖动了一下,就连门洞的砖石都被震得开裂。

    “快,那妖人砸门了!”

    牛录立刻发出撕心裂肺地尖叫。

    城门外面放下了ye氯罐的杨丰就像李小龙一样蹦跳着,很标准地抹了一下鼻子,然后大喊一声,右腿猛然踢出,正踹在延龄门的城门上。

    就他现在那拎五百公斤就像拎包薯片一样的恐怖力量,全力以赴踹在这道城门上,延龄门那包铁的木门又何能挡住,几乎瞬间后面的门栓就断开,两扇城门挂着风声向两旁推开,那名听声音的士兵就像一坨鼻涕般被拍在墙上,外面的氯气毒雾一下子撞进城。

    “快开火!”

    牛录尖叫着。

    开个毛火,就那些早就吓破胆的八旗精兵,在看到那黄绿色毒雾涌进来的瞬间,便以最快速度跑了,可怜的牛录站在那里欲哭无泪,他脚下那名士兵还正按着黑狗放血呢,然后就看见那妖人驾着妖风走了进来。

    “嗨!”

    放血的士兵端着一碗黑狗血悍勇地扑向杨丰。

    后者很随意地抬手对着他喷了一下,然后这名勇士便捂脸惨叫着倒下了,后面那名正在颤巍巍走向这边的萨满奶奶,一看这情况毫不犹豫地转过身,以至少刚才两倍的速度往回跑去。

    自认为必死无疑的牛录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看着杨丰一直走到他跟前,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杨丰并没有给他脸上也来一下。

    “你,知道臬台衙门的监狱在哪儿吗?”

    杨丰问道。

    牛录茫然地点了点头。

    “带几个兄弟,去那儿把一个叫黄百家的人给我接来。”

    杨丰就像命令自己手下一样命令道。

    “呃?!”

    牛录继续茫然。

    “还不快去,再不去我可点火了,你们这驻防城修得挺快呀,这才一个来月,居然就已经修得焕然一新了,不知道再烧一次的话你们会不会还修得这么快呢?还有,城里应该还有一万多口人吧?要是我把这东西直接切开会是什么结果?”

    杨丰拍了拍ye氯罐说道。

    牛录没有丝毫犹豫地转头冲着躲在两旁的士兵吼道:“快,都他玛的过来,跟老子去臬台衙门!”

    他又不傻,真要让杨丰再把驻防城烧了,就算人能逃出去,那损失的家产怎么办?上次被烧的损失,虽然有朝廷给补了一笔,但一级级老爷们七扣八扣后剩下的也根本没几个了。原本还想着让城外汉人给掏钱,但皇上害怕激化矛盾,最后严令禁止骚扰民众,甚至除了抓到现行的几个diao民,连杀都没杀几个,结果损失的亏空全是他们自己掏腰包的,再让杨丰烧一遍估计就该倾家荡产了。

    现在有保住所有人家产的机会当然要抓住,至于劫臬台衙门大牢……

    他们是什么人?谁敢拦?

    紧接着这名牛录就迅速召集起上百名骑兵,在明白杨丰要他们干什么后,这些八旗精兵们更是没有丝毫犹豫,至于这样做的后果问题,这个顾不上考虑了,一旦这妖人把他肩头这罐子打开,里面的du气全泄出去,估计整个驻防城都没活人了,为了拯救这一万多老弱妇孺,现在也顾不上别的了,大队的骑兵立刻向北出城直扑臬台衙门。

    杨丰很满意地看着他们离开。

    这样多好,还省得自己跑腿了。

    “你,还在那儿看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爷找个座儿?还有,去给爷找几个唱曲儿的,另外再从你们旗人里面给我挑俩姑娘,要是长得丑了小心我杀你全家!”

    紧接着他恶狠狠地对一名还留在那里的军官说道。

    后者打了个激灵,赶紧跑去满足他的无理要求了,很快就把一张八仙桌抬过来,再搬了两把太师椅,因为找唱曲儿的还需要点时间,所以只能先挑了俩姑娘过来伺候着,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当然最主要是都有一双天足,一个个强装笑颜地走过来伺候这魔头。

    “多大了?”

    杨丰托着一个旗人姑娘下巴笑眯眯地问道。

    “十,十六了。”

    小姑娘哆哆嗦嗦地说。

    “别害怕,来,坐到爷腿上,让爷好好给你检查检查身体。”

    杨丰拍拍自己大tui说道。

    那女孩儿满脸屈辱地坐在她腿上,紧接着杨丰的手就伸到她胸前给她检查发育情况了,至于另外那名女孩儿因为长相不合杨大帅胃口,只能跪在一旁老老实实地给他捶腿。

    而就在这时候,他身后两百米外的城墙上,一名参领和四名士兵正趴在一门大炮上,驻防城的城墙上都是有大炮的,实际上八旗军队这时候基本都已经算是半火器化,大炮多得惊人,虽然绝大多数都被带到了前线,但总归还有一些留在老家的。

    “能行吗?”

    参领趴在城墙上,小心翼翼地对一名士兵说。

    “爷,这么远您给我支火枪能不能打中他都得看运气,大炮这东西怎么可能那么准,估计也就有两成希望。”

    士兵苦笑着说。

    “那,那还是算了,咱们不跟这种妖人一般见识。”

    参领一本正经地说。

    那四名士兵擦了把冷汗。

    就在几个唱曲儿的戏子匆忙被找来,然后战战兢兢地开始表演,杨丰则兴致勃勃地欣赏古典音乐时候,臬台衙门里按察使也就是臬台高拱乾高大人,正堵在大牢门前,身旁几个狱卒战战兢兢地拿着刀给他当背景。

    “你们想干什么!黄百家乃朝廷侵犯,尔等为驻防旗军无权随意提走,朝廷自有法度,本官为圣上钦点之浙江按察使,绝不容尔等如此藐视法纪,更何况就算要提走也得有驻防将军或者都统的将令才行,尔一个佐领带百十军兵执械而来,难道是想公然劫狱吗?尔等还有没有我大清律法?”

    高大人大义凛然地怒斥那名牛录。

    那牛录哪有功夫听他扯淡,毫不客气地一耳光抽了过去,紧接着一脚踹倒在地。

    “玛的,一个汉奴还在这里叽歪,也不看看这天下是谁的,爷们祖上打下的江山怎么还轮到你来指手画脚,要赶几十年前像你这样的狗奴才一刀剁了,按察使?我呸,爷别说是牛录,爷就是普通兵丁那也是你主子,养你们当狗养得都不知道姓什么了,还有胆子在爷面前充老大,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算什么东西!”

    牛录说着不解恨地又一脚踹在他胸前,可怜的高臬台大人被踹得直接背过了气去,那牛录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向后面一招手,然后对前面的典狱长喝道:“怎么着,还得爷亲自动手?”

    那典狱长一哆嗦,就跟日本鬼子身边的汉奸一样,把腰躬成虾米状,忙不迭地拿出钥匙说道:“爷,看您说的,哪能劳您亲自动手,小的这就带您过去提人。”

    几分钟后,大队的八旗精兵架着明显挨过酷刑的黄百家从监狱里走出来,出门时候一名军官还很恶意地在高拱乾两腿中间踩了一脚,原本昏迷着的高大人惨叫着一下子弯起腰,然后那名军官很不客气地一口唾沫啐他脸上,紧接着这些人把黄百家扔到一辆准备好的马车上,迅速驶往驻防城。

    距离臬台衙门不远的抚台衙门里面,一名官员愤愤不平地问正喝茶的张勄:“抚台大人,您就这么看着他们横行?丹岱不在这杭州城内还是以您为尊,就让他们这样把黄百家劫走,到时候您如何向朝廷交待?”

    “我又能如何,莫说我只是巡抚,就是总督来了也管不了驻防旗军啊!”

    张勄放下茶杯苦笑着说:“至于朝廷那边,反正我已经这样了,最坏也不过是丢官而已,再说不这样还能怎样?若是那妖人再把驻防城烧了,再杀死几千旗人,恐怕我的罪责更大,回头你劝劝老高,他官做得再大也别忘了自己身份!”